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章 打水
    喝完水,沈若兰把张二勇带进了厨房里,开始教张二勇怎么做五香花生米。

    其实,五香花生米的做法很简单,就是先把花生米先泡一下,在倒进锅里煮就行了,跑的时候要在水里放入花椒、八角和盐,这些她一早上就做好了,这会儿直接煮就可以了。

    煮的时候,她让张二勇烧火,好让他了解煮花生米的火候。火候的掌控很关键,大了了都不行,要一直用恒温的火煮,花生米的滋味儿才会均匀。

    煮好后,要把花生留在锅里里继续泡上半个时左右,再捞出来控干水后,放进干锅里慢火儿烘干。

    烘干的过程是整个做五香花生米的过程中最难的一项了,因为烘烤是最耗费体力的活儿了,一大锅的花生,足足有十斤重,得拿着铲子不停的翻动它们,稍有不慎就把底下的给炒糊了,加上锅边儿的温度高,这又热又累的活儿,体力不好的人还真干不动呢!

    好在张二勇的体能好,整个过程,都是沈若兰指挥,他实际操作的。

    他高高的挽起袖子,露出麦色健康的臂肌,侧脸线条刚硬,浓眉如锋,目光专注,鼻梁挺直,紧抿成一条直线的唇以及那一颗颗顺着额头滚落到脸颊的汗珠子,在烛光下泛着晶莹的光芒。

    都认真干活儿的男人最有魅力,这话当真不假!

    沈若兰看着他,竟有几分看呆了。

    这颜值,真的没的了!“沈姑娘,烘干了,你尝尝这样行不行。”张二勇用铲子铲了几颗花生米,心翼翼地端倒沈若兰的面前。

    “沈姑娘?沈姑娘?”

    瞅见丫头正目光直勾勾的盯着自个儿的脸,不由得愣住了,随后脸渐渐的变红,深色也不自然起来,眼睛都不知该看哪好了。

    这时,沈若兰回过神来,嘿嘿一笑:“哦,不好意思,刚才想点儿事儿有点儿走神儿了,来,我尝尝你的手艺。”

    她顺手拈起一颗花生豆儿丢进嘴里,咀嚼一会儿后咽进了肚子。

    张二勇紧张的盯着她,连不好意思都给忘了,见她把花生咽肚子里去了,忙问:“沈姑娘,咋样啊?行不行?”沈若兰没话,又拈起一颗,嘎嘣嘎嘣的吃起来,一颗接一颗的,只管吃不话,可把张二勇给急坏了。

    “沈姑娘?到底行不行啊?要不,我再炒会儿?”

    看他急得不行了,沈若岚才不疾不徐的开口:“不用了,我是在想,你明天得炒出多少才够卖。”“沈姑娘,你的意思是……是,我成了?”张二勇一喜,话都有点结巴了。

    “没错,你做的很好,回去后尽量多做点儿吧,保证你能赚上一大票!”她肯定道。

    学艺成功了,张二勇十分高兴,欢天喜地的走了,把人打发走后,沈若兰赶紧拴好门,吹灯睡觉,这么晚了,可把她困死了。

    ……

    第二天,大堂哥没有像往常那样来给她挑水,想必是昨天家里出了事儿,他没心思来给她干活儿了。

    没办法,沈若兰只好自己拎着水桶去井边儿打水。

    路过大爷家的时候,隐隐约约的听到屋里有沙哑的哭声和抱怨声,声音太哑,听不清是大娘的还是沈若梅的,反正哭得挺惨的,跟死了娘似的。

    沈若兰驻足听了半天,也没听出个子午卯酉来,因为怕被人瞧见传到大娘耳朵里,她没敢多做停留,听了一会儿后就一溜儿跑儿的往井边儿去了。

    靠山屯儿只有这一口井,是全屯子人凑钱打出来的,屯几百口人吃水洗衣都得在这儿汲水,所以井边儿总有人,特别是早上,每次来打水都得排队。

    沈若兰来到井边儿时,这儿只排了两个人,一个是谢大娘夫家的侄儿沈大春,一个是瘦得跟她有一拼的瘦丫。

    沈大春今年二十五了,是个鳏夫,六年前他老婆生产时一尸两命,从那以后他就总是黑着脸,一副谁都欠了他八百吊的样子,不过自从跟尤氏好上后,人比从前随和多了,虽然还是不爱吱声,但至少见了熟儿人儿有个话儿了。

    只是,这个熟儿人儿指的是在屯子里有点儿身份地位的人,像沈若兰这样的破落户和瘦丫这样的可怜儿,他是不屑理会的,打完水后,连看都没看这俩瘦丫头一眼,就担起扁担稳稳当当的朝村西头去了。

    沈大春家的房子并不在西边儿,倒是尤氏和胡美娇母女俩在村西,一看就知道他是给谁担的水了。

    沈若兰耸耸肩膀,好吧,她被无视了,不过无所谓,对她而言,沈大春就是一个认识的陌生人,他理不理她,跟不跟她话,对她来一点都不重要。

    轮到瘦丫打水了,沈若兰特意往后站了站。她跟瘦丫虽然再一个屯子住着,但俩人之间并不熟悉,统共也没过几句话,瘦丫给她留下的最深刻的印象,就是那一截大冬天还露在外面的紫黑色的脚脖子,还有那一脑袋爬进爬出的虱子,看得沈若兰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咯吱——咯吱——”

    瘦丫背对着她,一下一下的摇着辘轳把,没多大会儿就把溜边溜沿儿的一柳罐水打了出来,倒进了自家的水桶里。

    沈若兰本以为她会拎着这半桶水回去,没想到她又把柳罐放回井里,继续打水!

    水被打上来了,还是溜边溜沿的一柳罐,两柳罐水倒进桶里,把水桶都填满了,而瘦丫竟毫不费力地提起水桶,步履轻松的朝家里走去。

    看得沈若兰眼珠子都要脱眶了。

    哎妈呀,这桶加上水咋也有六七十斤重吧,那个瘦丫咋就能毫不费劲儿的拎起来了呢?她的体型比自己还瘦一圈儿呢,她打哪来的这么大的力气?

    这不科学啊!

    她也试着打了一柳罐水,想像瘦丫那样好不费劲儿得摇上来,但是柳罐斗子刚离开水面,失去水的浮力后就再也摇不动了,轳辘把像锈死了似的,咋摇都摇不动,她费了吃奶的力气也没打上来。

    没办法,只好等下一个打水的人来后,让人家先打,等人家打完后,她再重新把柳罐放进井里,这回约莫着只打了半柳罐就摇轳辘把了。

    她只能拎动半柳罐斗子的水,还是在她锻炼了这么久,体力增强之后得结果,这体能,跟瘦丫根本没法比!

    这个发现让她十分沮丧,差点儿对自己失去信心,不过等她打完水,站在水缸前看到现在的自己时,心情总算好点儿了。

    现在得她依旧是黄黄瘦瘦,干干巴巴的,但是比刚来时好多了,虽然脸蛋儿还是黄黄的,但已不再是那种不健康的蜡黄,而是普通的黄,而且人看起来也比从前胖了不少,尽管还很瘦,但至少看起来不吓人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