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章 烤鹅和点心
    看看伤感的差不多了,她才收拾起情绪,开始教红棉姑娘唱歌。

    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

    懒起画峨眉,弄妆梳洗迟。

    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

    新帖绣罗襦,双双金鹧鸪——

    一曲《菩萨蛮》,轻柔婉转,脉脉含情,把女子起床梳洗时的慵懒姿态,以及妆成后的情态演绎的淋漓尽致,沈若兰也把安鸟唱这首歌时的表情动作模仿的淋漓尽致。

    红棉姑娘非常满意,学成后,不仅毫不犹豫的交了五两银子的束脩,还提出要派马车送沈若兰回去。

    沈若兰客气的拒绝了,她不想跟红棉牵连太多,自古妓院和赌场都是多是非的地方,要不是迫于生计,她才不会来这里赚钱呢,更不想跟这里的人有过多的瓜葛!

    沈若兰走后,红棉疾步走到屋子的屏风后面,对后面罗汉榻上的黑衣男子福下身去。

    “爷,您都听到了吧,奴家已经按您的吩咐问她了,也要送她回去,只是她不肯,奴家也无可奈何……”

    “哼!没用的东西!”

    男人冷哼一声,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红棉被斥,吓得福着身子拘在那里,不敢起身也不敢吭气,直到那个男人起身,一步一步走过来,高大的身影将她笼罩住,她才怯怯的抬起头,惊恐的看着男人,紧张的都快不能呼吸了。

    “记住,今天的事儿不准对任何人提起,否则……”

    男人眯了眯眼,眸中寒气乍现,骇人心魄,唬得红棉肝儿都颤了。仿佛看到三天前,这男人刚出现在她眼前时,抬手扭断她一个老相好的脖子时的样子。

    那个大活人被他捏死后,用一瓶药水给化成了水,从此杳无踪迹。

    好在那人是南方来的客商,在此无根无萍,不然,她指不定得惹出多大麻烦呢!

    “是……是,是,奴家一定管住嘴巴,绝不跟任何人提起,爷请放心吧……”

    她哆嗦着表态,心中暗暗发誓,往后再也不见那个劳什子的沈姑娘了,就算她能教她唱出天下最好听的曲儿也不行,那个贱人,定是得罪哪个了不起的大人物,被人给盯上了,她可不想因为几首曲子,跟她扯上关系,被她给牵连了!

    “算你识相!”

    男人轻哂一声,没再过多逗留,一闪身不见了,只在刚才的座椅上留下了一锭大银,寒光闪闪的,跟刀刃一个颜色。

    人一走,红棉捂着胸口颓然倒地,浑身的力气像被抽光了似的。

    这两天可把她给吓坏了,那个不笑不话还在她眼皮子底下杀人的男人,要是他再在她屋里呆两天,她就算没被吓死,也肯定吓疯了……

    沈若兰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盯上了,离开醉花阴后,直接去了铁匠铺儿,之前跟人家约好了今儿来取牙签弩和火锅,顺便把剩下的一两半银子交了。

    可是,到了铁匠铺后,老铁将并不在,接待他的年轻铁匠,他师傅病了,她定的那两件东西得过几天能打出来,要是她能再等几天,剩下的一两半银子就不要了,如果她不能等,就把她之前预付的银子还给他,再多给她三百文,算是赔偿她的。

    沈若兰毫不犹豫的选择前者,那两件东西她又不急着用,就算是急着用,现在去别家定做也得等几天,还不如就在这等了,还能省下一半的银子呢!

    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省下一两半银子,沈若兰格外高兴,本想在街上大肆采购一番,买点儿家里缺的东西,可是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她怕别人等她,也不想看赶车的那张酸脸,就收起那份儿买买买的心思,快步回泗水街去了。

    赶回去时,车上只有张二勇一个人回来了,其余的几个都没回来呢。

    “沈姑娘,你回来了!”看到沈若兰安然回来,张二勇高兴地咧开了嘴角。

    他的身边,多了一个崭新的砂锅和几个油纸包,其中一个油纸包上的油渍都浸出来了,也不知里面包的是什么好吃的。

    “这个锅是给我买的吧?”上车后,沈若兰在他铺好的羊皮垫子上坐了下来,随手拿起了那口砂锅。

    “是!”

    张二勇答应了一声,又把那几个油纸包也推到她面前,“这些也都是给你买的。”

    “给我买的?”沈若兰一愣,“啥呀?”

    “是烧鹅和点心,我怕你还没吃晌午饭,就买了这些预备着,你要是还没吃就先吃点儿垫补垫补吧,省得饿。”他低声道。

    烧鹅!

    点心!

    沈若兰的眼睛亮了!

    她中午确实还没吃饭,这会儿肚子正闹饥荒呢,想不到这傻子竟然给她买吃的了,还真是贴心呢!

    “呵呵,那我就不客气喽。”

    她摘下手捂子,快速的解开了那个带着油渍的油纸包儿,里面露出一只金灿灿、油汪汪的烧鹅来,还温乎着呢,应该是刚烤出来的。

    “唔……好香啊!”

    沈若兰凑过去。闭着眼睛深吸了一口气,睁眼时,见张二勇正定定的看着她呢。

    “来,别光瞅我,你也吃啊。”沈若兰笑眯眯的招呼。

    张二勇偷窥被抓,脸上一红,急忙把眼睛瞥到了一边去,“我,我吃完了,这些都是给你买的。”

    他没有谎,确实已经吃完了,今儿一下子赚了那老些钱,他心里高兴,为了奖励自己,一下子买了四个二和面的大馒头吃了。

    二合面的大馒头,比白面馒头便宜,一文钱就能买两个,虽不如纯白面的馒头好吃,但对他来已经很奢侈了,比他平日在家里吃的糙米窝窝头和野菜粥好吃多了。

    至于烤鹅和绿豆糕等金贵的东西,他可舍不得吃,一个糙汉子吃那些金贵的玩意儿干啥?都白瞎了,还不如留给她吃呢。

    她那么好,心地善良,聪明能干,吃这些好东西正合适!

    沈若兰听他吃完了,不疑有他,毫不客气的撕下一个大腿儿,大口大口的吃起来。

    唔,好吃,肥而不腻,香酥可口,一吃就知道是在大酒楼买的。

    张二勇看她吃得急,怕她腻住,又把另外几个油纸包打开,里面分别装着,枣糕,桂花糕,绿豆糕等精致的点心,都不是便宜的。

    “来,吃块儿点心解解腻。”

    他怕她嫌他脏,没敢用手直接拿,而是托着油纸,把几样点心递到她面前。

    沈若兰没跟他客气,随手抓起一块枣糕,一口鹅腿儿,一口枣糕的吃起来,吃得油嘴马哈的。

    张二勇看她吃得香,心里高兴极了,简直比吃到自己嘴里都开心!

    愉快的干掉了两个大腿儿和几块糕点后,那几个乘客也陆续的回来了,栓子看看人齐了,就越上车辕,一甩鞭子,赶着马往回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