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章 喊破喉咙也没用【一更求收】
    马车慢悠悠的走着,直到戌时末,才晃荡回桃花村,比往常足足晚了半个时辰之久。

    这个点儿,村里的人早就睡了,整个桃花村都笼罩在一片寂静的黑暗中,沈若兰一边观察着影影绰绰的村落,一边焦急的在心里打算着。

    这种天气,她要是回靠山屯的话,累不累先不,就是这漫山大雪的,天又黑,她又不大熟悉地形,能不能迷路,能不能找到家还不好呢。

    若是在桃花村找户人家投宿,等明天天亮了再回去,谁知道会遇到什么人家啊。

    她一个姑娘家,三更半夜的去敲人家的门去借宿,万一运气不好遇到个变态的光棍儿或者饥渴的鳏夫可咋整啊?以她现在的体力,要是真有人想对她做点什么,她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就只有引颈待戮的份了!

    与其那样,还不如让她冻死在荒郊野外呢。

    哎!真是进退两难啊!

    要是张二勇能等着她拿银子就好了,张二勇看起来是个老实厚道的人,不定能帮她想想法子呢。

    不过,这个假设也是不可能的。

    这死冷寒天的,马车又晚了这么久,他脑子长泡了才会傻傻的站这儿等呢。人家又不是不认得她,还能怕她不还银子赖账吗?

    咋想都不行,真是上天无路下地无门啊,可愁死她了!

    这边儿沈若兰正犯愁呢,那边儿马车已经停下来了。

    “到了到了!”

    没等马站稳了,栓子就迫不及待的吆喝起来,那急吼吼的样子,像是恨不得把车上的人全都一脚踹下去似的,他好能早点回家,他的宝贝马也能早点儿歇着。

    车上的几个人一见车停了,都手脚麻利的跳下车,一溜跑儿的地往自己家的方向去了,这一路上可把大伙儿给冻坏了,各个都搓手跺脚的,这会子都只想回自己家的热炕头儿暖和暖和去。

    沈若兰独自站在晒谷场上,眼看着大家一哄而散,连唯一的光亮——马车上那盏鬼火儿似的气死风灯都越来越远了,不由得一阵心慌。

    怎么办?

    她是该回去,还是找一户人家借宿呢。

    无论怎么做,都有很大的潜在的危险性跟着,可就算是这样,他也必须得选择一样。

    正愁肠百转的寻思着,一个身材瘦的汉子忽然转回来,语气和善的:“姑娘,你刚才你是靠山屯的吧,呵呵,你看我这记性,走了半天才想起来,我家是孙傲屯的,正好咱们俩顺路,就搭个伴儿走吧。”

    沈若兰抬头看了看那人,早上去和晚上回来的时候,她根本就没注意车上那几个人的长相,这会子有人来搭她的讪了,她才想起认真的去看来人。

    因为天阴着,没有月亮,又是现在大晚上的,所以即便是她睁大眼睛,也看不清那人的长相。

    不过,看他又瘦又的样子,即便是想当坏人,也没那个资本吧!

    沈若兰决定赌一把,有个人跟她做伴儿回去总比她一个人回去好,孙傲屯跟靠山屯挨着,俩人一起走,就相当于他把自己送回去了,这可是求之不得的。

    退一步讲,就算他是坏人,他那副体格儿也厉害不到哪去,正好她今天白天在杂货铺的时候买了一把剔骨尖刀,要是他是坏人的话,那把刀对付他就绰绰有余了!

    考虑了一番后,她答应了:“好吧,有个人作伴儿总是比一个人好。”

    汉子见沈若兰答应了,高兴的‘嘿嘿’笑了两声,:“那咱们这就走吧,瞅瞅这大雪刨天的,还不知道啥时候能走到家呢!”

    沈若兰又应了一声,跟着汉子一前一后地往靠山屯儿的方向去了。

    雪还在下着,只是比之前了,饶是如此,几个时辰的大雪,足够把山路上给厚厚的掩埋起来了,每走一步,都能踏出一个埋了脚脖儿的脚印出来,走路所花费的力气,也比平常多上两三倍之多。

    刚走出桃花村不就,沈若兰就有点儿力不从心了,然而不管怎样,路还是得走的,她咬着牙,艰难地把脚从雪壳子里拔出来,再踏进去……

    山路寂静,好像比上次回去时都安静呢,只有两个人吱咯吱咯的脚步声和沈若兰急促的喘气声,周围静得让人发毛。

    又走了一会儿,前面的瘦男人忽然出声:“丫头,你今儿做了什么赚钱的大买卖了吧?”

    沈若兰心中一惊,暗道不好,这个人这会儿忽然提到钱财,肯定是不怀好意了。

    悄悄地将空间里的剔骨尖刀握在了手中,谨慎的:“并没有,我今儿是去城里办事儿的。”

    “嘿嘿,你一个丫头片子,能办啥事儿啊?别藏着掖着了,有什么好来钱路子,出来大伙儿一起发财,不是皆大欢喜吗?”精瘦的汉子忽然停住了脚步,回过头定定地盯住住了沈若兰。

    沈若兰也站住了,迎着他不怀好意的目光,沉声:“了没有就没有,就算有,我又凭啥告诉你呢?”

    汉子又笑了几声,忽然变脸了,恶狠狠的:“姑娘,看你年纪,要是死在这荒山野岭的可就不值当了,你想想,要是把老子惹恼了,老子把你弄死埋在这荒山野岭的,不是易如反掌的事儿吗?”

    “杀人可是要砍头的,你敢?”沈若兰怯怯的警告。

    那汉子看出沈若兰怕了,更得意了,他奸诈的一笑:“当着别人儿的面自然是不敢,要不我也不能先走,等大伙儿都走了才回去找你啊。”

    着,他逼近几步,那张黄瘦的脸上露出了贪婪的神色,“姑娘,今儿是舍命还是舍财,就看你的了。”

    沈若兰赶紧摘下背篓,紧紧地搂在怀中:“不行,我的钱是我好容易赚来的,你不能抢。”完,还放大嗓门尖叫起来:“救命呀,抢钱啦——”

    汉子看到她惊慌失措的模样,得意得哈哈大笑:“喊吧,可劲儿喊,这荒郊野岭的我看谁能来救你,你喊破了喉咙也没鸟用,识相的,赶紧把钱都给老子交出来,别等着老子要你的命儿。”

    沈若兰像是被吓坏了似的,转身就跑,一边跑还一边儿失张失志的喊救命。

    汉子见沈若兰要逃,‘呸’了一口拔腿就追,他虽然瘦,可毕竟是男人,力气不知比沈若兰大多少倍呢,没跑几步就把沈若兰给追上了。

    “还敢跑,死丫头,看老子今天不揍死你的!”

    他一手揪住了沈若兰,一手攥起了拳头,抡起来就要打沈若兰。

    ------题外话------

    谢谢各位美人得打赏:

    玲儿与志送了9朵鲜花

    diana1983送了10朵鲜花

    支持七七送了2朵鲜花

    新枝家滴宝贝送了10朵鲜花

    qq070121pc36f821评价了本作品

    馨馨妈娟送了10朵鲜花

    谢谢大家啦!

    还有,还是那句话:求收藏啦——

    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无限循环中)

    推友文《特工重生:国民天后》/冰柠微微

    一句话简介:他捡回一只特工当孩子养,养着养着,一不心竟被反撩了。

    短简介:她,异世闻之色变的顶级特工,代号:雪豹,雪的白,豹的爪,温和中隐藏着兽性,最适合她不过

    她,体弱多病,死气沉沉的都市少女,曾一度被传有抑郁症。

    一朝重生,一样的名字,一样的容颜,内里早已换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