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章 一对儿红头绳
    两日后,醉花阴外

    “姑娘,我家红棉姑娘最近身子不适,暂不跟姑娘学曲儿了,姑娘请自便吧了。”

    听完这话,沈若兰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起大早坐了两个时辰的马车才晃荡到这儿的,没成想连门儿都没进去呢,就被人家给炒了!

    啥意思啊?咋一言不合就炒人呢?难道是她的曲子不好?

    这个想法只冒个头就被她坚决的否定了,她的曲子虽不敢是天下第一,但在这个县城内,绝对找不出第二个比她作词作曲做的好的,所以绝不可能是被嫌弃了。

    或者,嫌她要的价格贵了?

    不过想想也不能啊,红棉姑娘看起来不像是差钱儿的,而且她俩又不是头一遭合作,不可能是因为钱啊!

    沈若兰百思不得其解,怎么也想不出自己被炒得缘由,本想亲自向红棉姑娘问个究竟,奈何那看门儿的厮通知完她,就把门关上了,怎么敲都不开,根本不给她话的机会。

    沈若兰吃了闭门羹,心中十分郁闷,但后来想想,觉得还是算了,上赶子不是买卖,人家既然炒了她,她再上赶着去问也是没意思,何况她的曲子本是千金难求的,就是五两银子一曲卖给她们,她还觉得贱卖了呢。

    反正她现在还有五两银子傍身,不用为钱财发愁,就算这五两银子花完了也不用怕,到时候就到张二勇的那个吉州去碰碰运气,没准儿还能一下子发了呢!

    想到这儿,她也不觉得有什么遗憾了,哼,是金子在哪都发光,有本事在手,不怕没地方赚钱。

    离开醉花阴,她去铁匠铺取她的火锅和牙签弩,接待她的还是上次那个铁匠,这回,她的火锅和牙签弩都做好了,还做得十分精细,一看就是出自技艺高超的师傅之手。

    沈若兰很满意,便又在这儿定了一个铁炉子和几节炉筒子。

    眼看就到十冬腊月了,家里虽然备了不少的烧柴,但家里那两间单薄的茅屋,怎么烧也抵御不住十冬腊月的苦寒,放一个铁炉子在屋里烧着,能抵不少事儿呢。

    而且,铁炉子上面还能烧水、做饭、炒菜,比厨房那口八印的大铁锅方便多了。

    一个铁炉子,加上炉筒子、烧水的铜壶、做饭的铁锅和炉勾子、炉铲子,一共花了她一两八钱银子,交了一两的定钱后,双方约好了十日后来取。

    有了火锅,沈若兰又去杂货铺买了一篓子好碳,碳分好几等,从最贵的银霜炭到中档的果木炭再到普通的炭都有,最好的银霜炭一篓居然要十两银子,吓得沈若兰直拍胸脯。

    乖乖,这哪是烧的炭啊,分明是烧钱嘛,她全部身家加起来,也买不起人家的一篓碳啊!

    得,还是买点儿经济实惠的算了,最后,她选了一篓中档的果木炭,花了五十文钱,留着吃火锅时用。

    又买了五斤芝麻和五斤黑芝麻,芝麻留着做芝麻酱用,黑芝麻留着做黑芝麻糊吃。

    都吃黑芝麻糊养头发,她的头发又稀又黄,希望吃点儿黑芝麻糊能改善改善。

    买完东西,看看时间还早,沈若兰就去了上回那家书店,打算再买几本书回去。

    上回买回的《百家姓》、《千字文》、《三字经》和《弟子规》,上面的字她都认全并都能写下来了,这回再买些回去,继续学习!

    (这状态,完全是沉迷在学习中无法自拔啊!)

    选书的时候,她故意挑了几本生僻字多的,挑完后就在书店里读了起来,每每遇到不认识的字,就跑过去问掌柜的,问完后再偷偷标上拼音,这样等回家去也不用怕忘了。

    几本书,看了好久才看完,眼瞅着到回去的时间了,她赶忙付了钱,带着书一溜跑的回泗水街去了。

    这一趟下来,花了她二两多银子,这还不算她欠人家铁匠铺那八钱三分银子呢。

    也不知道为啥,银子在别人手里都挺扛花的,咋一到她手里就这么不经花呢?

    带着这个疑问,她回到了马车上,回来时,张二勇父子三人已经回来了。

    见到她,张二勇无声的冲她笑了笑,却没有跟她话,怕被别人误会了影响她的闺誉。

    来的时候,他俩也没话,就那么静静的坐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不觉就到县城了。

    回去的时候依旧如此,两人默默相对,依旧无语,但各自的心情都不错。

    张二勇开心,不仅是因为又看到她了,而且还因为她又胖了。

    现在的她,大约有五六十斤,比第一次看到她时至少胖十斤,原来塌陷的脸颊也鼓起来了,皮肤也水嫩了不少,虽然还算不上白,但至少已经不是那种枯败的黄色了。

    还有她的眼睛,第一次看见她时,她瘦得眼窝儿都凹进去了,跟猴子似的,现在已经不是那样了,而且,她的眼睛还很漂亮呢,水汪汪的,又大又黑,跟两颗黑葡萄似的,鼻子和嘴巴也很好看,嘴唇的颜色也比之前的红了。

    看来,多吃些好吃的补补确实有用,往后他还得继续给她送好吃的!

    沈若兰看见张二勇也很开心,倒不是因为她对张二勇有特殊的什么情愫,而是因为有他在,她格外安心、踏实。

    那回被劫差点儿被杀的事儿,都把她给吓坏了,都对走夜路产生心理障碍了,要是没有张二勇送她,她一个人还真不敢回呢!

    到地方了,车上的乘客都下车了,张兴旺也带着俩儿子回家去了。

    沈若兰一个人慢慢的走在村路上,边走边回头,没等走出村子,张二勇就追了过来,还带着黑子,一人一狗远远的跟着她,直到出了村,才撵上来,跟她并肩行走。

    走到一半儿的时候,张二勇忽然从怀里摸出个纸包,解解扭扭的递到了沈若兰面前,“沈姑娘,这个……给你。”

    “这是啥?”

    沈若兰接过纸包,打开一看,里面是一对儿红头绳。

    这对头绳跟她头上胡乱绑的布条子不一样,是丝线搓成的,粗细均匀,颜色鲜亮,头了还系着漂亮的石头珠子,一看就是花钱买来的。

    “给我这个干嘛?”沈若兰奇怪的问。

    张二勇的脸呼的一下红了,期期艾艾的:“这是我今儿套圈儿套来的,我一个大男人,又用不上这个,就给你戴吧。”

    沈若兰笑了:“那个套圈的遇上你,肯定是哭都找不着调了。张大哥百步穿杨,手上的准头把他那摊子都套光了也易如反掌呢。”

    被她夸奖了,张二勇高兴地咧开了嘴,嘿嘿笑了两声。

    不过,虽然他一套一个准,但他只套了这对头绳就没再继续套下去,套圈的贩也不容易,死冷寒天的在外面摆摊,要是他把人家的东西都套了去,贩可拿什么养家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