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章 肉呢
    这边,沈若兰正津津有味的吃着晚饭呢,忽然听到外面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跑的呼哧带喘的,她心中一惊,来不及思,一下将桌子上的饭菜都收进空间里,连新买的酸菜缸都收进去了。

    刚收完,门‘砰’的一声被推开了。

    沈大姑领着王宝根闯进来,一进屋,王宝根就使劲儿的吸了吸鼻子,大声嚷道:“娘,你闻闻?这是不是肉味儿?”

    沈大姑也闻到这令人垂涎三尺的味道了,她咽了口唾沫,眼珠子滴溜溜的在屋里转了一圈儿,最后落到了嘴角还带着油渍的沈若兰身上,开门见山的问:“兰丫,你吃肉了?”

    沈若兰眯起眼,冷冷的看着气势汹汹的闯入者,“你们来干什么?”

    “干什么?当然是来找肉的?我问你?肉呢?”王宝根恶狠狠的大声质问道,那副理直气壮的样子,就像沈若兰吃的肉是打他们家偷来的似的。

    沈若兰冷笑一声,:“你们家丢肉了?”

    换言之,我的肉又不是从你们家偷的,你们凭什么上我家来找肉?

    沈大姑听出了沈若兰的弦外之音,咳了一声,,“兰丫啊,我跟你弟弟是过来看看你爹回来了没有,这不,刚走到你家门口就闻着肉味儿了,你看,你弟弟都大半年没捞着吃肉了,怪可怜见儿的,你要是有肉的话就给你弟弟吃点呗,往后大姑肯定不能亏待了你。”

    “……”

    沈若兰无语了,见过不要脸的,还真没见过不要脸到这种地步的人呢,一个理直气壮地跑人家要肉,一个大言不惭的撒谎,哎,她的命咋这么不好,咋就摊上这么些不知磕碜的亲戚呢?

    “大姑,你们来晚了,我刚把肉都吃没了,连碗筷儿都刷出来了。”

    她尽量心平气和的话,现在还不是翻脸的时候,就她大姑那蛮不讲理的性子,要是敢惹恼了她,她绝对能上来抽自己大嘴巴!

    王宝根一听肉没了,失望得心都碎了,哇的一声哭了,“娘,肉没有了,咋办啊,我要吃肉——我要吃肉哇——”

    那痛苦的样子,跟死了娘似的。

    沈大姑急忙把王宝根搂在怀里,拍着他的后背好言好语的哄道:“没事没事儿,别哭,娘去给你找找去,不定还有呢?”

    完,看都没看沈若兰一眼,径自往厨房去找肉去了,随便得就像在自己家似的。

    王宝根听他娘这么一,也止住了哭声,两步窜进厨房找肉去了。

    炕沿儿上的沈若兰这个气啊,恨得牙根儿都直了,要是她身体允许的话,一定拳打脚踹的把这对儿不要脸的打出去的,打得他们满地找牙,不,是打得他们满地找牙花子,跪地求饶,再不敢来欺负她。

    但是,看看自己麻杆儿似的胳膊,瘦猴子似的体格,她闭了闭眼,把心中的那口恶气生生给憋回去了。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就她现在的体力,别打大姑那个母夜叉打,就是跟王宝根那个瘪犊子打都打不过人家,何况人家现在是娘俩,要是真动起手来,那俩虎犊子不把她打死都算便宜她了!

    不过不怕,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她现在不是正在努力的锻炼吗,等她把身子骨练好了,她就会强大起来,到那时,这些魑魅魍魉的东西再敢上她跟前儿得瑟,她绝壁把他们一个个的都打趴下了,打到他们满地找牙花子为止。

    那场面,想想都爽!

    厨房里,沈大姑母子翻了个底儿朝天,连灶坑都扒拉了,也没找到一片肉出来,又进沈若兰的屋里一顿翻腾,最后也没找着啥,王宝根大失所望,闭着眼睛嗷嗷嗷的哭起来:“娘,肉真的没了,都让死兰丫给吃光了,咋办啊——”

    沈大姑一看宝贝儿子哭的这么惨,这家伙心疼的啊,她耐心的哄了半天,然而没吃到肉的王宝根根本不鸟她,哭声越来越大,把沈大姑哭得脑瓜仁儿都疼了。

    她不是好眼睛的白了沈若兰一眼,心里这个气呀,都怪这个死丫头,好好的吃啥肉呢,把宝根儿都给引逗哭了,宝根儿将来可是给她顶门户的,哭坏了咋整?

    再,她有肉咋就不知道先拿给宝根儿吃呢?就这么不声不响的就吃个人肚子去了,她哪配吃肉啊?长那好嘴了吗?

    沈若兰一看沈大姑的眼神儿,就知道她大姑在肚子里骂她呢,她卡巴卡巴眼睛,:“大姑,你看宝根儿哭得怪可怜的,要不,你跟我大姑父就给孩子买点肉儿吃吧。”

    沈大姑眼睛一瞪:“你少放屁了,要是有钱买肉的话,我能让宝根儿哭吗?对了,你的肉是打哪弄来的?还能不能在弄点儿回来了?”

    沈若兰一本正经的:“我吃的是耗子肉,哪都有,宝根儿要是喜欢,我明儿帮他打几只来。”

    “啥?你吃的是耗子肉?”

    沈大姑的眼睛一下子等得老大,连哭嚎着的王宝根儿都消停了,娘俩难以置信的盯着沈若兰,像是见了鬼似的。

    沈若兰不慌不忙的:“是呀,不然你以为我哪有钱买肉吃啊?再,耗子肉咋了?你们刚才不也闻到了吗?多香啊!”

    “哎呦我的娘啊,耗子肉你也吃?你恶不恶心啊?”沈大姑果然被恶心到了,她捂住了鼻子退后两步,鼻翼间那令她食指大动的香气都变得令人反胃了。

    沈若兰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大姑,我这不也是饿得没招了吗,耗子肉虽然恶心,可不吃就得饿死,都好死不如赖活着,吃耗子肉总比饿死的好吧。再,吃常了也就不觉着恶心了,我现在还觉着耗子肉怪香的呢。”

    其实,她就是故意恶心这娘俩的,往后她吃肉的时候多了去了,今儿就好好恶心恶心他俩,省得往后他们再闻着香味儿就找她麻烦,她可不想被他们盯上了。

    “娘,咱们走吧,恶心死人了。”王宝根儿嫌弃的。

    沈大姑也不想在这儿呆了,她斜眉吊眼儿的扫了一眼沈若兰,就拉着王宝根儿的手一溜风的走了。

    ------题外话------

    谢谢大家的收藏,摸摸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