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章 有其母必有其女【一更】
    不过,他娘能出这样的话也没啥奇怪的,从他就知道,他娘是属豆杵子的,可一头杵的,别人给她多少那都是应该的,可要是让她拿出一点儿来给别人,哪怕是头发丝儿那么多,都比割她肉还难。

    就是因为看不惯他娘这个性子,从到大,他没少跟他娘锵锵,所以在家里的兄弟姐妹中,他娘最不喜欢的就是他。

    “二弟,咋还不过来吃饭呢?”

    李张氏已经在堂屋里摆好饭菜,见张二勇迟迟不过去,就抻着脖子叫了一声。

    张二勇道:“我先不吃了,把东西送完回来再吃。”

    “咋地?你还想送?”

    崔张氏一听张二勇还想把东西送出去,下意识的把袋子搂进怀里,破口大骂:“你这个败家的玩意儿,挣俩钱儿就不知道咋得瑟好了,我告诉你,今天这些东西你一样都不行给我拿走了,你要是敢拿走一样,就别认我这个娘。”

    她又把那副撒泼放刁的劲儿拿出来了,一副要誓死要保护这些好吃的的架势。

    “娘,你啥呢?要不叫人家,咱们家上哪挣钱去?就是给人家这些,我都嫌弃少呢!”这话,张二勇几乎是吼出来的。

    “那又咋地了?他(她)愿意教的!”崔张氏索性破罐子破摔想要放赖,反正无论如何,她都不会叫把这些好东西白白送人,这么好的东西,她都舍不得吃呢,哪能便宜了别人?

    张二勇的脸黑的跟墨水似的,冷声道:“行,我不拿,赶明儿人家把做五香花生米的方子教给别人,让咱们家没生意做,你可别怪人家。”

    “你……你,你个胳膊肘外拐的犊子玩意儿……老头子,你听见没?这个伤天的玩意儿吓唬我呢。”

    听到张二勇要的话,崔张氏怕了,可即便怕了,她也不肯服软,服软就意味着这些好吃的不再是她的了,就得拿出去给人家,她不愿意,只好向老张头求助。

    这会子,张兴旺已经坐在堂屋开始吃晚饭了,堂屋跟他的屋子只隔了一个帘子,里面的吵吵声自然也听到了。

    听老婆子吵吵巴火的想他求助,张兴旺对着帘子喊了一句:“那是咱们家改该给人家的,二勇也跟我了,你就别跟着瞎掺和了。”

    张兴旺跟他老婆子不一样,还算是个明事理的,今儿儿子一跟他要给买东西,他就毫不犹豫的同意了,在外面闯荡半辈子,他知道该怎么为人处事。

    “该给他(她)的?凭啥呀?”

    崔张氏尖着嗓子叫起来:“咱们自己辛辛苦苦的泡花生、煮花生、炒花生,起早贪黑的出去卖,啥都是咱们自己干的,他(她)也就动动嘴皮子,凭啥拿咱们家这么大的好处哇?他(她)到底是谁,你给我出来,我好好跟他(她)的的去。”

    一想到那一大袋子好吃的都给了别人,崔张氏的心都要碎了。

    “你给我闭嘴,这事儿我了算,老二,你这就去把东西给人家送去,别叫人家以为咱们老张家是忘恩负义的。”

    听到老婆子竟敢不听他的话,张兴旺有点儿恼了,声也拔高了不少。

    崔张氏虽然怕自家的老头子揍她,但为了这老些好东西,她也算拼了,“不行,这些都是花咱们家钱买的,我谁也不给,你们要是敢把咱们家的东西往外造祸,我就……我就…。就一头撞死……”

    老婆子开始撒泼了,但扔死死的拽着胸前的袋子,背部紧紧的靠着炕柜儿,那里面可装了十几斤的大米白面哩,可不能让他们给抢了去!

    “放屁,你少给我整那要死要活的出,今儿你就是死了,这东西必须得给人家送去……”

    张兴旺一拍桌子,大家长气势尽显,果然把崔张氏的嚣张气焰给震了下去。

    崔张氏虽然泼,可那是跟别人,跟她老头子她不敢啊,二十年前刚成亲的时候,她就用那种撒泼耍刁的手段跟老头子对抗过,可那死老头子一点儿都不惯着她,下死手的打了她好几回,差点儿把她打咽了气儿,这才把她打服了,再不敢跟人家对着干了。

    所以,老头子一急眼,她还是很畏惧的,不敢撒泼了,那就换个法子。

    “呜呜呜……你们这俩败家的爷们,好容易挣点儿钱就开始糟祸了,就你们这样的,咱们家那些饥荒啥时候能还清啊,要是咱们家有钱,老沈家能跟咱们退亲吗?你们咋就不知道我的苦心呢?这么大手大脚的过日子,我这辈子还有翻身那天吗?老天爷啊,我的命咋这么苦啊……”

    张金凤也跟着干嚎起来,哭得抑扬顿挫的,虽然没有眼泪,但胜在声高,为了那些好吃的,脸可以不要,为了好吃的,脸算个啥?

    大儿媳李张氏低着头,没有吭气。

    这个家里顶数她奸,虽她很眼馋那些好吃的,恨不能都留下来,但也看出老公公和叔子的架势了,今儿就算老太婆真去寻死觅活,也改变不了东西被拿走的事实,既然改变不了,就别费那口舌了,免得惹叔子和公公讨厌。

    “你们给我闭嘴,我还没死呢,三更半夜的你们嚎丧啥?不怕人家听住了笑话吗?”

    老兴旺气冲冲的进屋,连鞋都没脱就上了炕,他一把夺过老婆子手里的袋子,把她巴拉到一边儿,将藏进炕柜儿的那些东西都一股脑的全拿出来装进袋子里,递给了二儿子。

    “去吧,早点回来,我叫你大嫂把饭给你留锅里热着,等你回来再吃。”

    “嗯,爹,那我走了。”张二勇扛起袋子,头也不回的走了。

    崔张氏眼睁睁的看着那些好吃的被她二子给扛走了,受不了这个沉重的打击,她拍着大腿放声哭嚎起来:“哎呀我的天老爷呀,这可要了我的血命啦,谁来给我做做主啊——”

    哭声之凄惨,如丧考妣。

    张金凤这下子倒是真哭了,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又是擤鼻涕又是拍大腿的,那声调和样子,跟她老娘如出一辙,果然是有其母必有其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