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章 馋火锅了【一更求收】
    从胡同里出来后,沈若兰去何记布庄把自己寄存在那里的背篓、被褥、枕头等物取了回来,借着背篓作掩护,将那些东西都丢进空间,自个儿背着个空背篓,悠哉游哉的走了。

    原本她是想先去铁匠铺打一把牙签弩的,但是在找铁匠铺的路上,看见了一家新开的杂货铺,铺子门口站着个笑容可掬的年青伙计,正口若悬河的招呼往来的行人,他家铺子今天开张,所有货物都本钱卖,明天就恢复原价了。

    沈若兰件机会难得,正好她还有一大堆东西要买呢,就跟着伙计进去了。

    果然,这家杂货铺的东西十分便宜的,之前她花一百八十文买的浴桶,这家只卖一百六十文,五文钱一包的皂粉,这家也只卖三文钱,不仅便宜,货也全乎,差不多的东西这儿都有,简直就是个型的百货铺儿。

    沈若兰把家里所缺的调料和日用品一下子都买齐了,各种东西加一起,统共花了二百六十七文。

    掌柜的见沈若兰是个大主顾,有意扳她做个回头客儿,算账时特意把那七文钱的零头给抹去了,还热情的提出要用马车送她回家。

    沈若兰礼貌而又客气的拒绝了,她把将那堆零零散散的东西装进背篓,轻松的背了起来。

    掌柜的不知其中的玄机,见她这么个面黄肌瘦的丫头,居然能毫不费力的把一大花篓的东西都背起来了,还道她是个力大无穷的女力士呢,看着沈若兰的眼光都敬畏起来了。

    沈若兰在掌柜的惊愕而又敬畏的目光中,得意洋洋的走了。

    没走多久,终于找到了一家铁匠铺,进去时,刚好看见一个身材魁梧的铁匠正拿着一对儿打制好的铜门环抛光呢。

    没想到铁匠铺居然还能接铜活儿,这倒让沈若兰感到挺意外的,意外之余又多了一阵惊喜。

    冬天到了,她正琢磨着上哪定制个铜火锅呢,想想在滴水成冰的冬天,她坐在热乎乎的炕头儿上,一边儿听着外面呼啸的寒风,一边儿热火朝天的吃着火锅,吃得挥汗如雨,大汗淋漓的。

    啧啧,那感觉,简直神仙都比不了了!

    呃……火锅。

    想到火锅,她的肚子不争气的叫起来,现在都下午了,她还没吃晌午饭呢。

    自从穿来到现在,她很少有不吃午饭的时候,通常生活都是很规律的,毕竟她很在意自己的身体,而且不吃饭也饿呀。

    今儿来城里属于特殊情况,难得来一次,时间又是有限的,她得紧着把该做的事儿做完了才能吃饭,总不能为了一顿饭把正事儿耽搁了吧。

    嗯,等会儿忙完了就去大吃一顿,她这样想着。

    “姑娘,请问您有何见教?”

    正在给门环儿抛光得铁匠,看沈若兰穿得还算得体,就停下手里的活儿,客气的起来招呼她。

    沈若兰上前,拿出那把木制的牙签弩,:“我要照着这个做一把铜的,箭也要铜的,弓弦要驴筋破股的,你这儿能做吗?”

    铁匠接过沈若兰手中的牙签弩,眼中闪过一抹惊愕:“姑娘,你要做这个?”

    沈若兰反问:“怎么?不行吗?”

    “哦,不是不行,姑娘别误会,在下只是一时好奇罢了。”铁匠见沈若兰面露不悦,急忙解释。

    他只是好奇一个姑娘家做一把弩干什么?通常他们铺子接的活儿,不是钉马掌的就是做农具的,偶尔有做兵器的,也多半以刀剑为主,做弩的少之又少,像她这样的弩,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呢。

    “姑娘,老实,您这把弩的样式挺奇怪的,在下从来没做过,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好,不如这样,让在下拿进去问问我师傅,要是他老人家能做,那您的这个活儿我们就接了。”

    沈若兰不疑有他,点头道:“有劳师傅了。”

    铁匠拿了牙签弩进里间去了,不久,他心翼翼的扶着个身形瘦的老头走出来,显然,这个瘦老头就是他的师傅了。

    沈若兰一愣,按理,铁匠这个活儿是个十足的力气活儿,至少应该有这个铁匠这样膀大腰圆的身板儿才能做了,可这个老头儿瘦得干巴巴的,一双手也跟干枯的鸡爪子似的,怎么看也不像能出力的人啊?

    她眯了眯眸子,心思一动,忽然想明白了。

    这个老头不简单,虽然打铁是个力气活儿,但真正好手艺的铁匠未必就是靠着出力吃饭的。这个老头看起来如此不起眼儿,却还是个铁匠,那就应该是个铁匠中的高手了。

    因而,沈若兰对他也多出了几分恭敬来,等他们师徒走近后,沈若兰还欠了欠身,礼貌地向老头儿问了声好。

    老头儿手里拿着那把牙签弩,和颜悦色的问沈若兰道:“姑娘,这弩可是你要打的?”

    “是的!”

    沈若兰道:“不知老人家能不能接这个活儿?”

    老头儿捋了捋山羊胡子,呵呵一笑,道:“接倒是能接,不过——”

    他盯着沈若兰的眼睛,慢条斯理道:“老朽想冒昧的问一下,姑娘的这把弩是谁做出来的?”

    沈若兰:“是我做的,有问题吗?”

    “你?”

    老头眼中精一闪,显然是不信沈若兰的话,“你一个姑娘家?如何能想出如此奇巧的玩意儿呢?何况,这东西是件兵器,原不该是你一个女儿家该想的啊?”

    这是被怀疑了!

    沈若兰赶紧找补,她一本正环的:“老人家有所不知,我家就住在山脚下,平时总有黄皮子下山进我家祸害家禽啥的,我也是没办法,就琢磨出这么个玩意儿来射杀它们,雕虫技,让您老人家见笑了。”

    闻言,老头儿目光如炬的审视了沈若兰一会儿,像是要看穿她的是真是假似的,见沈若兰始终神态自若,一副坦荡荡的样子,不像是在谎话,才相信了她。

    他才收回视线,呵呵笑道:“姑娘好灵巧的心思啊,可惜姑娘是个女儿家,若是个男儿,都能到前线湛王麾下当个军师了。”

    不过是做了把牙签弩,就能到王爷的麾下当军师了,这老头儿也太能悬乎了。

    何况,湛王是什么人?人家是王,那可是皇室贵胄,他一个打铁的糟老头子得言之凿凿的,像他很了解湛王似的,着实可笑。

    沈若兰还道他实在胡,也跟着打哈哈:“那可太可惜了,我就是个女儿家,没有大展身手的机会了,也就只好拿这个玩意儿射射黄皮子,打打野耗子啥的了。”

    ------题外话------

    谢谢馨馨妈娟送了10朵鲜花

    帅妞送了30朵鲜花,一张宝贵的五星评价票

    文文还在pk中,请大家多多只支持,还是那句话,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妃本张狂》,作者:红尘浮生

    简介:她生而不祥,命定孤煞

    九年幽困,七年蛰伏

    一朝惊变,她成为香家嫡女香盈袖。

    斗继母,踩继妹,斥渣爹。

    一夕锋芒外显,各色龙子凤孙争相求娶。

    她却吟吟一笑,“诸位把我的夫君置于何处?”

    她慧眼识珠,扶持弱势皇子荣登九五。

    名扬天下,她却摇身一变成为顾今朝。

    走七国,夺朝令,誓洗血海深仇。

    他是她随手敲晕带回府的便宜夫君。

    世人眼里,他一无是处,今朝眼里,他人面兽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