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章 你给我等着【二更】
    “老沈家的事儿她管不了,那我能不能管?”

    一声怒吼,沈德宝背着手怒气冲冲的走过来,身后还跟着沈福存和沈金存两兄弟。

    “大……哥……你咋来了呢?”

    一看到沈德宝,沈秀云顿时老实了,对这个一身正气、不苟言笑的大哥,她还是有点畏惧的。

    沈德宝‘哼’了一声,没好声的,“丢人都丢到外面来了,我再不来就丢到姥姥家去了,没羞没臊的,还不都给我进屋去。”

    骂完,又瞪了几个围观的村民一眼,“都吃饱了撑的是不是?死冷寒天的不消停儿在家猫着,出来凑什么热闹?”

    有人笑道,“沈老大,你就别操心我们了,有那闲心去管管你那妹子吧,各人家侄女她都能下得了手去,看来是你们老沈家的闺女教育的也不咋地啊!”

    提到闺女家教的话茬,沈德宝顿时心虚不已,老脸腾的一下红了。

    他是心虚的想到了自家的闺女。

    自从镇上的丁公子擅自做主,替她去桃花村老张家退了婚之后,关于她和丁公子的传言就在十里八村流传开来,啥的都有,最可恶的,还有她已经怀了丁公子的孩子,所以才迫不及待的跟老张家退婚,要嫁到老丁家去。

    沈德宝一辈子坦坦荡荡光明磊落的,如今老了老了竟摊上这样的事儿,把他臊得恨不能找条地缝钻进去。

    为证清白,他坚决拒绝丁公子的任何好处,还到处托人找关系,想尽快把沈若梅嫁出去!

    可惜,沈若梅的名声已经臭了,他托了一圈儿人儿,把能求的人都求遍了,也没有一户好人家愿意跟他们家结亲的,沈德宝气恼之余,只好借酒消愁,刚才沈若兰去他家找他时,他就是到别人家喝酒去了。

    这会儿,被人到痛处,沈德宝像被踩了尾巴似的,吹胡子瞪眼的对话的人骂了一句:“哼!会话就,不会别放屁!”

    完,拉着脸进屋去了。

    谢大娘知道沈德宝的为人,晓得有他在,沈若兰肯定不会有事,就拍了拍沈若兰的后背,瞅着沈大姑故意大声,“进去吧,大娘在外面等你呢,要是有人欺负你也别怕,待会儿吴四爷来了肯定能给你做主的!”

    这句话,是在变相的告诉沈大姑,已经有人把他们告到里正那儿去了,一会儿有她好看的了。

    果然,沈大姑听到这句话后,整个人都不好了,她恨恨的瞪了谢大娘一眼,又心烦意乱跟着她大哥进屋去了。

    沈若兰进屋时,看见自己的被褥枕头等,都摆在他们家炕上呢。

    大姑父王万福已经从炕上下来,表情僵硬的接待沈大伯。

    其实,王万福就是个外厉内荏的草包,别看他在沈若兰面前挺厉害的,但在真正厉害的人跟前儿,马上就怂了,就好比刚才听谢大娘嚷嚷,里正一会儿就来,一句话就把他吓得老老实实的,都不知道该咋地好了。

    王宝根倒是没怂,苦大仇恨的坐在炕上,也不跟大舅和表哥们打招呼,只立着两只眼睛仇恨的瞪着沈若兰,好像沈若兰把谢大娘召来,朝他们家要回东西,是犯了十恶不赦的大错似的。

    “吧,到底是咋回事?”

    沈德宝坐在炕沿上,眼睛掠过炕上那些好东西,浮出了几分惊诧的神色,好在来的路上福存已经跟他了兰丫是怎么发财的,又添置了些什么,他才不至于失态!

    沈秀云抢在沈若兰的前面,巴拉巴拉的把这件事儿的前因后果了个遍儿,当然,啥都是捡有利于他们家的。

    不过,不管她怎么巧言令色,王宝根确实没受一点儿伤,沈若兰的东西也确实在他们家炕上呢,凭她怎么狡辩都是苍白无力的!

    沈德宝了解完事情的经过后,就开始给她们调节。

    他先臭骂了沈秀云一顿,她办的不是人事儿,也骂了沈若兰,她不知道尊重长辈,不知道爱护老沈家名誉,就算长辈有毛病,也不能带着外人来长辈家做啊?这不是家丑外扬吗?

    沈若兰听得出,大爷虽然骂了大姑,也骂了她,但是对她的不满更多一些,谁让他最在意的就是那没用的名声了呢?

    好在骂归骂,骂完后,大爷就冷着脸下令,让沈福存和沈金存把她的东西都搬回去,沈大姑往后也不行再去找她的麻烦了。

    沈大姑虽然千般不舍,万般不愿,但一想到沈德龙家里的待会儿里正会来,心里就怵了,就算她现在把东西拦下了,待会里正来了也留不下,没准儿还得挨一顿臭骂,受一顿责罚呢,与其那样,还不如给大哥个面子,做个顺水人情。

    最后,她心不甘情不愿的作出了让步,同意把东西都带走了。

    王万福自知理亏,也是害怕里正,大舅哥儿发话后,他连屁也没放一个,就默认了。

    沈福存和沈金存上炕抱东西的时候,一直沉默着的王宝根忽然爆发了,他扑在沈若兰的被褥上,连哭带嚎,连踢带打。

    “不行你们拿,你们给我躲喽,这些东西都是我的,全都是我的,连她们家的酸菜缸和铁炉子,还有钱也都是我的……”

    看着王宝根这副死样子,沈大爷气得脸都黑了,指着王宝根怒道:“瞅瞅你们家教育出来的孩子,都快赶上土匪了,人家的东西咋就成他的了?要是不想将来给他送牢饭,趁早好好教教。”

    沈大姑和王万福又气又臊,虽然他俩都觉得宝根没错,可胳膊拧不过大腿啊,只好一人一只胳膊的把王宝根架开,让沈福存和沈金存把沈若兰的东西都拿走了。

    王宝根哭得伤心欲绝,声嘶力竭的:“我的,都是我的,谁也不行给我拿走喽……沈兰丫,你给老子等着,看老子以后咋收拾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