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章 收获颇丰
    有了美食做动力,沈福存的劳动热情格外的高涨起来,第二天一早,沈若兰刚起床,就发现大堂哥已经在热火朝天的工作了。

    沈若兰抽了抽嘴角,大堂哥这么积极,不会是打算早餐也在她这儿吃吧!

    不过,就算是他那么打算的也无所谓,她现在不差钱儿了,大堂哥多吃她一顿饭也吃不穷她,只要他积极点儿,能早点儿把羊圈修好就比啥都强了,省的两只羊天天窝儿吃窝儿拉的,要是在让它们在屋里再待几天,这屋子都该有膻味儿了。

    她舀了几碗大米,蒸了一锅松松软软的大米饭,又炒了个黄豆芽,用白糖凉拌了一个萝卜丝儿,收拾好后,才把沈福存喊回来。

    沈福存看到桌子上的大米饭,高兴的直咽吐沫,嘴上却:“兰丫,早上茬点粥儿对付着吃一口就行了,大米饭留着晌午晚上的吃吧。”

    沈若兰笑呵呵的:“那哪行呢?都早上吃好,中午吃饱,晚上吃少,就算是想对付,也是对付晚上那顿,早饭是万万不能对付的。”

    沈福存也不想对付,连连点头:“对,不能对付,绝不能对付,早饭一定得好好吃,吃好喽!”

    于是,秉承着‘好好吃,吃好喽’的原则,沈福存又甩开腮帮子美美的吃了一顿,吃饱后就心满意足、精力充沛的投入到工作中去了

    沈若兰也没歇着,刷过碗,收拾好屋子后,像昨天一样武装了一番,跑后山接着扣麻雀去了。

    今天她的运气很好,原本是用来扣麻雀的笸箩,居然让她扣到了一只野鸡,当时她刚刚收获几只麻雀,正蹲在树后面等下一波光临,谁成想一眼没看到,就有只羽毛鲜艳的野鸡溜溜达达的从雪地的那头过来了。

    然后没多大一会儿,就自己溜达到了筐底下。沈若兰看准时机,手里的绳子一拉,笸箩‘啪嚓’一声落地,一下子把那只野鸡也罩住了。

    野鸡吓了一跳,开始在笸箩地下连蹦带跳的挣扎,但没等它把笸箩撞开,沈若兰已经冲过来,把它给按住了。

    就这样,沈若兰轻而易举的抓住了一只三斤多沉的野鸡。

    她看了看身后的林子,没有经得起诱惑,顺着这只野鸡的脚印追踪过去。

    野鸡很少有独居的,通常都是一窝一窝的生存,这只能溜达到这里,估计它的窝也不能太远,她就深入林子往里看看,看看能不能逮到它们一窝子。

    还别,今天还真是沈若兰的幸运日。她顺着野鸡踩到雪地上的脚印,往里走了一百多米,还真的就找到了那只野鸡的窝。

    里面还有三只野鸡,听到沈若兰走过来的声音,慌张的想要把自己藏起来,到了嘴边儿的肉,沈若兰岂能让它们跑了,赶紧撒吖尥蹶子的追过去,把它们一只一只抓了起来。

    因为野鸡能放点血,所以没忍心弄死,只能把它们绑了,一手拎两只,兴冲冲的回家去了。

    呵呵,有肉了,这下子不用素着了,沈若兰得意的真想掐着腰大笑三声,表达一下她此刻的心情,但是考虑到安全问题,只好把那股子得瑟劲儿给憋下去了。

    ……

    回家后,她叫回后园子的沈福存帮忙杀鸡,沈福存一看到这四只野鸡,顿时对沈若兰崇拜得不要不要的,一叠声得问她怎么做到的,让她教教他。

    沈若兰也没藏着掖着,把抓野鸡的经过跟他了一遍。

    沈福存听后,摩立刻拳擦掌,跃跃欲试的,一个劲儿的赶明儿他也要去试试,一定也要像沈若兰似的抓几只回来拉拉馋儿。

    沈若兰听了,只是笑笑没什么。

    其实,扣到野鸡的几率跟兔子自己撞到树桩上的几率差不多,哪有那么多野鸡让他去扣啊?今儿也就是她撞了大运了,才让她给遇着一次,上辈子她在乡下时扣了十几年的麻雀,却一只野鸡都没扣着呢!

    看着大堂哥那副兴致勃勃的样子,沈若兰不忍心泼他的冷水,既然他想去,就让他去试试好了,不定真能扣到呢,就算是扣不到,也不搭啥不是?

    当天晚上,沈若兰用这四只野鸡的鸡血做了个血豆腐,还豪气的一下炖了两只野鸡,炖得油汪汪,香喷喷的,炖好后,她盛出两碗肉,一碗自己留着,另一碗用盆子扣住了,免得热乎气儿跑出去。

    她先上后园子叫回大堂哥,让他先吃,自己端着那个盆子出去了。

    这些年,好心的村民没少接济她,特别是谢大娘一家,接济她的次数最多,现在她难得有点儿能拿得出手儿的东西,自然得替愿主好好的谢谢人家了。

    谢大娘家离沈若兰家并不远,往南走过了大爷家就到了,谢大娘夫家也姓沈,跟沈若兰家同属一支,只是出了五服了,所以算起来还是亲戚呢。

    赶到谢大娘家时,谢大娘的儿媳妇秋萍嫂子正站在院子里喂鸡呢,看见沈若兰来了,秋萍嫂子笑呵呵的:“兰丫,你咋来了?有事儿啊?”

    沈若兰把手里的盆子往前送了送,:“我过来给柱子送点儿好吃的,对了,谢大娘和姑奶奶都在家么?”

    姑奶奶就是谢大娘的婆婆,跟谢大娘一家子住在一起,按辈分,沈若兰得叫那老太太一声姑奶奶的,姑奶奶今年已经七十多岁了,还手脚利落,耳不聋眼不花的,再这个家里当家当的硬着呢!

    柱子是秋萍嫂子的儿子,今年才三岁,是这一家子的宝贝疙瘩,她送的这碗肉,就算是给谢大娘和姑奶奶送的,最后俩人也指定是舍不得吃,一准儿得落在那子的嘴里,还不如现在就送个顺水人情,直接给孩子吃的得了。

    “哎呦,啥好吃的呀?你打哪弄来的?好容易有点儿吃的,自己留着吃得了。”秋萍嫂子好声好气的埋怨着,她对沈若兰的印象,还停留在那个总蹲在她家门口饿得掉眼泪儿的丫头上,所以打心眼儿离不忍心要她的东西,乍一听到她要给他们家送吃的,还把她吓了一跳呢!

    沈若兰嘿嘿一笑,掀开盆子晃了一下,怕凉了又赶紧盖上了:“是野鸡肉,我早上在山上扣着的,我家就我一个人儿,也吃不了这么多,就拿过来给孩子舔舔嘴儿!”

    ------题外话------

    pk结束啦,从今天开始恢复一更,木马——

    推荐好友,美娜的文

    她:性格开朗,敢爱敢恨,本是豪门千金,却被人千般算计,丢了万贯家财,成了无权无势的平民。

    他:不近女色,尊贵无比,毒舌,腹黑至极,盛京四大豪门之一宫家的继承人。

    她为了奶奶的遗愿,潜入宫家做了微不足道的佣人。

    他为了查出她的目的,让她留了下来

    某日:

    醉酒之后,她睡了一个优雅矜贵的男人。

    “吧,你想怎么负责!”

    “听不懂,你在什么!”

    “身上的痕迹告诉我,你睡了我!”

    “没有!”

    “想耍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