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章 天生的狐狸精
    沈若兰有点哭笑不得了:“用不上你还套?真是的,白瞎那个圈儿了。”

    张二勇的脸更红了,结结巴巴的,“那个……那个,我套都套了,你就……收下吧。”

    天黑,沈若兰没看见他心虚的眼神,还以为他真个是出于感激才送自己的,也下就大大方方的收下了,东西到手后,还不忘夸他两句。

    “谢谢啦,嘿嘿,那个套圈的遇上你,肯定哭都找不着调了,凭你的准头,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把他那摊儿套光了!”

    得到她夸奖和认可,张二勇心里高兴的跟吃了蜜似的,嘴差点儿咧到耳朵丫子,跟个傻子似的。

    不过,虽然他准头不错,但他只帮她套了这对头绳就没再继续套下去,套圈的贩也不容易,死冷寒天的在外面摆摊,要是他把人家的东西都套了去,贩可拿什么养家啊!

    ……

    随后的一段日子,沈若兰完全宅在了家里,开启了宅女的模式,每天闭门锻炼身体、读书写字、变着法的做好吃的,给自己调养身体……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她又胖了不少,估摸着都能有六七十斤了,力气也大了很多,能心不跳气不喘的练完整套的散打十八式,再接着做一套广播体操也没问题。

    现在的体能,再加上她上辈子学习的格斗技巧,完全可以撂倒一个大伙子,为此,沈若兰格外的自信起来,觉得这日子过得越来越有奔头了!

    然而,不是每个人都过得像她这么滋润。

    尤氏这段时间就过得极不舒心。

    为啥?

    家里的粮米都吃光了,本来沈大春儿答应的好好的,再给她带十斤白面,五十斤苞米过来,可这都一个月了,那个王八犊子也没个信儿,她能不着急吗?

    本来除了沈大春儿,她在岫水村还有一个姘头,虽然是个偷鸡摸狗的光棍儿汉,但是对她还是很大方的,只是,那个熊球货不知咋整的让狗给咬了,听是伤了命根儿,这辈子都不能人道了,怕是往后也不能再给她送钱送粮米了!

    哎,相好的都不来,她可咋办啊?

    坚持到了十二月底,尤氏再也坚持不住了,心也越来越沉,家里就剩下一盆儿苞米面子了,也就够吃两三顿的,要是再没有粮食,她们娘俩就要挨饿了,她必须得找沈大春问问去,他不是要养活她们娘俩吗?这话还算不算数了?

    尤氏咬咬牙,打盆水洗了脸,又拿着梳子对着水盆抿了抿有些乱的头发,往脸上擦了点儿胭粉,把脸擦得跟掉面缸了似的才满意。

    “娇儿,你在家呆着,那都不许去,听见没?”

    尤氏对胡美娇嘱咐着,语气很不好,上回她被翠翘揍一顿哭着跑回来,尤氏就知道不妙了。

    果然,从那以后,沈大春就在没有登过她家的门,要不是胡美娇是她的亲闺女,她都有掐死这死丫头的心了。

    胡美娇是个自尊心极强的,被翠翘当众殴打羞辱,她也没脸出门了,听到她娘的吩咐,就低头应了一声,声音闷闷的。

    ……

    尤氏拾掇好后出了门,一径往沈大春家走去,此时以进入一月,天寒地冻,滴水成冰的,屯子里的人都躲在家猫冬了,没事儿谁也不会出门儿,尤氏一直走到沈大春家门口儿,也没遇见一个人。

    沈大春的房子位于村东头,跟沈德贵家的房子比邻,两家都是三间土胚屋,大格局也差不多,只是沈德贵的房子烟囱正冒着烟儿,一看就有人气儿,沈大春的房子却铁锁把门。

    完了,白来了,这犊子玩意儿竟没在家!

    尤氏看着把门的大铁锁,差点儿哭出来,这可咋办啊?这个黑心肝儿的去哪了?他再露面,她们娘俩可就要饿肚子了……

    “我跟你,我这个侄女儿虽然瘦了点儿,可是听话老实,你让她朝东,她绝不敢朝西……”

    沈德贵陪着一个四十多岁的壮汉走过来,一路上口若悬河,比比划划的,两人正走着,忽然看见一个样貌俊俏的媳妇站在一个大门前。

    媳妇身量苗条却极具肉感,水蛇似的腰肢,滚圆的大屁乎蛋子,胸前鼓鼓的两坨颤巍巍的,看得男人眼晕,女人眼红。

    壮汉的眼睛一看到尤氏,立马就直了,他贪婪的盯着尤氏胸前鼓鼓囊囊的东西,眼馋得直吞口水,那熊样儿跟恨不能扑上去咬一口似的。

    尤氏也看见沈德贵过来了,跟沈德贵走在一起的那个男人还死死地盯着自己,那男人四十左右岁的年纪,长得挺磕掺的,却穿了一件半新不旧的绸衣,那绸衣虽然沾满了油污,还刮了几道口子,但绸衣就是绸衣,没钱的乡下汉子是穿不起的。

    而且,那男人肚子凸出,一看就是个能吃的,要是穷汉的话,搁啥吃出这么个大个肚子?

    不得不,尤氏这个女人,是个天生的狐狸精!无论在何时何地,她都能极其精确的感应到对他有兴趣的男人,并转而对这个男人发动攻势,从而获取最大的利益。

    眼下就是如此,她看到壮汉眼馋的眼神儿,心里啥都明白了。

    “嘻嘻,三哥回来啦——”

    尤氏娇滴滴的向沈德贵打了个招呼,眼睛还不忘斜那壮汉一眼,那软绵绵的声音,勾魂夺魄的眼神儿,把壮汉迷得神魂荡漾、五迷三道的,油腻腻的大脸上堆起了猥琐的笑意。

    沈德贵的脸黑了,他自恃读书人的身份,从不屑跟尤氏这种女人话的,尤氏在他这儿碰过几回壁后,再见到他时就很有自知之明的假装没看到,主动回避。今儿她上赶子跟他话,还作出这幅羞答答娇滴滴的浪样,很明显是有目的。

    她的目的很明确——就是勾引他带回来的郑屠子!

    郑屠子是镇上‘郑记肉铺’的东家,干了二十多年红刀子进白刀子出的生意,颇有家私,只是这家伙有一点不好,就是太好女色,一看到漂亮女人骨头就酥了,人家稍一挑逗,他就恨不能一下子钻到人家裤裆里。

    这个不堪的东西,就是他给沈若兰找的女婿,虽然年纪相貌脾气秉性都不般配,但架不住郑屠子有钱啊?

    郑屠子答应了,只要他能看中沈兰丫,立刻就付给沈德贵三两银子的聘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