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章
    张二勇站在门口儿踌躇了一会儿,:“你自己进去吧,我就不进去了,黑灯瞎火的,让人看见我进你家会被闲话的。”

    沈若兰抽了抽嘴角,想不到他一个大男人竟还这样婆婆妈妈的,之前在野外遇到他时,他也怕被人看到他俩私会闲话,这会子又这么,看来对他的名誉是极其看重了。

    既然这样,她也不好在勉强人家了,要不万一被人看到了,人家的名声不就得因为她受损了吗?

    沈若兰从怀里(空间里)拿出一块儿碎银子递给他,:“既然张大哥这么,那我就不留你了,免得张大哥的名受损声,不过,今天多亏有张大哥在,不然我恐怕已经死在那个无赖的手下了,大恩不言谢,张大哥的这份恩情,我沈若兰记下了。”

    这话得挺敞亮的,但那句‘免得张大哥名声受损’委实是冤枉张二勇了,他从来都不在乎别人怎么他,他是替她着想才不肯进门的,也不知这丫头是咋想的,竟把他的一番好意给想歪歪了。

    他张了张嘴,最后却没有话,他性子木讷,不大会话,更不善于解释辩白,即便是被冤枉了,也不知道该如何为自己分辨。

    哎,算了,冤枉就冤枉吧,反正她已经安全到家了,他也就放心了。

    他如是想着,跟沈若兰道别后,就带着黑子离开了。

    沈若兰进了屋,在空间里拿出一支蜡烛点上了,拿一只碗倒扣过来,先滴几滴蜡油子在碗底儿伤,再把蜡烛往上一座,一个简易的烛台便做成了,跳动的烛光闪烁,一下子把屋儿照得亮堂堂的。

    她把那套全新的被褥拿了出来,仔细的铺在炕上,又把今儿新买的东西整理一下,该拿出来的都拿了出来,该收空间里的都收在空间里,之后就端着蜡去厨房,准备烧点水,洗洗睡下。

    厨房灶膛通着她那铺炕,平时烧火做饭时就能顺便把她的炕给烧热呼了。

    她坐在灶膛前得凳上,把一捆玉米杆子一根根得折断,塞进灶膛里点着了,瞅着火旺起来后,她起身到水缸那儿舀水,竟发现水缸居然是满的。

    这些天来,大堂哥每天早上都过来帮她挑水,今儿这缸里的水想必也是他挑的罢。

    想到那个不苟言笑,不善言辞的大堂哥,沈若兰的心情还挺复杂的,其实大堂哥人还蛮不错的,可惜摊上个坏心眼儿的老娘,要不是大娘想算计她,大堂哥能没有目的的帮她挑水的话,她得多感动啊!

    转念又一想,要是大娘没心思算计她,大概也不会让大堂哥天天帮她挑水吧!

    算了算了,还是不想了,赶紧烧点水洗洗睡吧!

    往锅里舀了几瓢水,盖上锅盖坐下来,往灶膛里继续添柴火,灶膛里的火噼里啪啦的跳动着,越烧越旺,把沈若兰一身的寒气也驱散了,她坐在灶膛前,一边儿烧火,一边儿回想着今天发生的那些事儿。

    去妓院卖唱儿,赚到五两银子,遭武艺高强的毛贼跟踪,回家时遇到谋财害命的无赖,最后,被张二勇背回家,这一桩桩一件件的,她这一天过得,真可谓是丰富多彩啊…。

    忽然,她想到了一个十分严峻的问题!

    她是被张二勇背回家的!

    今儿下大雪,道都让大雪给盖上了,张二勇背她回家,会不会在道上留下一串大脚印子呢?

    要是明早起来的时候,被村里人看见有男人的大脚印子从村外一直走到了她家,大家会怎么看她?

    虽然她不在意所谓的名声和别人的看法,但她现在的实力还不够强大,要是有人借此机会为难她,她根本没能力对应对啊?

    寻思了一会儿,越想越觉得这事儿严重,沈若兰快速起身,拔腿向门外走去。

    这会儿张二勇离开没多久,应该走不远的,趁着他没走多久,她要追上他,让他在村里多走几圈儿,把差不多的人家门口都留下他的大脚印儿。

    不是法不责众吗?要是家家户户门口儿都有那么两排大脚印子,她门口儿也有一排,那就不算啥大不了的事儿了!

    到了外面,雪早就停了,月亮明晃晃的挂在天上,跟个大圆盘似的,月亮底下,沈若兰果然看到一排清晰的大脚印子,长眼睛的就能看出那大脚印子是男人踩出来的。

    她赶紧加紧脚步,顺着脚印儿追了上去,快追到村口时,赫然在一户村民家的柴火垛下发现了他。

    此时,张二勇正低着头,一条裤腿儿挽起,认真的检查那条裸露在外的腿呢。

    沈若兰脑子一震,呼啦一下子想起来了,他的腿前几天受伤了,而且伤的还挺重的,可是她今儿光顾着害怕了,竟把他受伤的事儿给忘了。

    真该死啊!

    “汪……汪汪……”

    黑子机敏,很快就发现了她,立刻冲着她吠了起来。

    张二勇也抬起头,见沈若兰追来了,急忙放下裤腿儿站了起来:“沈姑娘,你咋来了?还有事儿吗?”

    沈若兰瞪着眼睛看了他一会儿,才不冷不热的:“跟我来。”

    完,转身就走。

    这个傻瓜,三更半夜的不赶着快点儿回家,反而坐到别人家柴火垛下看腿,可见他那条腿上的伤肯定是恶化了,不然他不会不顾严寒把裤腿挽起来检查。

    显然,上次她提醒他的那些话,没有被他采纳。

    她气冲冲的走了几步,听到后面没跟上来,就停下回头,没好气的:“喂,你一个大男人至于吗?我一个姑娘家都不怕被人闲话,你怕个啥?这腿你要是还想要的话就跟我来,不想要的话就请便吧。”

    这次,沈若兰真有点儿生气了。

    你这个人是不是傻?不听她劝也就罢了,自己腿疼还不知道吗?干嘛不早啊?干嘛还非得嘚嘚瑟瑟的逞强背她一道啊?要是他的腿真因为背她累的或者走一路冻的感染发炎了,她的心能过意的去吗?

    ------题外话------

    从十七号起每天两更,这几天每日一更。

    谢谢pokam123投了1票(5热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