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章 威胁
    不管咋不想张嘴,话还是得的,沈大爷红着老脸,吭哧了半天,才吞吞吐吐的:“我这几天正遥哪颠倒钱呢,等颠倒够了,我就把那五两银子给你们送回去……”

    “啥?你这话是啥意思?”老张头和崔张氏异口同声的叫起来。

    沈德宝自知理亏,在人家的怒视下,一颗脑袋都快耷拉到裤裆里了,嚅嗫着:“这俩孩子……不合适,要不,咱们就别把他俩硬往一块堆儿凑了……”

    这话的,他自己都听不下去了,想当初他上杆子把闺女许给人家时,一个劲儿地俩孩子是多么多么的般配,结成夫妻将来会多么多么的幸福,可现在……哎,啪啪打脸啊!

    那边儿,没等老张头话,崔张氏已经炸开了:“好哇,好你个嫌贫爱富,见利忘义的沈老大,啥合适不合适的?分明是你看我们家不行了,就想悔婚赖账了,当初时你上赶子把你闺女许给我们家的,现在又想悔婚,还竟可你**子灌铅了呢,你当我们老张家是猴儿吗?由着你耍?我告诉你沈老大,你别做梦了,今儿你要是不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答复,我今儿个就不走啦!”

    完,将脚上的鞋子‘啪啪’两声甩在地上,直接爬到炕里头,‘咣当’往炕上一躺,一副要放赖的架势。

    沈大娘一看这架势,肯定是得她上了,总不能让她老爷们去和这个死刁婆周旋吧,万一这不要脸得玩意儿喊出‘非礼、强奸’的话,他们家的脸可就真不用要了。

    沈大娘挪了挪身子,凑到崔张氏跟前儿,陪着笑脸儿对崔张氏道:“嫂子,你这是干啥?咱们这不是商量呢吗?有啥话咱们好好呗,你这样咱们也不好往下了啊?”

    “?还个屁呀?你们这一家子丧良心的都要跟我们家退亲了,还有啥好的呀?”

    崔张氏兜头‘呸’了沈大娘一脸,尤不解气,扯开嗓子哭起来:“哎呀,我的命咋这么苦啊,家败落了,还摊上你们这么一家子王八犊子人家,想当初拿了我们家那老些聘礼银子,现在又当我们当猴儿耍,这是要喝我们的血,吃我们的肉啊……”

    她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的,边哭边数落着老沈家如何如何的不是人,如何如何的对不起他们老张家。

    沈大娘的脸黑了,崔张氏这么又哭又嚎的一通喊,半拉屯子的人都能听到了,他们家的脸算是彻底丢尽了。她拉着脸,不高兴的:“嫂子,你这是的啥话呀?不就是俩孩子不合适退个婚吗?咋就吃你们家的肉,喝你们家的血了?你这血呼大劲儿了吧?”

    “血呼?你还敢我血呼?”

    崔张氏一下从炕上坐起来,立立着眼睛叫道:“当初我们家给你们五两银子的聘礼钱吧,这都是七八年前的事儿了,你给我好好算算,五两银子七八年能出多少利息?三年前我们家着火欠一**子饥荒时,连高利贷都去借了,也没打这五两银子的主意,现在你们给我们退婚,你们对得起我们家这些年拿出去的利息钱吗?现在你们想退婚,也罢,强扭的瓜不甜,要退婚我们也不扒着你们了,任你们家闺女捡高枝儿飞去,但我们家给你们那五两银子得连本儿带利的给我们退回来,少一文都不行,要是你们敢少给我一文,我就,我就——”

    她遥哪撒么了一下,也没找到啥趁手的东西,干脆又咣当往炕上一躺,“我就死在你们家!”

    这架势,典型的村妇式撒泼,让人难以招架啊!

    沈大娘连那五两银子都不愿意还呢,更别连本带利的五两了,一听要她还这么多银子,沈大娘拉下脸来,阴阳怪气的:“嫂子,我活这么大岁数了,还没听过谁家退聘礼还得给利息呢,今儿嫂子可是让我长了见识了,我也知道,嫂子家现在是一**子饥荒,但总不能因为你们家一**子饥荒就逮住谁咬谁一口吧?我们家也是土里刨食儿的,没啥钱,嫂子要是想指着这条道儿发财,还是找家有钱的人家吧。”

    “弟妹的意思,是我们老张家活不起了,跑你们老沈家放赖了呗?”

    一直冷眼旁观的老张头忽然发了话,脸上的表情也凉飕飕的,显然是被沈大娘的话给激怒了。

    沈大娘轻哼一声:“我不是那意思,就是你家嫂子的要求太过分了,话赶话赶到那儿了。”

    “你认为我们家要求过分?”老张头定定地看着沈大娘,无形中迸发出气势很让人害怕。

    毕竟是见过点儿世面的人,想吓唬吓唬沈大娘这种没见过世面的农村妇女还是很容易的。

    沈大娘果然被他的眼神震慑的有几分害怕了,她撇开眼睛,不敢再往老张头儿那边儿看了,嘴上却没服气,嘟囔:“咋不过分?活这么大岁数还没听谁家退婚还得要给利息的呢!”

    “那好,既然弟妹这么了,那咱们就不用往下唠了,我去找个理的地方把咱们的事儿好好的的去。”老张头站了起来,对躺在炕上的崔张氏道:“起来,别嚎桑了,趁着天还早,咱们这就去县衙。”

    去县衙!

    这句话把沈德宝夫妇吓了凌凌一大跳,他们想去县衙,这是要去县衙告他们吗?

    夫妻俩都慌了,他们这辈子都是规规矩矩、本本分分庄稼人,连县衙的大门从哪边开都不知道呢?哪敢去县衙啊?别是县衙,就是镇衙门他们有没去过啊,他俩这辈子见过的最大的官,就是这几个村的里正了,里正老爷的官威都能把他们震得服服帖帖的,那县太爷得啥样?县太爷的官儿可是比里正大多了啊!

    慌乱之下,沈德宝一把拉住了老张头的胳膊,愧疚的脸上露出了惶恐地神色。

    “张大哥,别,别……”

    这事儿本来就是他们家理亏,就算告到县衙县太爷十有**会判定他们家输,最主要的是,既然惊动了县衙,那花销的银子可就不止五两和五两银子的利钱了,作为没理的一方,县衙里谁都能咔哧咔哧他,他穷,经不起咔哧啊!

    沈大娘也不敢来硬的了,憋了一会儿后,期期艾艾得对崔张氏:“嫂子,这多大个事儿啊,咱们自己在家商量不就成了吗?何必劳师动众得去县城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