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章 伤人啊
    秋萍嫂子一看那碗油汪汪的肉,到了嘴边儿的拒绝也不出来了,前两天儿子还哭着跟她要肉吃来着,都把她给心疼坏了,正琢磨着到镇上卖点苞米给儿子割块儿肉回来拉拉馋呢,可巧肉就送来了。

    她能拒绝吗?

    当然不能!

    要是她自己的话,她肯定不忍心吃这可怜的丫头的,但想想儿子那张脸儿,她又只好违心的收下了。

    “呵呵,兰丫,那嫂子就替你侄儿谢谢你了,快,上屋坐吧,外头冷,咱别站外头话啊!”

    沈若兰被秋萍嫂子拉进屋,谢大娘家不大,普通的三间房儿,两间的,一间大的,大的那间也兼做客厅和厨房了。

    屋子收拾的很干净,只是屋里散发着一阵药香,她知道,是柱子那孩子吃的药给熏的。

    柱子从打生出来就一直病病殃殃的,打会走路那天起就开始吃药,可是吃了两年了,总也不见好,把这一大家子人都愁坏了,全家都勒着肚子给他攒钱看病呢。

    “奶奶,娘,兰丫来了。”

    秋萍嫂子把沈若兰让进屋,朝着东间喊了一声。

    “呦,兰丫来了啊。”

    谢大娘从东屋走出来,手里还牵着柱子,柱子长的黄黄瘦瘦的,跟一根儿没发育好的豆芽儿似的,一看就是胎带的不足。

    翠翘和姑奶奶也紧跟着走出来,跟沈若兰打了招呼。

    “姑奶奶,大娘,我过来看看你们,这是我今儿在山上抓到的野鸡,带过来给你们尝尝鲜儿。”沈若兰把盆掀开,将那碗色香味儿俱全的野鸡肉放在了炕桌儿上。

    柱子一看到肉,那双本来暗淡的大眼睛一下子亮了,手儿伸进嘴里嘬呀嘬的,一看就是馋了。

    谢大娘跟媳妇一样,不忍心要沈若兰的东西,可又心疼孙子,只好埋怨:“你这孩子,好容易有点儿好东西,咋不自个儿留着吃呢,往这儿倒腾啥呀?这回你都送过来了,大娘也不好不收下,但往后可不兴这样了。”

    沈若兰笑道:“大娘快别我了,你看孩子馋的,含喇子都块淌出来了,赶紧给孩子挑块顺溜肉儿吃吧。”

    “哎呦,还真是欸?”

    大伙儿一看柱子那眼巴巴的模样,都笑起来。

    于是找碗筷儿的找碗筷儿,抱孩子上炕的抱孩子上炕,没人在客套埋怨了,沈若兰也在炕沿儿上也坐了下来,感受着这热闹温馨的家庭气氛。

    秋萍嫂子一溜跑的拿来一摞子碗,一把筷子,笑道:“难得有肉,来,大伙儿都吃点儿解解馋儿,翠翘,给——”她把一副碗筷儿递到翠翘面前。

    翠翘是客人,当然该先让她。

    翠翘可没接,笑着往边上一躲,:“统共就一碗肉,家里老的老,的的,我得多大个脸啊,能跟他们上桌子抢肉吃去。”

    谢大娘把一块儿鸡胸脯肉加到孙子碗里,道:“照你这么,我也是不老不的,罢了,那我也不吃了,就留给你奶奶和柱子吃吧。”

    姑奶奶笑呵呵的:“先可着柱子吃吧,他要是吃剩下了,就给我留两块儿,没剩下就拉倒。”

    “那哪行呢?您是老的,咋也不能有孩子吃没您的吃的,那样我们成啥人了?”秋萍嫂子把老太太扶到炕上坐下,径自往肉碗里给老太太挑顺溜肉。

    老太太嘎巴嘎巴嘴儿,有点儿为难的:“我老天拔地的,吃肉干啥?油腻腻的不消化,倒遭罪了,我寻思着要是柱子能吃剩的话,给大春儿送两块儿过去,那孩子见天跑镇上干活儿,累着呢,这死冷寒天的,别把身子累垮了……”

    都老儿子,大孙子,老太太的命根子,大春儿是老太太的大孙子,打就被老太太当眼珠子一样疼,这会子家里有肉,她吃不吃的不要紧,要是她大孙子吃不着,她心里指定不痛快!

    翠翘一听奶奶不惦记眼前的自己,倒还惦起不孝的孙子了,顿时来了气,道:“奶奶还惦记人家冷不冷,累不累呢?人家可不惦记你,赚的钱都拿去养那对儿狐狸精了,跑镇上干这么常时间的活儿了,可给您老人家花过一文?我昨儿可看见胡美娇那个狐狸精吃绿豆糕了,肯定是你大孙子讨好人家孝敬人家的,奶奶,他可给你也卖绿豆糕吃了?”

    “别胡,人家吃绿豆糕就一定是你大春哥买的?没准儿是人家自己花钱买的呢!”

    老太太生气的怼了一句,只是明显的底气不足,显然也是疑心那绿豆糕真是她大孙子买给人家的,一时间又是心疼又是伤心,脸色也一下子差了起来。

    翠翘撇撇嘴,“奶你还不信呢,不信你问问兰丫,她整天跟胡美娇在一起玩儿,肯定知道那绿豆糕是谁买的。”

    沈若兰一看战火引到她身上了,急忙摆手:“我不知道,我都好久不跟胡美娇在一起玩儿了。”

    “对着呢,我也好长时间没看见你跟胡美娇在一块堆儿玩了,咋了,这是闹掰了?”秋萍嫂子好奇地问。

    沈若兰摇摇头:“也不是闹掰了,就是觉得玩不到一处去,再,我家事儿也挺多的,没空跟她玩儿。”

    沈若兰的很含蓄,但谁都听得出来,沈若兰这是不打算跟胡美娇好了,只是没明而已。

    “不跟她一块堆儿玩儿就对了,她压根儿就不是真跟你好,就是看你虎,忽悠你白给她们娘俩干活儿呢。”翠翘气愤的来了一句。

    沈若兰被得嘴角直抽,这个翠翘,嘴也太不饶人了吧,就算她虎,也不用这么明白儿的出来呀,伤人啊!

    还是秋萍嫂子好,话比较含蓄:“嗯,不跟她在一起就对了,那娘俩都不是好人,总跟她们搁一块堆儿混,让人家出咱们啥闲话来就不值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