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章 盖羊圈【一更求收】
    沈若兰把羊圈的位置选在后园子的西北角,高度跟园墙一样高,这样正好西墙北墙都能被用上,只盖个东墙,再朝南修个圈门子就好了,等盖完了,在羊圈顶棚上堆点儿稻草柴火,这样从外边看,就跟个柴火垛似的,谁也看不出是个圈,也不用怕被人看到了。

    沈福存干活儿的时候,沈若兰也跑出来帮忙了,又是清理杂草,又是帮忙挖土的,虽然干不了多少,但毕竟人家是来给她干活儿的,她就算是不顶事儿,也得让人家看出她态度端正啊!

    可谁知道,她干的那点活儿沈福存根本看不上眼儿,瞅了几眼直接就把她撵回去了:“兰丫,这儿用不着你,你还是回屋去看看羊吧,万一拉了尿了的,也好及时收拾了!”

    沈若兰正愁自己干不动呢,听他这么一,就欣然同意了。

    回屋后,还真看见屋地上有一堆羊粑粑,黑乎乎的,还冒着热乎气儿呢,一看就是新鲜出炉的。

    沈若兰一阵恶心,赶紧把那堆东西给清理了。

    好在羊只吃草,拉出来的粑粑也没有臭味儿,就是有点儿膻,清理完了,她又从灶膛里扒出点儿灰来,垫在了刚才有粑粑的地方,免得膻味儿到处乱窜。

    忙完,沈若兰从炕梢的衣裳堆里,找出她娘当年留下的一件破衣裳,一条破裤子穿上,把她那身儿簇新的棉袄棉裤给挡起来了。又从柴火堆旁拿起一个笸箩,一把笤帚和一根短粗的木棍就走出了家门。

    到了外面,她把昨天替换下来的那条破棉裤从空间拿出来,裹在了脑袋上,没办法,家里穷啊,没有帽子戴,她又怕冷,只能用她的破棉裤将就将就了。

    “兰丫,你这是要干啥去啊?”

    正在和泥的沈福存,一抬头看见堂妹一身武装的往后山去了,忍不住抻着脖子喊起来。

    沈若兰回过头,咧嘴嘿嘿一笑:“不告诉你!”完,转身继续向山上走去。

    “你这丫头,快回来,山上有狼!”

    “知道,我不远走,就在跟前儿……”

    沈若兰顺着路一路向上,爬到山坡上时已经累得浑身是汗了,双手拄着膝盖喘了好一会儿,她这体格子有些受不了啊,再加上昨天刚下完大雪,地上的雪都把脚脖子给没了,让她走的更是十分吃力。

    好一会儿,她喘匀呼了气,赶紧的选地方,布置了起来。

    她要趁着刚下完大雪时候,看能不能多来扣几只麻雀。用筐扣麻雀这事她上辈子时候就干过,而且需要的工具简单,很适合她现在这种一清二白的人。

    起来,用笸箩扣麻雀这事,很多孩子时候都干过。最好就是在冬天,特别是大雪把所有地盖的严严实实的时候。方法很简单,只是每次的收获都不是很多,因为麻雀反应灵敏,一般情况下扣住四五只就不错了。况且,即便扣住了,从笸箩里取出来的困难也非常大,因为把笸箩掀起一个缝隙,麻雀就会从缝隙中跑掉。

    沈若兰完全是上辈子从时候实践中积累出的经验。

    想当年她第一次扣麻雀的时候,在雪地里蹲了三个时,米被飞来的麻雀吃了不少,她却一只麻雀都没逮到,后来慢慢从一次次失败中摸索出经验来,每次扣麻雀都有收获,到现在,都快成半个扣麻雀专家了。

    如今家里正好没肉吃了,她能就这么干挺着素着吗?就算她不搀,她的体格子也不允许她这么多天不吃肉啊!

    何况,家里还来了客人,又是帮她干活儿的,咋也得给人家做顿像样的吧!

    她扫出块空地,拿出点米撒在了空地上,然后把拿来的笸箩放到了上面,用一根木棍把它支起来,木棍的底端拴上一条细绳。

    为了防止麻雀发现,她特意拿的白色线,放到雪地里要是不仔细看真看不出来。她把线顺了顺,手里拽着绳子,她走到旁边一棵大树后面蹲了下来。

    耐心的等了一会儿,就有几只麻雀叽叽喳喳的飞了过来,有眼尖的发现了地上的米,然后几只麻雀就都落到了雪地上。

    麻雀还是比较聪明的鸟类,它看到好吃的也没有冒冒失失的行动,而是慢慢地向箩筐靠近,当它长时间观察确定周围没有危险的时候,便一点一点地挪到了筐底下。

    这就是一场耐心的比拼。

    沈若兰蹲到树后,一动不动,眼睛紧盯着地上的麻雀,等几只麻雀进入到埋伏范围,低头对准米猛啄猛吃的时候,她手里快狠准的拉动绳子!

    啪唧!

    哦耶!

    其他的麻雀因为筐的突然倒下吓得没命逃窜,筐里那几只贪嘴的也扑棱着要跑。

    沈若兰能放过它们吗?那肯定是不能了。

    她刚才数了,筐底下应该被她扣到七只。

    她快步走过去,把自己头上的棉裤解了下来,沿笸箩的下沿围住,边轻轻抬起笸箩,边把破棉裤往抬起的缝隙上堵,特别是把伸进筐的胳膊周围捂严实了。

    然后心的一只只把里面的麻雀抓了出来,也不用绑,直接抓住很残忍的把脖子一扭,然后把尸体往空间里一扔就完事了,一共七只,一只也没跑了。

    接着,她把凶案现场还原了回去,人则继续蹲到树后面等下一波。

    只是这次要等的时间就要比先前长了。因为逃走的那些麻雀是不会再上当的,所以她只能等下一波。

    好在她的穿的棉袄棉裤够暖和,不然就这么木头桩子似的往这儿一蹲,一呆就是一两个时,冻也把她给冻死了!

    到晌午了,她清点了一下自己一上午的收获,嗯,还行,一共扣了十六只麻雀,虽然不多,但也差不多够凑成一盘菜儿的了。

    看看时候也不早了,她赶紧收工回去给大堂哥做饭去了。

    到了家,先是烧一锅的热水,等水烧开了,从空间里把麻雀都拿出来,一只只放到热水里烫一会儿,然后马上拎出来开始快手快脚的拔毛。

    她这样就是借鉴于上辈子收拾鸡的方法,觉得都是带毛的应该差不多。

    把毛都拔净了之后,在尾巴处开一个口,挤干净内脏,然后把头斩掉,麻雀实在太了,杀完了后都没鸡仔大,基本上一口就能吃一个,光这十几只麻雀也不够啊,她只好又削了三个土豆,这样,麻雀炖土豆,也算是个肉菜了。

    再凉拌一个白菜丝儿,淋上香油芝麻辣椒油,焖一锅金灿灿的米饭,算是齐活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