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章 打上门来
    最后,在沈大爷的压制下,沈大娘和沈若梅都闭了嘴,不再提关于老丁家要娶沈若梅的话茬了,也就相当于默认沈大爷的主张,拒绝了老丁家的提亲。

    沈若梅之所以妥协,不是因为怕她爹,主要还是因为不大满意老丁家许给她的身份,不然,要是老丁家肯许给她正妻的身份,她爹就是拿命拒绝,她也断不会妥协的。

    ……

    张四妈,回到镇上时已经是晌午了,因看到一个熟识的酒家,正好现在荷包也鼓着,就走进去要了一壶酒,一盘炒牛下水,一盘凉拌白菜丝,自顾的吃喝起来,吃得脸红沸沸的,好不快活!

    丁公子在家等她的消息呢,左等右等也不见她来回话,不耐烦了,就派人去打听,结果才知道她早就回来了,正在酒楼里喝酒呢,丁公子急着听结果,等不及她来回话来,就亲自去找她。

    刚走到酒楼门口儿,就见张四妈一脸春色,脚略斜的走出来,丁公子迎着她,问道:“妈妈,今儿事儿办的咋样?去靠山屯儿可还顺利?”

    张四妈嘿嘿一笑,露出两排粉红色的大牙花子,“嗝……还成吧,如今才下种,还没发芽呢,再隔两个月才能开花结果,你先浇点水儿,等芽发了,我再帮你打点打点,包你心想事成。”

    丁公子一听这话就知道有门儿,遂眉开眼笑道:“咋浇水啊?还望妈妈指点。”

    张四妈笑迷迷凑到丁公子的耳边,嘁咕嘁喳咕的了几句,把丁公子喜得茅塞顿开,眉飞色舞,连连道:“妈妈好谋略,果然是有您出马,再没有凑不成的姻缘呢。”

    张四妈多喝了两杯,见丁公子曲意奉承她,很是得意,奸笑道:“正是呢,凭她奸猾犹似鬼,也吃老娘的洗脚水……”

    两人又商量了一番,定好策略,才各自走开了。

    两日后,桃花村的李家

    “娘,可不好啦——”

    张金凤风风火火的从外面跑回来,没等进屋,就一惊一乍的喊起来:“老沈家那个不要脸的狐狸精又有主儿啦,我哥让人家给甩啦!”

    崔张氏和崔李氏婆媳俩正在厨房炒五香花生米呢,一听这话,都停住了手中的动作,不约而同的看向张金凤。

    “你胡咧咧啥呢?谁把你哥甩了?”

    崔张氏从灶坑前站起身,一张被火烤的发红的老脸上布满了阴戾之气,显然,她已经听懂了女儿的话,只是还未确定而已。

    张金凤一跺脚:“谁胡咧咧了?现在十里八村的人都知道了,镇上丁记棺材铺的少掌柜去老沈家向那个狐狸精提亲了,老沈家也答应了,听给了二十两的聘礼呢,你,她跟我哥的亲事还没退呢,就明目张胆的找别人去了,这不是打咱们老张家的脸吗?往后咱们一家子还怎么做人啊?”

    此时,张金凤是又气又恨又嫉妒,沈若梅这么出事儿,让他们老张家人的脸往哪摆呀?这下子,别人肯定更瞧不起他们老张家了,老张家的社会地位降低,会直接影响到她找婆家的质量,她能不生气吗?

    还有那个丁公子,你放着那么多好姑娘他不找,干嘛非要找那个订过婚的**?要是……要是实在没合适的人儿,不会来找她吗?要是来向她提亲,她肯定乐意。

    只可惜……

    哎……

    她咬着牙,心里酸溜溜的,直泛酸水儿。

    家道中落,她想找个好婆家咋这么难呢?

    李张氏扔掉手里的锅铲子,大惊怪道:“哎呀我的娘啊,还有这事儿?这不是臊皮咱们老张家呢吗?娘,咋办啊?”

    崔张氏绷着一张老脸,道:“急啥,先等你爹他们回来,让他们好好打听打听再,要真有这么回事儿,我不带让他们消停的,想欺负咱们家?哼,他们也别想过安生日子!”

    “娘,我爹他们回来都半夜了,还咋去打听啊?要我,不如咱们几个先去老沈家的的去,省的他们以为咱们家好欺负呢。”

    张金凤就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性子,特别是这会儿嫉火攻心,更恨不能冲到老沈家去,狠狠的打那个骚狐狸一顿大嘴巴子。

    崔张氏倒是很想上老沈家好好的的去,不为别的,要是真有那么回事,好让他们老沈家尽快把那十两银子还给她啊,家里的饥荒都是带腿儿的,这十两银子拿回来,又能堵上个不的窟窿了。

    可是,眼下她真的走不开啊,二勇带回的五香花生米的方子,现在每天都能卖出好几百斤去,是他们爷仨出去卖,她带着媳妇闺女在家做,分工明确,缺一不可,要是她现在把活儿撂下去靠山屯干仗去,花生米谁做啊?明儿拿啥去卖啊?总不能为了争口气耽误了挣钱吧!

    “这个,还是等你爹回来吧,咱们要是现在走了,花生米谁做啊?明儿就没啥卖的了。”崔张氏实话实。

    张金凤却不以为然:“咱们做不完,就让我哥他们回来再做呗,你看花生半夜做行,理可没有半夜去的。”

    崔张氏想了想,觉得女儿得也有道理,眼下她也着急想知道到底是咋回事儿?又急着拿回她那十两银子,于是炒完这锅儿后,就熄了火,带着女儿媳妇,杀气腾腾的往靠山屯去了。

    当天下午,沈若兰正在家里写字呢,忽然听到南院儿传来一阵刺耳的骂声,是两拨女人对骂的声音,骂得难听极了,简直不堪入耳。

    她撂下笔,悄悄的跑到前园子南墙根儿底下偷听,结果是大娘跟人吵起来了,还吵的很凶。

    只是,大娘的性子不及人家泼辣,根本骂不过人家,她骂人家一句,人家能骂她四五句,且句句骂得不堪入耳,什么卖闺女,什么一女嫁二夫,勾搭有钱人家的子弟什么等等,只骂得狗血喷头、花样百出!

    听了一会儿,沈若兰就知道是谁在跟大娘骂仗了,不禁暗暗咋舌,想不到张二勇老实厚道的,竟然有那么个泼辣彪悍的老娘,真是太让人感到意外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