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章 被撞见
    靠山屯西边一处土坯房里,昏暗的油灯将不大的屋照得朦朦胧胧,屋同沈若兰家大差不多,只不过这间屋子要花哨一些。

    门口挂着红绿相间的碎花布帘,若用现代人的眼光来看,那布帘子可俗得掉渣了,但是在这个灰朴朴的山村里,这花俏的颜色,无疑会让人眼前一亮,产生一种眼花缭乱的感觉。

    除了花俏的门帘儿,炕沿边的橱柜上也摆满了亮晶晶的瓶子,有的是装胭脂的,有的是装头油的,每个都锃亮锃亮的,一尘不染,看得出来,屋子的主人很在意这些瓶子,每天都会擦拭。

    这些大不一的瓷瓶若是放在现代,肯定是扔垃圾桶的命运,可在这个时候,被屋子主人擦干净了摆在橱柜上,就仿佛大户人家人拿了些古玩玉器摆在博古架上的效果一般。

    这间简陋到极点的屋子也因为这些瓶子瞬间提高了逼格,变得有格调起来了。

    沈大春拎了个布袋进了屋,随手将袋子往灶台上一放,撩开花门帘儿进了里屋,动作熟练的如同在自个家一般。

    “这么晚么,你上我家来干啥?”

    尤氏再炕桌前抬起头,随手将正在做的绣花鞋丢在了一边,赌气扭过身去。

    她是个身量苗条但却极具肉感的女人,宽大的袄子下尚能看出她胸前那两坨鼓鼓的东西,随着她扭身子赌气的动作,那两坨东西也跟着颤悠了一下,晃得人眼花。

    此刻,沈大春就有点儿眼花了,身上的皮也痒痒起来,自从上回翠翘打了胡美娇后,他可是好话尽都没能再一亲芳泽了,都快把他给憋死了。

    “桃花,瞧我给你和美娇带啥来了!”

    向来冷着脸的男人诞着笑脸将布袋打开了,里面是半袋子约七八斤麦子,尤氏的眼睛顿时一亮,家里已经好几天没细粮吃了,那些粗粮吃得人直拉嗓子,再吃下去,她的嗓子都要变粗了。

    再想想吊这男人也吊得够久了,过犹不及,还是给他点甜头尝尝吧!

    眼瞅着就要过年了,年货可还得指着这男人弄回来呢!

    当下冲炕上坐在一边儿的胡美娇使了个眼色,胡美娇心领神会,穿上鞋子和外衣就下地去了,这业务她从干到大,熟练着哩!

    “哼,死鬼!”

    她娇嗔一声,眼波流转,顿时就把沈大春给看得酥了半边身子,一下子就扑了上来,将尤氏按在炕上,一双大手使劲儿的揉搓。

    “我的心肝儿,宝贝儿,可想死我了……”

    “想哪呢?”

    尤氏娇媚的声音逗弄得男人更是火大,整个身子都烧了起来,一边胡乱的扯她的裤子,一边咬牙切齿,“你个勾魂儿的**、狐狸精……”

    死冷寒天的,胡美娇被撵到了外面,刚出屋儿就被冻得一阵哆嗦,听听屋里又喊又叫的,估摸着一时半会儿也完不了事儿,便打开院门,习惯性的往沈若兰家去了。

    从前她娘每次办事儿的时候,她都是上兰丫家躲着,等完事儿了再回去,多年来一直是这样,已经形成习惯了。

    可这次她走到沈若兰家门口儿时,忽然想起两人已经不像从前那么好了,兰丫那个死丫头不知是咋了,突然就跟她翻脸,再也不搭理她了,她上赶子溜须她好几回都没好使。

    更可恨的是上回翠翘打她,当时那死兰丫就坐在车上,却跟没事儿人似的看她的热闹,一点儿都没帮她,从那以后,她就没再来找过她,俩人就算是彻底闹掰了。

    现在三更半夜的,她要是去敲门,死兰丫肯定不能给她开,还得些不好听苞米瓤子话怼她,想想,还是算了,就别去找那晦气去了!

    想着,她转身,又往自己家走去。

    准备先在院子里蹲一会儿,等她娘跟大春叔把事儿办完了在进屋去。

    刚走了几步,忽然看见远处走来两个人,昏暗的月光下,看不清来人是谁,只能看出这两个人一高一矮,走的不疾不徐的。

    胡美娇赶紧一猫腰,躲在了沈若兰家的柴火垛后面,唯恐三更半夜的遇到坏人。

    脚步声近了,传来了兰丫和一个男人的话声。

    “张大哥,今儿多亏你买的烧鹅了,不然我就失信于黑子了!”

    “呵呵,没啥,只是烧鹅被黑子吃了,你没啥吃了,等我下回进城一定再给你买一只回来。”

    “不用了,你赚钱也不容易,别在我身上浪费了吧。”

    “没事儿,不值几个钱的,给你分钱你又不要,这点儿东西要是都不收的话,我这心里头更过意不去了。噢,你到家了,快进去吧,这些点心拿好了,喜欢吃哪样记住了,下回我再买给你…。”

    柴火垛后,听得清清楚楚的胡美娇,暗暗的呸了一口:“**!”

    哼,怪不得她不跟自己玩儿了,原来是找着有钱的野男人了,听听,这又是烤鹅又是点心的,给钱还不要,这得捞了多少油水哇?

    她娘现在一共有两三个姘头呢,可家里也没吃上烤鹅点心啊,能偶尔吃顿馒头都算是好的了,她兰丫凭啥过这么滋润啊?就她长那副尖嘴猴腮的德性,性子也不讨喜,能有个男人要她就不错了,凭啥让她遇到大把花钱的冤大头啊?

    对,一定是这个男人没见过啥世面?碰着个女人就当宝了,不然也不会这么惯着死兰丫,不行,她得看看这男人是谁,回头告诉她娘去,这样的大肥羊可不能让死兰丫给霸了去!

    刚伸出头,就看见沈兰丫一把拉住那个高大的男人,嗔道:“都到家门口儿了,就进来歇歇吧,死冷寒天的走了好几里地,进来坐会儿,喝点儿热乎水儿,一会儿再走。”

    “行,那麻烦沈姑娘了。”

    男人顺从的跟她进了院儿,俩人笑笑的进屋去了。

    胡美娇也跟着蹑手蹑脚的进了院子,悄悄的蹲在了窗户根儿下,想听听里面的男人到底是谁。

    刚蹲下身,忽觉一阵冷风从背后袭来,胡美娇一惊,猛的回头,却没等回过去时,颈间蓦地挨了一掌,她双眼一翻,连哼都没来得及哼上一声,就昏过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