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章 借钱
    “兰丫……”

    沈福存红着脸站在神若兰面前,吭哧瘪肚的。

    “福存哥,咋地了?”

    沈若兰一看大堂哥这副憋大便的模样,就知道他肯定有求于自己,而且还是那种难以启齿的要求。

    果然

    “那个,你手头现在还有多少…。银子?能不能……先借我家点儿……”

    到后面,沈福存都磕巴了,脸上也是火辣辣的,跟让人扇了嘴巴子似的!

    这么多年来,他家一直对兰丫不闻不问,不瞅不看的,这会子他给人家挑几天水,就厚着脸皮找人家借钱来了,让兰丫咋想他们啊!

    他都臊得慌!

    可是,不来又不行,老崔婆子昨天临走前撂下话了,要是三天内不把那五两银子给他们家退回去,就必须在月底把梅儿嫁过去,要是他们家既不肯退聘礼,又不肯把梅儿嫁过去,老张家就到镇衙去告他们家,告他们骗财骗婚,让他们一家子坐大牢、挨板子去。

    梅儿当然死活不肯嫁,那家里就只好全力以赴的凑那五两银子,家里穷,爹娘口挪肚攒的攒了这么多年,也就只有一两三钱的积蓄而已,爹把亲戚朋友划拉个遍儿,能借到钱的都借遍了,统共也只借到了一两五钱银子,两项银子加起来才二两八钱,还缺一半呢。

    要是三天内借不到缺的那二两多银子,家里就只好卖地了。

    他们家只有一亩地,一年能打下千八百斤的粮食,勉强够糊住一家几口的嘴,要是连这亩地都没了,一家老吃啥喝啥?他媳妇眼瞅着就要生了,总不能让孩子生下来跟他们喝西北风去吧?

    他也是实在没办法,才厚着脸皮跑过来跟堂妹张嘴的!

    沈若兰有钱,上次在醉花阴挣的五两银子还没来得及花呢,只是她不想别人知道她有这么多钱,免得招惹是非;更不想拿钱去帮沈若梅,沈若梅从到大是怎么对她的,她可没忘呢。

    但是,大堂哥对她挺好的,他第一次有求于自己,她又不忍心拒绝。想了一回,心中有了主意,道:“有啊,去了之前花销的,我这儿还剩下一百多文,大堂哥你要是用多少,我这就给你拿去。”

    一百文,跟沈福存理想中的数目差距太大了,根本解决不了啥问题,他心中微微的失望了一下,但是听到沈若兰肯借给他钱时,心里还是挺感激的。

    “呃,先不用了,我还是再去别处看看吧,要是实在不够我在上你这儿来拿。”

    有这一百文和没这一百的效果没啥区别,他还是再想想别的办法吧,正好不好意思在她这借钱呢,索性就别借了。

    …。

    沈福存走后,沈若兰穿戴好,带上笸箩和一兜米,到后山去扣麻雀去了。

    离进城还有两天,家里的野鸡和野兔都吃没了,她已经两天没吃到肉了,感到十分不适,正好今儿天暖和,就到山上扣几只麻雀去,好改善改善自己的伙食。

    走到后山时,山坡上居然有四五个半大孩子在扣麻雀呢,自从沈福存学会了扣麻雀的方法后,扣麻雀这项活动很快在村中得到了普及,许多嘴馋的孩子都不惜冒着严寒跑到后山来,想扣几只麻雀打打牙祭。

    其中,胡美娇竟然也在,她还是穿着原来那身儿花袄子,打扮得漂漂亮亮,整整齐齐的,在一群灰头土脸淌着大鼻涕的孩子中很显眼,如鹤立鸡群一般,特别是她脚上那双簇新的绣花鞋,居然是纯棉布做的,翠绿的鞋面儿,上面绣着大红花,红红绿绿,跟两只俏皮的鹦鹉似的,很是好看。

    当然,好看,也仅限于这帮农村孩子的审美,在沈若兰看来,这种红配绿的鞋子,真是屯得让人无语了。

    看到沈若兰,胡美娇的表情僵了一下,想必是想起了某些不好的回忆,不过这丫头是个有心计的,她可一直记得沈若兰背后有个给她买烧鹅和点心的大金主呢,有心想向沈若兰套话,好套出那人是谁,便带着笑向她打招呼,“兰丫,你也来扣麻雀呀。”

    “嗯。”

    沈若兰淡淡的应了一声,撂下笸箩,木棍等,开始打扫地面,撒米。

    “那正好,咱俩一起吧,还能话呢。”她凑了过来。

    沈若兰横了她一眼:“俩人离太近不好扣。”她一边打扫空地,一边冷冷的答复了她,语气有点儿带搭不惜理儿的,一听就是不愿意勒给她。

    胡美娇的热脸蛋贴了人家的冷屁股,感到很没面子,正好瘦丫带着她大妹妹招娣也来扣麻雀了,招娣看见了胡美娇那双漂亮的鞋子,就羡慕的:“美娇姐,你的绣花鞋可真好看啊!”

    听到有人夸赞自己,胡美娇的虚荣心一下子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她得意的瞥了一眼沈若兰,见她身上穿着她娘从前留下来的破褂子,肥肥大大的,一点儿都不合体,不觉暗哂:找了能给你买烧鹅买点心的男人又如何?还不照样穿的跟个要饭的似的,哼!

    这样想着,她得意的有些忘了形了:“鞋有啥好看的,用这棉布做成的衣裳才好看哩,不信你上我家去看看我娘的新衣裳去,可好看了。”

    这句话是变相的告诉别人,她娘用这种棉布做新衣裳了。

    她就是故意这样的,好眼馋沈兰丫这个死丫头,从前她家里有什么好吃的好玩儿的东西时,沈兰丫总是带着那种敬畏而又羡慕的眼神观瞻,那是发自内心的羡慕和敬畏,她的眼神,总是能极大的取悦到胡美娇那颗虚荣的心,现在,她故意把她娘的新衣裳和她的新鞋子显摆出来,好刺激刺激沈兰丫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

    接着,她又:“哎哟,时候不早了,我不跟你们了,我得回家去蒸馒头去了,昨晚发的白面,一点杂面没掺,发的可快了,一晚上的时间就发的暄暄乎乎了,蒸出来的大白馒头又暄又甜,我最喜欢吃了。”

    旁边的几个孩子听得口水都要流出来了,白面馒头对他们来,简直是太奢侈了,他们都很少能吃到呢,就算吃到了,也都是参了杂面的馒头,一点儿都不如纯白面馒头好吃。

    胡美娇显摆完,神气的扫了沈若兰一眼,收起她的笸箩棍子,准备回家去了。

    一转身,她滞住了,像是被点了穴似的。

    不远处,翠翘正扛着一个笸箩提拉一根棍子站在那里,两只凤眼死死的瞪着她,都要冒火了。

    前两天,大春哥跑她家去借钱,是在镇上干活儿时不心把东家的东西弄坏了,得赔人家钱,整了半天不是赔人家东西,是拿着她家的钱孝敬这俩狐狸精去了!

    还有白面馒头,奶奶最疼他了,有一口东西都惦记着留给他吃,可他有了白面却拿去养狐狸精取,不给爷爷奶奶吃,亏得奶奶还整天把他当成心头肉儿眼珠子疼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