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章 他那脸咋那么大呢
    戍时,栓子的马车返回了桃花村,车上的乘客纷纷下车,各自回家了。

    张二勇和他爹张兴旺,大哥张大勇也下了车,往自己家去了。

    这些天来,他们父子三人天天出去卖五香花生米,有时去县城,有时去附近的镇上,每天差不多都能卖掉三四百斤,收入十分可观,虽然天天早出晚归的十分辛苦,但有这不菲的收入撑着,便是辛苦他们也甘之如饴!

    听到敲门声,厨房里忙活着做五香花生米的崔张氏喊闺女,“金凤,你爹他们回来了,快去开门!”

    “这么多人在家,干啥天天都叫我开门啊,让我歇一会儿就不行?”张金凤一脸的不乐意,但还是听话的去开门了。

    “爹,你们回来了,呀,今儿的花生没卖完吗?”

    一看到二哥肩膀上扛着一个装的鼓鼓囊囊的袋子,张金凤还以为是花生没卖了呢,大惊怪的叫起来。

    张二勇面无表情的,“卖完了,这些是我买的。”

    “你买啥了?给我看看呗?”

    听买东西了,张金凤的眼睛顿时亮了,一边儿一边儿伸手去接张二勇肩膀上的口袋。

    张二勇一侧身子躲开了她,看都没看她一眼,就直接跟在老爹大哥的身后进屋去了。

    “呀?老头子,你可回来了!你看看这是啥?”

    崔张氏一看到老头子,就从怀里掏出一锭大银子,在张兴旺眼皮子底下晃了晃。

    那锭大银子细丝足纹,水头极好,底下还印着茂昌钱庄的印鉴,看起来大约有十两重。

    “这是哪来的?”

    “你猜?”崔张氏仰着那张又黑又瘦的老脸,眼中带着几分得意的神色。

    “是老沈家退婚来了?”

    除此之外,他实在想不到家里为啥能凭空多出十两银子。

    崔张氏又得意的笑了几声,嗔道:“这个老死头子,猜的还怪准的呢,可不就是他们送过来的咋的,我昨儿去作他们家你还埋怨我呢,你看看,被我这么一作,今儿个就把聘礼给咱们退回来了吧,你看看这银子,多招人稀罕啊!”

    老张头接过银子咬了一下,确定是真的后就撂在炕桌上了,倒是没像他老婆子乍接到银子时那副稀罕八叉的样儿。

    他沉吟片刻,:“老沈家一向不宽裕,一下子哪来这么多银子?”

    “他家哪来的钱啊?还不是那个贱货的奸夫给送来的。”崔张氏撇撇嘴,阴阳怪气的,“那个奸夫还把那贱货的庚贴给拿走了呢,哼,亏得沈德宝两口子他们家闺女清白,她要是清白的话,婊子都能去立贞洁牌坊了,呸!”

    “你胡咧咧啥呢?”闺女还在一边儿呢,她这个当娘的咋就不知道注意注意呢?

    张兴旺瞪了崔张氏一眼,脱了外衣帽子,进厨房洗手去了。

    其不知,张金凤这会儿根本没听见她爹娘啥,此时,她正全神贯注的翻着张二勇拿回来的口袋呢。

    艾玛呀,好多的好吃的啊,又是大米又是白面的,还有一条一尺来长的大鱼、一大块儿五花儿肉,油汪汪的烧鹅,可馋死个人了!

    “金凤,你干啥呢?”

    张二勇从厨房喝水出来,一眼就看见张金凤正撅个腚在那翻他的袋子呢!

    张金凤抬起头来,目光灼灼的看着张二勇,“二哥,这咋买这老些好吃的呢?爹知道吗?”

    家里成天吃糙米窝窝头,高粱米野菜粥,菜就是咸菜嘎达或水煮白菜,吃得她肚子里清汤寡水的,都快淡出个鸟来了,乍见到这些好吃的,她幸福的声都有点儿颤了。

    “买啥了买啥了?是不是又糟践钱了?”崔张氏揣好银子,三步并作两步的走过来,拉开袋子往里一看,顿时乍了。

    “二勇啊,你咋这么不会过日子呢?家里一**子饥荒,有钱攒着还饥荒多好?瞎花啥呀?这大鱼大肉的,是咱们这草肚子的人吃得起的吗?”

    张二勇淡淡的:“我没咱们自己吃,这是给别人买的。”

    “啥?给别人买的?谁花的钱?”

    崔张氏大声问着,眼睛也瞪得圆圆的,唯恐从儿子的嘴里听到不愿意听的。

    然而——

    “我花的钱。”张二勇。

    “啥?啥?你花的钱?你花钱给别人买这些东西了?”崔张氏难以置信的瞪着他,夸张的捂着胸口,一副要昏过去的样子。

    张二勇扫了他老娘一眼,知道他老娘这副德性是装出来的,所以也就没有顾及她的‘脆弱’。

    “对,这是我给教我做花香花生米的人买的。”

    “哎呦我的娘哎——”

    崔张氏狠狠的拍了一下大腿,一副恨铁不成钢加上语重心长的模样,“老二呀,你咋想的啊?脑袋让驴踢了吧?买这老些好东西给别人,这得多少钱呐?有这钱咱们攒起来还饥荒不好吗?咱们家还有那老些饥荒呢,再,就算没饥荒也不能这么大手大脚的造祸啊,这些好玩意儿你娘还没吃过呢……”

    “对,我也没吃过呢。”张金凤适时插嘴。

    张二勇抿了抿嘴,:“你们要是想吃,我明儿再买一份儿回来,这份儿是给别人买的,我今晚就给人家送过去。”

    “不行,不行你再乱花钱了。”

    崔张氏一听又要花钱,顿时来精神了,也不脆弱了,她一鼓劲儿,把袋子拎到了她的炕上,“这些东西谁也不行给我动,这都是花咱们家钱买的,就留着咱们家过年吃。”

    “娘——”

    张二勇叫了一声,脸都黑了。

    崔张氏才不管他脸黑脸白呢,脱鞋上炕,开始从袋子里往外掏东西,再往她的炕柜里藏。

    “哼,他(她)不就教你做做五香花生米,那么简单点儿活,就舔脸要你这么多东西,他(她)那脸咋那么大呢?还是拿谁不识数咋地?还是拿谁当冤大头呢?”

    “……”

    张二勇的嘴紧紧的抿成了一条线,额头上的青筋都爆出来了,炕上的那个人要不是他老娘,他这会儿肯定骂人了。

    人家沈姑娘教他的手艺,让家里每天差不多都能赚到一两银子呢,这些天下来,家里少也挣了七八两了,他买这点东西统共也没花上一两银子,他娘咋就能出那么没心肝的话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