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章 做妾
    屋里,张二勇歇了一会儿,喝点儿热乎水,又了会儿话,就起身告辞了,沈若兰累了一天,也想早点儿休息,他要离开也就没挽留。

    送他出去的时候,俩人一下子看到了躺在窗户根儿底下的胡美娇。

    什么情况?

    胡美娇为啥会在这儿?还昏倒了?这是咋了?

    俩人疾步走过去,简单的检查了一下,发现胡美娇身上并没有外伤,也无从查证她是咋昏过去的。

    “她是谁?这么晚了咋跑你你家来呢?”张二勇皱着眉,神色凝重的看着地上的胡美娇。

    沈若兰也是一头雾水:“她是我们村儿尤寡妇家的,我也不知道她为啥会在这儿啊。”

    不过,现在可不是追究她为啥会在这儿?为啥昏过去的时候,此时以近十二月,天冷的要命,胡美娇浑身冻得冰冰凉的,要是再把她放这儿昏一会儿,万一冻死了,还是死在她家,徒惹麻烦不,多晦气啊!

    “张大哥,你帮我把他送回去吧。”

    “行。”

    对沈若兰的吩咐,张二勇向来是言听计从的,让他送人,他便一弯腰把胡美娇拎起来,像扛猪似的扛在了肩上。

    “哦,等一下。”沈若兰叫住他。

    考虑到胡美娇可能已经看见张二勇进了自己屋儿,醒后也可能会乱嚼舌根子,她果断的脱掉她一只绣鞋,随手扔进前园子的杂草丛里,算是留她个把柄。

    要是将来她敢乱嚼舌根子,就拿出这只绣鞋对付她。

    上辈子,沈若兰在‘三言两拍’中看过不少古代,古代女子与情郎互赠定情物时,多半送帕子、绣鞋和肚兜等贴身物件儿,如今胡美娇的绣鞋不见了,她自然不敢去沈若兰屋里有男人的事儿,否则万一沈若兰生气,让她的绣鞋出现在哪个光棍儿或无赖的手里,她就算彻底毁了!

    胡美娇仗着自己长得有几分姿色,一直梦想着长大了嫁到大户人家,对自己的名誉是十分爱惜的,所以,绝不敢轻易招惹她。

    嘿嘿……

    尤氏家中,尤氏和沈大春已经结束了战斗,正躺在被窝里,你亲我一口,我摸你一把的亲香呢,忽然听到门外传来敲门的声音,把俩人吓了一大跳。

    沈大春以为是他家里人来抓他了,尤氏以为是别的老相好来捉奸了,两人忙不迭的穿上衣裳,吓得大气儿都不敢喘了。

    然而,敲门声响过之后,就再也没动静了,尤氏等了半天,才大着胆子去开了门,门一开,一下子就看见了卧在地上的女儿。

    “哎呀,娇娇,你咋了?”

    尤氏失张失智的叫起来,沈大春也忙过来帮忙,俩人手忙脚乱的把胡美娇抬进了屋子……

    沈若兰看到胡美娇被抬进屋儿,也就放心了,跟张二勇道别后,悄悄的溜回了家。

    第二天,胡美娇和她娘尤氏都消消停停的,没敢来找她的茬,第三天第四天也是如此,想必是那只绣鞋起到了震慑作用,沈若兰也放下心来,暗暗的为自己的智慧点了个赞!

    此后的几天,沈若兰每天在家吃饭、锻炼、睡觉,识字,也不跟什么人往来,只有大堂哥每天过来给她担水时,跟大堂哥上两句,日子过得虽然有点儿单调,不过倒也安逸自在。

    某日,大堂哥过来送水时,脸上明显带着一副愁容。

    “福存哥,你咋了?”

    大堂哥在她面前总是一副开朗阳光的样子,还从没有这样愁眉不展的时候呢。

    沈福存抓了抓头皮,烦躁的:“哎,都是梅儿的亲事给闹的!”

    “沈若梅的亲事?她不是要跟老张家退婚吗?咋地?没退成?”

    一到沈若梅的亲事,沈若兰就情不自禁的想到张二勇了。

    老实,沈若兰打心眼儿里觉得沈若梅配不上张二勇,就她那脾气秉性,嫁给谁算谁倒霉,沈若兰倒是希望这门亲事黄了,不是她对张二勇有什么别的心思,就是觉得张二勇这人挺好的,娶沈若梅这样的白瞎了。

    沈福存咳了一声,有点儿不自在的,“不是老张家,是别人家来提亲来。”

    原来,今儿一大早,镇上‘丁记棺材铺’的少东家丁公子,请了镇上有名的媒婆张四妈,上老沈家向沈若梅提亲来了。

    按理,镇上的大户人家上他们这等庄稼户提亲,是求之不得的好事儿,可沈大爷和沈大娘听了张四妈的话后,都不乐意了。

    为啥?

    因为人家来求娶沈若梅不是要娶她做正妻,是做妾的。

    妾是啥呀,就是人家的奴才婢女,白天给人家做牛做马的干活儿,晚上还得陪主子睡觉,更要时不时的受点儿主母的闲气,将来生了孩子还不能叫自己娘,就是死了,也不能跟丈夫葬在一起,如此种种,所以才会有‘宁做寒门妻,不做富门妾’之。

    沈大爷一听是要娶他闺女做妾,当时就把脸撂下来了,急头掰脸的就要把媒婆撵出去;沈大娘虽然对丁公子开出的二十两银子的聘礼动火儿,可一想是叫她宝贝闺女去做妾去,一颗火热的心也就凉了。

    沈若梅对这件事儿也听闹心的,从到大,她一向是个心气儿高的,一心想嫁到有钱人家去,是堂堂正正的嫁进去做少奶奶少夫人,不是去做妾的,原本以为自己跟那个丁公子眉来眼去的,已经把他迷得神魂颠倒的,他定会来求娶自己,哪成想来是来来,却是要娶自己做妾去的,她能不闹心吗?

    “沈大哥,沈大嫂,你们先别急,先听我啊!”

    张四妈眉飞色舞,口若悬河。

    这位张四妈可不是一般的媒婆,人家是七松镇有名的女随和,雌陆贾,一张海口能得罗汉思情,嫦娥想嫁,凡经她嘴过的亲事,还没有一件儿不成的呢!

    “你们是不知道啊,丁公子是一心想娶咱们家梅姑娘,一点儿都不想娶他那个表妹,可那位表姑娘打就跟咱们丁公子定了亲,两家又是亲戚,退不得,所以丁公子才不能不委屈咱们梅姑娘。不过,丁公子悄悄的跟我了,他心里只有咱们梅姑娘,就算是委屈了梅姑娘做妾,等过门了也跟表姑娘一样对待,断不会叫咱们梅姑娘受一点儿委屈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