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章 缺心眼子的妹子【二更求收】
    “娘,不能让老沈家那家子犊子人家得逞了,我这就去找我爹和我哥他们,咱们上老沈家讨个法去。”张金凤针尖儿火燎的叫了起来,下了地穿上鞋就往外走。

    “哎,你爹去老杨头家了,你大哥去井边打水了,你二哥在后院劈柴呢……”崔张氏冲着闺女的背影喊了一句。

    李金凤嘴里答应了一声,一道烟的去了。

    李张氏歇得差不多了,脱了鞋上了炕,坐在了崔张氏的对面。

    “娘,我听人老沈家二房那两口子都不是啥好东西,沈老二是个酒鬼,他媳妇是个破鞋,当年还是他进城卖菜时捡回来的呢,不明不白的女人,谁知道是不是逃妾婊子啥的,这样的女人能生出啥好闺女来?”

    “再了,我听二房那个丫头身子很不好,常年病着,总得吃药还不能干活,你娶这么个媳妇进来,不是把老二给坑了吗?”

    李张氏就怕出现点儿啥意外,不停的给沈家二房的丫头上眼药儿,反正如论如何,她是不会让那个死丫头跟她做妯娌的。

    老崔婆子瞪了老大媳妇一眼,没好气道:“你那些没用的干啥?她们二房的丫头关咱们家屁事儿?难不成你以为咱们家真能让她进门儿咋地?咱们老张家是不赶从前了,但也不是好欺负的。”

    李张氏急忙点头:“对对对,娘的对,是我太紧张了。”

    ……

    后院,张二勇正挥着斧子劈柴火呢,就见他妹子火烧火燎的跑过来,一看见他就咋咋呼呼的喊起来:“二哥呀,你还有闲心在这儿劈柴火呢,他们老沈家都要把你媳妇给换了,娘让你快点儿回屋商量去呢。”

    张二勇擦了把脑门儿上的汗,对缺心眼儿的妹子冷斥道:“瞎吵吵啥呢?我还没成亲呢,哪来的媳妇?”

    张金凤大声道:“就是老沈家那个沈若梅啊?你们俩不是从就订婚了吗?她不是你媳妇谁是你媳妇?哎呦二哥呀,沈若梅现在不想嫁你了,你那个老丈人要把他二弟家的闺女过继到他们家,替沈若梅出嫁呢……”

    张二勇的动作一滞,沈老大二弟家的闺女,不就是那个瘦弱不堪的丫头吗?

    那丫头才多大啊,怎么嫁人啊?

    这沈老大家真是太缺德了,自己家闺女不想嫁,就跟他退了婚不就完事儿了吗?他又不是非娶沈若梅不可?为啥非要把那个没娘的丫头扯进来呢?那孩子才多大?哪适合给人家当媳妇啊?

    是了,一定是他们不想掏退亲的银子,又不想担上言而无信的名声,所以才把那个丫头推出来当替罪羊的。

    想想那丫头的穿戴,在想想她瘦的那副可怜的模样,就知道她在老沈家的日子一定不好过。

    因为长期的营养不良,沈若兰长的比同龄的女孩儿要瘦很多,张二勇一直以为她就是个十岁左右的孩子呢,乍听到让她嫁给他,他的心里有点儿难受。

    不为别的,就是挺同情那个姑娘的。

    “喂,二哥,你寻思啥呢?倒是话呀,现在该咋整?要我看,他们就是欺负咱们家穷了想算计咱们呢,咱们就该上他们家使劲儿作一顿去,最好把他们家砸了,看他们还敢不敢狗眼看人低了!”

    张二勇冷冷的看了他妹子一眼,问:“人家跟咱们明要把那姑娘嫁咱们家来?还是那个姑娘已经嫁进来了?”

    张金凤撅了撅嘴:“没有,不过他们已经那么打算了,就是还没那么干而已。这个信儿可是大嫂她兄弟亲耳听沈老三的,绝对假不了。”

    “不管真假,人家没那么做呢,咱们就不能去人家作,万一人家来个死不承认,咱们不就没理了吗?”

    “还有,你一个姑娘家,性子最好柔和点儿,别动不动就横踢马槽,打滚儿撒泼的,就你这样的,往后谁家敢要你?”

    张二勇的一点儿都不客气,谁让他这个妹子这么没脑子了,一个姑娘家,动不动就打滚撒泼,撸胳膊挽袖子的,想让人疼她都难。

    张金凤被训了,气得一跺脚,“这咋还扯上我了呢?我也是好心替你着急,你倒来埋汰我了,真是不识好人心,哼,我不管你了。”

    完,气冲冲的走了。

    走了几步又停下来了,憋了半天才扭扭捏捏的:“反正不管咋地,你都不能娶老沈家二房那个破落户,你要是娶了她,咱们家就更让人瞧不起了,我…。我还没找婆家呢!”

    这次,她头也不回的跑了。

    张二勇的脸一黑,总算明白张金凤为啥比他这个当事人都激动和气愤了!

    ……

    老张头在知道这码事儿后,态度倒是跟张二勇挺像的。

    人家不是还没咋地吗?咱们也不能听风就是雨不是?要是真上人家闹事儿去,没准儿人家正好借这个机会退婚呢,那时他们家不占理,搞不好就真人财两空了,他可不能干这赔本儿的买卖。

    再,他对沈老大的为人还是挺认可的,觉得沈老大做不出那种背信弃义的事儿来,至于那些没影儿的传,就先甭去理会得了,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绝不会让别人算计他们老张家就是了。

    这件事儿,就在张二勇和老张头的主张下,没有继续发酵下去,甚至连一点儿涟漪都没激起来,就风平浪静的结束了。

    老张家的态度让沈德贵大失所望,他还指着靠老张家出面粉碎打扫的阴谋诡计呢,现在倒好,人家明明知道他们的打算了,愣是不肯出声,像没那么回事儿似的,把他憋屈得不像样,也无可奈何。

    ------题外话------

    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重要的事情三遍!

    另外,推荐下妖凰文文《养鬼为患:阴夫太难缠》。

    季若发誓,把那具朱红棺椁踹下山崖真的只是为了自保,谁让那棺椁大半夜砰砰直跳呢,她也没想到,棺椁被踹下山摔碎后会爬出来一个人,第一句话就是要弄死她。

    赌徒求财养鬼差点家破人亡;同父异母的弟弟被一把剑吸走了魂魄;吃人的教室连通着另外一个时空;采阴补阳的精怪在山中构建魔窟,还有被封在古墓中的大妖……

    她原以为自己要孤身游走在黑暗,可身边却有一人,像鬼火一般,本质寒冷,却燃烧着想要给她

    佛曰:放手成佛,执念入魔。

    他笑道:我若成佛,地狱无魔,我若成魔……佛奈我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