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章 十两银子
    一看沈老大两口子怯了,老崔婆子好生得意,叉起水桶腰,一副咄咄逼人的架势:“别扯那没用的里根楞儿,要么赶紧把我那五两银子同这七年的利息都还给我们,对,还有我们家这些年年节孝敬你们家的礼物钱,统统给我们退回来,要么,咱们就衙门见,让县太爷给咱们评评理,还没人的了呢?”

    ……

    最后,在老张头和老崔婆子的强势威逼下,沈大爷和沈大娘不得不妥协,答应给他们退回五两银子的聘礼,并将五两银子这七年的的利息和七年年节孝敬他们老沈家的礼物钱,统统退还,加起来总共是十两银子!

    沈大娘口挪肚攒的攒了半辈子,除去之前给沈福存娶媳妇花销的,现在手里通共就一两多的积蓄,这下子都得拿出去不算,还得倒搭八两多,她又气又急又心痛,没等老张头也老崔婆子走远,就放声大哭起来……

    沈若兰又听到了久违的哭声,而且这次哭的还不止是沈若梅一人,主力好像是大娘似的,娘俩一边哭还一边骂老张家不是人,至于老张家怎么不是人的,她没听清,也没兴趣知道。

    有了这闹心的哭声,肯定没法学习了,她把之前穿得那件渔网似的旧棉袄和旧棉裤都找了出来,挑开线头儿拆巴了,准备做一副棉手套,一顶棉帽子和一条棉围脖。

    后天就要去县城了,这大冷的天儿,坐着没棚子的马车,从桃花村走到农安县城,还不得把她给冻嗝屁了啊,她可不想受那份儿洋罪,干脆做个厚厚实实的棉帽子棉围脖,不管好看赖看,起码不冷。

    干就干,她拿着剪刀针线,又是剪又是缝的,连带着絮棉花,一直做到天黑掌灯时分,才做完。

    帽子做的是中国七八十年代北方人冬天时常戴的雷锋帽,有俩大棉耳朵捂着脸的那种,热的时候可以把俩只大面耳朵系到头顶,冷了时可以把棉耳朵放下来捂脸,虽然很不好看,但保暖效果还是很不错滴。

    围脖就是普通的大棉围脖,缝的跟个加长版的面袋子似的,只是比面袋子窄了三分之二,絮得厚厚的,难看的要死,不过保暖效果肯定是杠杠滴。

    棉手套就是只有一个大拇哥,四根手指头都被一个椭圆形包起来的手闷子,又称手捂子,怕冻手,她特意在里面絮了很多棉花,许得鼓囊囊、圆滚滚的,跟俩猪崽子似的。

    虽然几样东西看起来都挺辣眼睛的,但起码后天进城就不会挨冻了,而且这是她第一次做针线,能做到这样她已经很满意了。

    做完活儿,沈若兰把几样东都西收了起来,哼着曲儿去厨房做饭了。

    南院儿,沈大娘和沈若梅足足哭骂了一个多时辰,最后不知是嗓子哭哑了还是哭累了,终于消停了,沈若兰舒了口气,艾玛,听了一下午得噪音,耳根子总算是清静了,饭也能好好的吃了。

    安静的吃过晚饭,她正准备学一会儿习,把今天下午耽误得功课补上,忽然听到门外传来一阵‘笃笃笃’的敲门声。

    沈若兰吓了一跳,她家很少有人来,更是从来没人在这么晚的时候来过,她快速得收起书本笔墨,随手捞起身边儿预备着的防身棍子,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口儿,低喝一声:“谁?”

    “沈姑娘,是我,张二勇,你睡了没?”

    外面,张二勇一身寒气,风尘仆仆的站在月光下,身后还背着个大包袱。

    沈若兰一愣:“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

    张二勇低声道:“我想过来跟你学学咋做五香花生米,今儿学会了,明儿回家多做点儿,后儿跟你一起去县城卖,不知沈姑娘现在方不方便?”

    方便,咋不方便呢?

    沈若兰巴不得他能一起去呢,上次遇到那个坏人害得她差点丧命,到现在她心里还有阴影呢,这回能有个熟人跟她一起去,她求之不得呢!

    “哗啦——”

    门开了,沈若兰站在门里,调侃着笑道:“这把你能的,一天来回跑两趟,看来这腿是真没啥事儿了!”

    张二勇抓了抓脑袋,不知沈若兰是真在跟他开玩笑,还是在怪他走路多,不知爱惜自己,踌躇了一下,:“我这腿两天前就结痂了,也消肿了,不信一会儿给你看看。”沈若兰翻了个白眼儿,三更半夜的,谁要看他的大腿啊?容易让人误会的好不好?

    “好赖你自己知道就成了,我有啥不信的?”

    她把门敞开了些,让他进来。

    张二勇跺了跺脚上得雪沫子,跟着她进了屋,屋暖烘烘的,还带着一股淡淡得皂粉得清香,他一进去,就感受到了一股热气扑面而来,把他身上的寒气都给驱散了不少。

    “你先坐下歇歇,我去厨房给你烧点儿热乎水儿,暖暖身子。”沈若兰把烛台放在炕桌儿上,示意他在炕沿儿上坐一会儿。

    张二勇忙:“沈姑娘,别忙活了,你就直接教我吧,我早点儿学会了,你也好能早点儿休息……”

    本来这么晚了跑人家学艺,他就够不好意思的了,哪还好意思劳碌人家给他烧水啊?

    只是,没等他完,沈若兰已经径自进了厨房,根本没接他的话茬。

    接着,厨房里传出了舀水、刷锅和折苞米杆子的声音,张二勇自知劝阻无效,就乖乖的闭了嘴,规规矩矩的坐到炕沿边儿歇着去了。

    不大会儿,沈若兰端着一碗冒着热气儿的水走出来,递到了他面前:“给,走那么远的路,一定冻坏了吧,喝点热水儿驱驱寒气。”

    张二勇接过水碗,感激的瞥了她一眼:“多谢沈姑娘了。”

    沈若兰微微一笑,坐在了他对面儿的炕沿上,“别客气,这不值什么的,要谢的话我还要谢谢你呢,谢谢你的野兔和野鸡,我吃了,可香了!”“呃……你要是喜欢,我就常给你打来吃。”看着烛光中笑意妍妍的少女,张二勇不知为啥脸红了,结结巴巴的了那么一句。忽然,他又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忙解下身上的包袱,递到了沈若兰的面前:“这个给你,昨晚上走的匆忙,忘了把这个给你拿上了,这些都是我在山里采的,你留着吃吧。”

    沈若兰接过包袱,解开看时,里面是一串儿穿好了的干磨菇,一包干木耳和一包松籽儿,都是她喜欢吃的。蘑菇留着炖肉,木耳凉拌和清炒都好吃,至于松籽儿,做成五香松子儿或像炒瓜子那么炒熟了吃,都不错。

    “哈哈,太好了,竟都是我喜欢的,那我就不跟你客气了!”

    “不用客气,你要是喜欢,我就常送来给你吃……”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