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章 狠踢王宝根
    “兰丫,沈兰丫——”

    王宝根大摇大摆的闯进沈若兰家,扯着脖子叫起来,“哪去了?人呢?”

    这会儿,沈若兰正在后园子的茅房里如厕呢,哪知道这个虎玩意儿会来呀?

    王宝根在屋里撒么了一圈儿,没找到沈若兰,倒是发现沈兰家发生了不的变化。

    原来那破破烂烂的两间屋儿,现在被拾掇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

    东屋的地上,靠墙根儿放了几个土篮子,里面装满了腐叶土,上面种着白菜、菠菜、韭菜和嫩葱等,都长有一捺多高了,已经能吃了。

    炕上铺着一张新炕席,二舅的几件破衣裳和被褥也叠得板板整整的,摆在炕稍的位置,看起来整齐利落。

    窗台上,有一个掉了碴子的罐子,里面种了一棵猫耳菜,猫耳菜的藤蔓绕着窗框长了一圈儿,翠绿的菜叶郁郁葱葱的,使屋子看起来绿意盎然,生机勃勃的。

    厨房里多了一口酸菜缸,碗架子上还摆了很多调料,其中有些调料连他家都没有呢,泡在一个盆子里还没来得及刷洗的碗碟也都是新的,看那细致的瓷胎,应该很贵吧!

    最让他惊奇的是沈兰丫的屋儿,里面居然添了一个铁炉子,炉子上还架了一把铮亮的铜壶,铜壶里正烧着热水,铁炉子和铜壶都是新的,这老些东西得不少钱呢,这死丫头打哪弄来的呢?

    王宝根心中又嫉妒又疑惑,撒么了一圈儿,又爬到炕上去翻,没两下就把沈若兰藏在破被子下面的新被褥给翻出来了。

    “嘿,这死丫头,这是发了?”正叨咕着,沈若兰回来了。

    看到王宝根连鞋子都没脱,就在她的炕上遥哪乱翻,还把她的炕祸害得埋埋汰汰的,沈若兰顿时火了,厉声叫道:“王宝根,你干啥呢?给我滚下来。”

    王宝根听到叫声,回头一看,顿时愣了一下。

    这死丫头,一个多月前看着还面黄肌瘦的跟个干巴猴子似的呢,这才一个多月的功夫,居然长胖了,也长好看了,脸儿也不黄了,连声儿都比从前高了!

    哼,肯定是有钱了吃的!

    他瞪着那对儿绿豆眼儿,把沈若兰从上看到下,看了半天才梗着脖子怼回去:“你管我来干啥呢?我问你,这炉子和壶还有这些新被褥酸菜缸啥的,你都是打哪弄来的?,你是不是做贼娃子去了?”

    “放屁,你才做贼娃子去了呢,再往我头上扣屎盆子,当心我揍你!”沈若兰挥了挥拳头,真心想揍王宝根一顿,这种仗势欺人的缺德孩子,打死都不可惜!

    “嘿,你个死丫头,胆儿肥了是吧?敢骂我?”王宝根跳下炕,朝沈若兰逼过去,还用手指指着自己的脑瓜顶子,“来来来,有本事你来揍我呀?别客气,往这儿打!”

    这会儿,王宝根巴不得沈若兰动手打他呢,她要是敢动手,他就讹上她,把她的铁炉子和铜壶还有那些被褥啥的都给讹去,爹娘一定能夸他,不定还能奖励他几块糖吃哩!

    看着王宝根年纪,就摆出农村老娘儿们儿干仗时那副撒泼放赖的死样子,沈若兰膈应的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她撇开眼睛,忍住上去暴揍他的冲动,:“你到底来干啥来了?有事儿事儿,没事儿就滚,往后少往我们家窜的,我烦乎你。”

    王宝根见沈若兰没上来打他,哪肯甘休啊,他一边儿往沈若兰身上凑,一边儿叫骂:“你以为我愿意上你家这狗窝来呀?要不是我姥儿叫我来召唤你,我才不惜的来呢,你烦乎我,我还烦乎你呢,呸!”

    一口浓痰猝然飞出,差点儿吐到沈若兰的脸上,要不是她躲避及时,非恶心死不可。

    看着粘在墙上的大黄痰,沈若兰简直气炸了,上前一把扯住王宝根的脖领子就往外拽,“你个有娘生没娘教的死孩子,少在我跟前儿撒野,赶紧给我滚出去,往后再敢上我们家来,看我不打折你的狗腿。”

    王宝根一看沈若兰动手了,刚想躺地上放赖,没成想沈若兰力气还挺大,薅着他的领子根本不给他往地上躺的机会,他被她薅着脖领子,像拖死狗似的拖着走,王宝根倍感屈辱,抬起脚丫子就往沈若兰的肚子踹。

    沈若兰可是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格斗能力杠杠的,岂能让个虎孩子给踹到?

    她灵敏的一闪身,躲过了王宝根那一脚,随既没再惯着他,一脚跟上去,正踢在他王宝根的干腿棒子上。

    “哎我的娘啊__”

    被踢中的王宝根一个趔趄跌倒在地,捂着干腿棒子痛声大叫起来。

    “你个婊子养的贱货,你敢踢我?看一会我娘来了不扒你皮?你给我等着,一会儿我爹来了把你蛋黄子给你踢出来,你个死不要脸的……”

    沈若兰冷笑一声:“那就等他们来你再吧吧,现在,麻溜的给我滚出去!”

    她箭步上前,又拎起王宝根的领子,连推带搡的把他打了出去,王宝根又气又恨,又疼又不甘,站在院子里哭起来:“死兰丫,你给我等着,回头我爹娘不扒你一层皮,我就跟你姓……”

    “嗖……”

    没等他骂完,一把剔骨尖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出来,贴着王宝根的头顶擦过去,‘噗’的一声插进了院墙里。

    “啊……你……你……”

    王宝根难以置信的看着站在门口儿的沈若兰,又哆哆嗦嗦的回头,看看插在墙里那把寒光闪闪的刀子,忽然如梦初醒,破撕拉声的叫起来:“娘啊,杀人了,兰丫杀人了啦——”

    王宝根飞也似的跑了,跑的比兔子都快,跟让狼撵了似的……

    看着王宝根那逃命的背影,沈若兰无奈的叹了口气。

    看来,一会有一场硬仗要打了,这场仗她回避不了,也不想回避,想摆脱这些极品亲戚,光明正大的过好日子,这一仗就必须得打,还只能赢不能输,只有打赢了他们,她才能舒舒坦坦的过日子!

    为了给自己的添点胜算的砝码,沈若兰也没闲着,直接跑去了大爷家,想把大爷和大堂哥搬来帮她。

    从到大,大爷没帮过她什么,但这并不表示他是坏人,根据她对大爷的了解,那个人还是很有正义感的,肯定能站在正义的一边儿。

    至于大堂哥,铁定是帮她了,活了两辈子,这点儿眼力她还是有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