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章 买缸
    砸松子儿的地方就在铺子的后院儿,穿过铺子的后门就到了,后院儿不大,堆得乱七八糟的,靠西墙根儿的地方,一溜摆了着七八个鼓囊囊的大袋子,翠莲姐走过去,打开其中的一个,里面没装的正是松子儿。

    “这些松籽儿都是咱们铺子今年收上来的新货,这样的松子儿一斤大约能砸出三四两,一会儿大伙儿砸的时候加点心,可不能给砸碎了,弄坏的多了要从你的工钱里扣呢。”

    着,拿出几把锤子和几片破布分给了大家,“砸松子儿最好用布包上,再用锤子砸,不然砸的时候得蹦的遥哪都是。”

    做完基本的训练后,开始发松籽儿了,刚开始砸,大家都没经验,谁都不敢要得太多,有人要了五斤,有人要了三斤,只有瘦丫要的最多,一下子要了十斤,看起来是真的很想赚那十文钱。

    沈若兰只要了两斤,她不是真的来砸松籽儿的,一会儿还有别的事儿去做呢。

    开砸了,沈若兰拿着分到了锤子和一块破布,按照翠莲姐教的,用布把松子儿包了起来开砸,刚开始砸的时候,力道找不准,下手轻了就得砸好几下子,下手重了里面的松子儿就会碎掉,等砸了近半斤的松子儿后,才找到些门道。

    等把那两斤松籽儿砸完,她的力气也差不多用光了,看看那些砸出来的松籽儿,貌似能抵得住她砸坏那些的损失了,就把砸好的松子儿收拾起来,交给了翠莲姐,又摸出两文钱递了过去,“翠莲姐,你看我这不争气的身子,才砸这么点儿就砸不动了,之前我跟谢大娘过,要是我砸不动的话就出两文钱的车马费,算是我来镇上溜达的车费了,您收下吧。”

    “你这丫头这是干啥啊,自家的车又不是雇的,哪能收你的钱呢,快收起来收起来。”翠莲姐看到那两文钱,像是被烫到了似的,一下子缩回手,嘴里也埋怨起来。

    秋萍嫂子也:“我娘就是为了寒碜那俩不要脸的才让你拿钱的,不是真想收你这两文钱,正好那俩不要脸的都没来,咱们就别整这假假咕咕的事儿了。”

    话间,翠莲姐已经从荷包里拿出了两文钱,塞到了沈若兰的手里,跟她原本那两文钱放在了一起,快言快语的:“之前好了砸一斤给一文钱,你砸了两斤,这两文钱就是你的工钱了。”

    沈若兰白跟着坐车过来,没干多少活儿还砸坏了人家那么多松籽儿,哪里还好意思收工钱啊,她一边推脱一边:“我不要,翠莲姐你看,我刚开始砸的时候砸坏了那么多,这两文钱就顶是我赔给你的吧。”

    “哎,你这丫头,咋这么外道呢?”翠莲姐佯装生气的:“忘了你时候一没饭吃就跑我家门口蹲着掉眼泪儿了?现在大了倒学会解扭了。”

    被人家没好气的怼桑了,沈若兰一点儿都没生气,反而感到心里也暖暖的,这样善意的怼桑,比大娘那口蜜腹剑的甜言蜜语好多了。

    秋萍嫂子也:“兰丫,你翠莲姐给你你就拿着吧,她的日子比你好过,你拿着这两文钱,去集上买几个馍馍能吃好几天呢。”

    她们还以为沈若兰是那个食不果腹的可怜呢,这也是变着法的帮她。

    姑嫂俩的好意,沈若兰不忍拂了,虽然她不缺这两文钱,但心里还是很感动,秋萍嫂子和翠莲姐的这份情意她记下了,以后有机会一定会好好报答的。

    ……

    离开了翠莲姐的山货铺子,她到街上去买缸,可是从街头找到街尾,也没找到一家卖缸的。

    杂货铺倒是有几口缸,但都是大号的水缸,她就想腌十几棵酸菜,用不上那么大的,再,缸太大了,腌酸菜和取酸菜都不方便,最主要的,大缸可比缸贵多了,她不想花那冤枉钱。

    街上没买着,就只好去集市碰碰运气了,松镇的集市不大,一共分几块,一块是买蔬菜的,现在已经是十一月,这个时候的蔬菜已经罢园了,卖的都是一些过冬的蔬菜,比如白菜、土豆、萝卜、芥菜嘎达、胡萝卜、大葱、姜、蒜等容易储存的。

    一块儿是卖副食品的,豆腐、豆芽和粉条之类的;还有一块儿是卖肉的,猪肉羊肉都有,还有卖鸡鸭鹅等家禽的;再有一块就是卖日用品的,锅碗瓢盆都有,还真有卖缸的,只是价格不便宜,一口不足一米高的徘缸,就要价一百文。

    沈若兰之前那二两银子,给了张二勇八钱,在布庄花了五百二十四文,杂货铺花了三百二十文,集市上买米买面的花了二百三十文,买馒头包子又花了二十文,又还了五文钱的车费,加上翠莲姐给她的两文钱,现在她手里就只有九十三文钱了,根本不够买这口缸的。

    “大叔,可不可以便宜一点儿,我想买这口缸,但是我的钱不够了。”囊中羞涩,只好开口跟人家讨价还价了。

    卖缸的大叔看看沈若兰的衣着,似乎不大相信她能买得起这口缸,就带搭不惜理儿的:“最多便宜五文,要买就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不买就别在这儿耽搁我做生意。”

    沈若兰算了一下,她现在只有九十三文钱,还要留出后天去县城的五文钱车费,那现在最多也就只能拿出八十八文钱了。

    “大叔,我只有八十八文,你要是能卖的话我就买下了,要是不卖我就只好走人了。”

    话的时候,她特意把钱袋子拿出钱掂了掂,目的是想让卖缸的先看到那些沉甸甸的铜钱,所谓见钱眼开,见到了那些钱,他自然就不愿意丢掉把钱弄到手的机会了。

    果然,“九十文!”掌柜的咬牙让步了。

    沈若兰坚持:“我就有八十八文,你要是卖的话咱们这就成交,不卖就拉倒。”

    见卖缸的抿着嘴不肯吭气,沈若兰也不着急,莞尔一笑,:“既然大叔的不卖,那我就只好去别处看看了。”

    完转身走了。

    没走几步,卖缸的绷不住了:“哎,姑娘,你回来,算了,反正也没差几文,就卖给你好了。”

    沈若兰笑了,就知道会是这样,“谢谢大叔,不过还要麻烦您帮我把缸送到镇北头的松林那儿,待会儿有人去那里接我。”

    松林那儿正是七松镇以北各村进镇的入口,不过现在是晌午,一般来镇上的人都是早上到晚上回,这个时间段那里不会有人,就算有人,人也不多,完全有机会把缸收进空间。

    一口缸的分量不沉,且这儿离松林也不远,掌柜的便叫儿子把缸背了,跟着沈若兰去了松林那边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