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章 钱咋这不抗花呢【二更求收】
    从铁匠铺出来后,沈若兰的心情不咋美丽了。

    没想到订两样铜器会这么贵,不过是定了一把弩和二十支短箭,加上一个铜火锅,竟要她三两银子。

    三两啊,折合成人民币都有三千块了,太贵了!

    不过,贵虽贵,这个钱她还是必须得花的。

    就拿弩来,铁质的弩特别容易生锈,一旦箭槽儿生锈了,会严重的影响到箭发的力度和准确度,攻击力也会由此而大大降低,要是跟人动手的时候出现那种状况,那她可就亏大了,打闹的还好,万一哪天她跟人拼命时,败在了那把铁弩上,她可不得屈死了?

    所以,这个钱不能省。

    铜火锅也是,在她的潜意识里,烧炭的火锅应该是铜的,她还没看见过谁用铁锅涮火锅吃呢,要是她图便宜,订一个铁火锅,万一到时候不好用或者刷出来的味道不对劲儿,她的钱不就白花了吗?

    何况,赚钱的门路都找到了,往后她就会有源源不断得银子滚进腰包儿,这几两银子算什么?九牛一毛而已,花也就花了,没啥大不了的。

    她咬咬牙,一狠心掏钱把银子付了。

    还好订货只需先交一半儿的价钱,另一半儿留着取货时再交,不然,她手头儿剩下那点儿银子都不够了。

    之前在醉花阴赚的五两银子,买笔墨纸砚花了一两三钱,买药和砂锅以及诊费花了一两,买调料杂货花了二百六十文,还得留出九钱银子还给张二勇,加上刚才预付的一两五钱定金,她也就剩下四十文钱了。

    就这四十文钱,还得留出十天后再来时的五文钱车费,所以,准确的,她现在就剩三十五文钱了。

    哎,刚才还光秃秃的一锭大银子呢,转眼的功夫就剩几十个铜钱了,这钱咋这么不抗花呢!

    沈若兰无可奈何的眺望着远处的大酒楼,心,今儿去大酒楼吃一顿的愿望肯定是不成了,就她这点钱儿,到大酒楼点一个好菜都不一定能够呢,还是找家干净的饭馆,对付着吃一口吧。

    她溜达了一会儿,选了一家门脸儿整齐的面馆儿,进去后点了一碗混沌,一盘儿韭菜炒鸡蛋,这两样加起来才十六文钱,经济又实惠,虽然不如大鱼大肉的好吃,但有肉有蛋的,也算是不错的伙食了。

    此时已过饭点儿,吃饭的顾客只有沈若兰一个,后厨很快就把她的馄饨和韭菜鸡蛋做好端了上来,沈若兰抄起筷子,埋头秃噜秃噜的吃起来。

    因为太饿了,她吃了很多,把一碗肉馅儿的大混沌不一会儿就全吃光了,连汤儿都喝没了,那盘韭菜炒鸡蛋被她吃得溜溜空,盘底儿干净的跟刷了似的。

    吃完,她打着饱嗝付了钱,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就背着背篓回到了泗水街。

    回去时,车上已经有两个乘客回来了,他们看到焕然一新的沈若兰,眼中都露出了惊讶地神色。想必是看她早上来时还穿的跟个叫花子似的,回去就换成一身体面的棉布衣裳而感到惊奇了。

    棉布衣裳对有钱人来根本算不得什么,但对于土里刨食的乡下人来,绝对算得上是奢侈品了。

    因为乡下人要下地活儿,整天不是山上就是地里的,他们平日里穿的都是粗布衣裳,粗布衣裳虽然粗糙不好看,但便宜又耐磨,刮一下蹭一下都没事儿,不像这种棉布的,虽然柔软好看,穿着也够气派的,但这种布料娇气着呢,一刮就是一个口子,还不耐磨,穿几天儿就磨破了。

    最主要的,是棉布都贵得吓人,做一套棉布衣裳的钱,都过做四五套粗布衣裳了,乡下人都没钱,所以绝大多数人都会选择穿粗布衣裳,这种金贵的棉布,根本不适合乡下人穿。

    沈若兰这一身,着实是把所有人的目光都给吸引过去了,连赶车的栓子也多看了她几眼,不过他倒是没什么,等那几个人回来了,就直接吆喝着赶车往回走了。

    回去的路上,车里的几个人都暗暗的拿眼睛偷偷的溜着沈若兰,偶尔还凑在一起交头接耳的,沈若兰知道是因为她的新衣服引起的,也不在意,她披着被子靠在背篓上,闭着眼睛假寐。

    马车哒哒哒哒的走着,一会儿跑儿,一会儿转弯儿的,走到一半儿的时候,天忽然下雪了。

    纷纷扬扬的雪花飘洒下来,很快把天地间都染上了白色,因为骤然降雪,马车的速度不得不放慢很多,免得万一失足滑倒,就谁都走不成了。

    沈若兰坐在车里,望着突如其来的大雪,愁的眉头都皱起来了。

    这可咋整?

    突然下了这么大的雪,待会儿她可咋回家啊?

    桃花村离她们屯子五六里地呢,就是天气好时,那条坑坑洼洼的道都不好走,这会子再覆上一层大雪,等到家时天又黑了,可不是得要她爬着回去吗?

    艾玛,愁死个人了!

    纠结了一会儿,她犹犹兮兮的拿出二十文钱,用商量的口气跟栓子:“大叔,我家是靠山屯儿的,你看这天都快黑了,还大雪刨天的,从你们桃花村到我们靠山屯儿的这轱辘道儿也不好走,要不,您把我送回去得了,这二十文钱算是我给您的车费了。”

    栓子并没有接她的钱,甚至连头都没回一下,就不咸不淡的:“姑娘,不是我不帮你,你大概也听了,我们一家老都指着这匹马养活呢,我可不能为了几文钱让我的马大雪刨天的跑山路啊,别是山路,就这这样光溜的官道,下雪天我都舍不得让它走,老实跟你吧,我就是不知道今儿会下雪,要是早知道会下雪,我今儿啥也不能出车。”

    得,赶车的把话都到这份儿了,沈若兰觉得自己再啥都是多余的了。

    她失望的收回手,重新陷入了忧愁中了,看起来,她今儿个真得爬回去了!

    ------题外话------

    给大家推荐一下幺儿的完结文

    《空间之农女皇后》/五女幺儿

    一朝穿越,金牌保镖穆采薇变成了被活活饿死的农女穆采薇

    家徒四壁,米缸空空,面对面黄肌瘦的母亲和嗷嗷待哺的幼弟幼妹,穆采薇撸起袖子,振臂高呼:“姐要致富!

    虽然前世走的是高冷路线,但此一时彼一时

    摊前,穆采薇扎着围裙,奋力叫卖:“炸串、炸串,各种的炸串

    布庄里,穆采薇娴熟的拨着算盘:“这些q版的绸缎就买五十两银子一匹吧

    ……

    很快,大晋国的子民都知道了,大晋国的首富不仅是个年轻貌美的少女,还是个乐善好施的慈善家

    穆采薇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随随便便做了几件慈善,竟得到了一个令她难以置信的——神奇空间

    还得到了一桩令她“难以启齿”的——姻缘

    此文再腾讯很火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