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章 打抱不平【一更】
    “大姑,大姑父,给我留条活路儿吧,你们把我的东西都抢走了,我可咋活呀?”

    沈若兰一出家门,就放声大哭起来,哭声之大,把村里人都给引出来了。

    “呀,这不是兰丫,这是咋了?哭啥呀?”谢大娘刚从别人家窜门子出来,路上正巧看到沈若兰哭着走过来,急忙过来询问。

    沈若兰看到谢大娘,像见着了亲人了似的,一把拉住谢大娘的袖子,哭道:“谢大娘,刚才我大姑和我大姑父上我家,把我的被褥和锅碗瓢盆都给抢走了,我往后的日子可咋过呀——”

    “啥?有这事儿?他们凭啥啊?”谢大娘一听这话,音调顿时拔高了好几分。

    沈若兰哭眼抹泪的:“头晌儿,王宝根上我家祸害东西,我他两句,他就打我,后来我大姑就带着我大姑父上我家,非我打他们家宝根儿了,要我赔偿,我没钱,他们就把我家的东西都给抢走了,还打了我一顿,你看看他们把我打的,衣裳都给我扯坏了……呜呜呜……”

    沈若兰实力卖惨,卖得那叫一个用力,把几个出来看热闹的大叔大婶儿都骗过去了。

    “你们,这个沈秀云(沈大姑的闺名)是不是太过分了?兰丫这孩子本来就够可怜的了,她这做姑姑的不帮帮孩子,倒舔着大脸来算计孩子,还动手打孩子,她还是个人吗?”

    “兰丫,你别哭,婶子这就去帮你找吴四爷(里正)去,吴四爷最恨你大姑他们样的人,肯定能为你做主。”

    “对,决不能便宜了那不要脸的两口子……”

    大伙儿议论纷纷、义愤填膺,谢大娘大声道:“那行,你们去找里正,我跟兰丫上先王万福他们家找他们去,这两个丧良心的东西,连孩子这点儿东西都下得眼儿抢,我非好好磕缠磕碜他们不可!”

    桂生子媳妇:“我再去喊几个人,要是王万福那个王八犊子敢耍横,就直接把他们那一家犊子人家绑了送衙门去……”

    一番七嘴八舌后,沈若兰被谢大娘拉着,一溜风儿似往王万福家去了。

    此时,王万福和沈大姑,还有王宝根,正坐在炕上喜滋儿滋儿的翻看新拿回来的东西呢。

    沈大姑摩挲着那床粉红色的被褥,稀罕八叉的,“瞧瞧这被褥、这枕头,啧啧,都絮的新棉花,这个软和呦…。还是纯棉布做的呢,我的乖乖,我这辈子也没使过这么好的东西啊!你们,那死丫头是打哪发的财呢?”

    王万福摆弄着铮亮的铜壶,眯着眼睛,算计:“管她在哪发的呢,最后把东西弄到咱们家就行,明儿还得想个法子,把她那铁炉子弄来,还有那口酸菜缸,这两样也得不少钱呢,咱们得早点下手,要不让你娘和沈德贵知道了,肯定就没咱们的份儿了。”

    “行,明儿再让宝根儿去一趟,顺便在找找那死丫头把钱藏哪了,我敢保证,她手里指定还有钱,要是没钱,她不可能买这些好东西!”

    王宝根一听,急忙:“那你们得给我买糖,要不我不去。”

    “买,肯定得买。”

    沈大姑宠溺的摸了摸儿子的头顶,“我宝根儿真是好样的,今儿咱家得这些东西,多亏了你了,要是指着你爹那个没用的,娘这辈子都盖不上棉布的新被褥呢,哼!”

    王万福被媳妇埋汰了,也不在意,一门心思的摆弄起那些装调料的瓶瓶罐罐来。

    王宝根被他娘一夸,得意的仰起脸,刚要再显摆显摆自己的能耐。冷不丁的,外面传来一道尖利的声音,把他的话给吓回去了。

    “沈秀云,你给我滚出来!”

    沈大姑也被吓了一跳,抻着脖子往外一瞅:“呀,这不是沈德龙家的(谢大娘)吗?她跑咱家来咋呼啥啊?”

    王宝根眼尖,指着外面叫道:“娘,你看,兰丫在老谢婆子身后儿呢!”

    王万福一听,顿时紧张的爬起来,爬到窗台前往外瞅了瞅,哎吆一声,“糟了,肯定是沈德龙家知道咱们熊兰丫,跑咱们家来找茬来了!”

    当年沈德龙跟他因为争一块地结下仇了,这些年来俩人一直不对付,谁逮着机会都会踩对方一脚,恨不能将对方踩死,这下子,沈德龙媳妇肯定是拿他们欺负沈兰丫的事儿来做文章了,这可咋整?

    门外,谢大娘叉着腰,在王万福家门口儿肆无忌惮的大骂起来。

    “沈秀云,你倒是出来啊?欺负个没娘的孩子,上侄女家抢东西时那么利害,这会儿咋装起孙子来了?你磕不磕掺?孩子这点儿东西你也抢?你活不起了咋地……”

    屋里,王万福急的直转磨磨,“哎我的娘啊,这可咋整,让那死老娘们这么一吵吵,满屯子谁都知道咱们拿兰丫东西了,这下糟了…。哎呦我你干啥啊?”

    沈大姑一边儿穿鞋,一边不是好眼睛的瞪了王万福一眼:“瞅你吓那熊样,怕啥?兰丫是我侄女儿,咋对她是我们老沈家的事儿,关她屁事儿?你等着,我去骂那欠儿登儿一顿去!”

    大门口儿

    因为被谢大娘大声白嚷的一顿喊,又有不少看客来凑热闹来,大伙儿围着谢大娘和沈若兰,七嘴八舌的询问是咋回事儿。

    沈若兰也没客气,把之前对谢大娘她们的那番话又了一遍。

    正呢,沈大姑气冲冲的走出来,劈头盖脸的冲沈若兰一顿臭骂:“死丫头,你把我们家宝根儿打坏了,赔点儿东西还不应该吗?你领个虎老娘们儿跑我们家门口儿又哭又喊的算咋回事啊?磕掺谁咋地?”

    没等沈若兰开口,谢大娘已经跳起来了,指着沈大姑的鼻尖破口大骂:“沈秀云,你还知道磕掺啊?你兰丫把你儿子打坏了,我问你,她是把你儿子打瘫了还是打残了?刚才还有人看着你儿子端个大盆活蹦乱跳的回来呢,你凭啥兰丫把他打坏了,又凭啥抢兰丫那么多东西?要我看,你就是没长好心眼子,欺负兰丫没爹没娘护着,亏得兰丫还叫你一声大姑呢?孩子的这点儿东西你也贪,我都替你臊得慌!”

    噼里啪啦的一顿臭骂,差不多的人儿早就受不了了,然而沈大姑是个战斗力很强的农村妇女,再靠山屯的武力值也算得上是上数的,被谢大娘指着鼻子一顿臭骂后,非但没有被骂老实了,反而精神抖擞的骂了回去:“谢桂珍,你算哪根葱?我们老沈家的事儿啥时候轮到你哔哔了?你跑来装什么大尾巴鹰?还是你相中我家男人了,特意跑过来卖弄?”

    谢大娘比王万福大十五六岁,虽然论起来是平辈儿的,但按年岁算,都算得上是王万福的长辈了,沈大姑这么歪歪着话,无非是想往谢大娘身上泼脏水,坏她的名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