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章 沈大爷的决定
    沈大娘是个没主见的村妇,一听到张四妈鼓吹的这些话,隐隐的有点儿动心了。

    要是这婆子的是真的,闺女嫁过去能整天吃香的喝辣的,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他们家还有二十两的聘礼可拿,简直再好不过了。

    有了这二十两银子,不仅能把老张的饥荒还上,剩下的十两还能置上二亩良田,有了这二亩良田,家里的日子不就宽绰了吗?将来儿子娶媳妇的钱,也就不用犯愁了……

    她卡巴着眼睛,迟疑的看着自家老爷们,显然是动心了。

    沈大爷黑着脸,不是好眼睛的瞪了沈大娘一下。

    哼,这缺心眼子的傻老娘们,别人啥她信啥。

    听这虔婆现在的天花乱坠的,谁知道闺女嫁过去后过啥日子啊?要是好了也就罢了,万一不好,他们也只有干着急的份儿了。因为妾通买卖,一旦梅儿以妾室的身份进了老丁家,就相当于卖给老丁家了,别是老丁家不好好待她,就是把她卖了、打死了,他们做爹娘的也奈何不了人家。

    他统共就这么一个闺女,纸包纸裹儿的长这么大,一直当眼珠子似的疼着,万一让人给骗了去,他还咋活呀?

    想到这儿,沈大爷果断的:“张四妈,你回去告诉丁公子一声,我们家闺女宁可嫁到穷人家做正妻,也不嫁给大户人家做妾,他的好意我们心领了,只是我们没这个福分,让他别再打我们家梅儿的主意了。”

    张四妈闻言,到时没有失望,没有在全和,只长长的叹了口气,道:“哎,我就知道不成,可是丁公子非让我来,我也是看他可怜才跑这一趟的,你们是不知道啊,丁掌柜和丁夫人原不同意丁公子娶梅姑娘,丁公子为了能娶梅姑娘,整整三天不吃不喝,差点儿饿死了,丁掌柜和丁夫人这才怕了,才让步同意他娶梅姑娘的,可怜他这番心思,注定要落空了!”

    隔壁沈若梅一听丁公子为了娶她,竟然绝食逼迫他爹娘,心疼得眼圈儿都红了,要不是怕她爹,她差点儿冲出去答应下来了。

    沈大娘也挺为丁公子的举动感动的,只是一想到要让她闺女去做妾,那份感动也就不那么明显了。

    “呵呵,张四妈呀,我们当家的话你也听着了,我们梅儿是不会去给人家当妾的,既然丁公子真心相中我家梅儿了,你就去跟他,让他再好好求求他爹娘,把我家梅儿堂堂正正的聘到老丁家做媳妇不行吗?”

    张四妈遗憾的“嗨”了一声,道:“这还用吗?该求的丁公子早都求了,只是不管用啊,表姑娘从就跟丁公子定亲了,这会子要是被退了婚,肯定就嫁不出去了,老丁家不就等于把人家表姑娘给坑了吗?都是实在亲戚,他们做不出这么丧良心的事儿啊?”

    一直坐在一边儿听话儿的李巧莲插嘴道:“咋就能嫁不出去呢?俗话得好,一家女儿百家求,就算丁公子退了婚,她再嫁别人就是了,人家不想娶她,她硬扒着人家也没意思嘛!”

    张四妈道,“你们有所不知啊,那位表姑娘是个风吹就倒的病秧子,整天的泡在药罐子里,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她有三百天是病着的,这样的媳妇谁家愿意要啊?她那副体格将来能不能生育还不一定呢?谁家娶媳妇不想娶一个健康能干好生育的?就她那样的,别是生儿育女,就是能不能活到成年都一定呢,起来也算是她命好,早早的跟丁家吧亲事定下了,要不然搁在现在的话,老丁家肯定也不能要她。其实,要不是看在亲戚的份上,丁家也早就给她退婚了,只是都是实在亲戚,丁掌柜和丁夫人也没办法,只好将就着把她认下了。”

    闻言,沈若梅的眼睛顿时亮了,像是在黑暗中看到了曙光一样。

    ……要是,那个表姑娘真像张四妈的那样,凭她的美貌加上丁公子的宠爱,还不妥妥的把那个病秧子踩在脚下?要是那个病秧子夭折了就更好了,她就能名正言顺的做上丁家少奶奶位置了!

    这边,她还在天马行空的想象着,那边儿李巧莲又问了一句:“张四妈,那个表姑娘长啥样啊?赶不赶我们家梅儿长得俊?”

    张四妈‘扑哧’一声笑了,“表姑娘先天不足,长的又瘦又的,还一口大黑牙,就那模样别比梅姑娘,就是比个一般丫头都比不上,不然丁公子也不能那么不待见她。”

    沈若梅的心头又是一喜:原来是个丑八怪啊,又病又丑的女人,她还怕啥啊?

    张四妈又略坐了一会儿,就起身告辞了。

    沈大爷因为生气,连送都没送送她,沈大娘和李巧莲倒是挺热情的,一直把她送到大门口儿,看着她上了车才回屋儿。

    一进屋儿,沈大娘就忍不住出声道:“当家的,你张婆子的是不是真的?要是真的话……”

    没等她完,沈大爷就没好气的,“宁信世上有鬼,莫信媒婆一张利嘴,要是媒婆的话也能信,这世上就没啥事不能信的了。明儿把咱们金存叫回来,别让他在老丁家当学徒了,另谋一条出路罢。”

    金存就是沈大爷和沈大娘的儿子,今年只有十四岁,如今就在丁记棺材铺里当学徒,沈若梅就是跟她娘去探望他时才认识的丁公子。

    因为她,沈金存在棺材铺里格外被照顾,别家的学徒只供吃住,没有工钱的,还经常被老板呼喝打骂,只有沈金存不仅不挨打挨骂,每个月还有五百文的工钱拿,沈德宝一直以为是自家儿子命好,找了个好东家,现在总算是明白了,人家不是对他儿子好,那是在图谋他闺女呢!

    沈大娘一听儿子的前程没了,每个月的五百文钱也没了,不由得一阵肉疼,纠结的:“他爹啊,梅儿的事儿咱们不同意是不同意的,金存该做他的还做他的,一码是一码,不用往一起掺合吧。”

    沈大爷眼珠子一瞪:“让你叫回来就叫回来,你懂个啥?你当人家对你儿子好是白好的啊?那都是有目的的,要是目的没达到,万一报复你儿子咋办啊?”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