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章 痛打胡美娇
    大春被她损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想安抚安抚胡美娇又不敢,只好把满肚子的憋屈发泄到马身上。

    “啪——”

    “驾——”

    一鞭子下去,马被抽得一哆嗦,忙不迭的抬起蹄子继续赶路了。

    胡美娇被丢在一边儿,气恨的盯着马车上的翠翘,翠翘得意的抬起下巴,眼里哪还有一点儿泪水,刚才哭闹存粹是装的,就是为了作大春哥。

    她嘲讽的睨视着胡美娇,眼中的鄙夷把胡美娇深深的刺痛了,气急之下,她冲着马车大喊一声:“大春叔,原来你的家是让翠翘当的啊!”

    这句话得可有点严重了,一个未出阁的堂妹当堂哥的家,这要是传出去,翠翘的名声可不用要了。

    大春面色一沉,回过头冲胡美娇斥道:“你胡咧咧啥呢?你娘病了,还不赶紧家去照看你娘去。”

    胡美娇完就后悔了,一时没忍住逞了口舌之快,把屯子里最厉害的泼辣货给得罪了,往后还能有她的好日子过吗?

    后悔的胡美娇想几句软话缓和一下,可翠翘哪会给她机会,胡美娇的几句话比扇她嘴巴子都疼呢,她那暴脾气能受得住?

    “我打死你个满嘴喷粪的狐狸精,你们娘俩满肚子的龌龊事儿,别以为谁都跟你们一样。”

    辣椒翠翘直接爆发成朝天椒,嘴里骂着跳下马车,一阵风似的朝着胡美娇奔去。

    胡美娇一看不好,拔腿就跑,然而她才十一岁,哪跑得过身高体健的翠翘?没跑几步就被翠翘追上了,翠翘薅着她的头发,大嘴巴子直接抽上去。

    “大春叔,救我——”

    胡美娇一边挣扎,一边大声哭叫,大春是想下去拉仗,刚抬起身子,一直没出声且袖手旁观的秋萍嫂子话了:“翠翘这孩子哪都好,就是脾气太爆,还愿意告状。”

    最后两个字才是最重要的。

    大春一听到“告状”二字,立刻想到爷爷那无情的大板锨,他身子一僵,伸出去的腿只好又缩回来,忐忑的看着身后激烈的战斗场面,只希望堂妹能手下留情,别把胡美娇打得太狠了。

    不然,美娇她娘都能仨月不让他上炕呢。

    脑里闪过一具白嫩嫩软绵绵的身子,大春这心里跟让猫挠了似的,恨不能天快些黑下来,可再看看眼前的打斗,一盆凉水泼下来,火熄了!

    沈若兰瞪着大眼睛,完全被泼赖的翠翘折服了,难怪屯子里最泼的泼妇都不是她的对手,果然是个武力值超强的女斗士啊!

    这场战斗没多长时间就结束了,胡美娇被打得倒在地上起不来,头发也散了,那件漂亮的花袄子也被撕坏了,白嫩的脸儿给挠了好几道血檩子,惨不忍睹。

    “呜呜……”

    胡美娇嘤嘤嘤的哭着,可怜兮兮的看着大春,指望着这个像爹一样的男人能替她撑腰。

    只是,她注定要失望了,大春倒是想下来哄她,可翠翘那死丫头虎视眈眈的盯着他呢,他要是敢下去哄,翠翘绝壁会跑回去告诉爷爷去。

    爷爷要是知道了,不打得他半死都怪了。

    胡美娇眼睁睁的看着马车哒哒哒的离开了,翠翘上车前还往她的脸蛋儿上啐了一口,眼底的得意和不屑深深的刺痛了她,比脸上的伤口更痛。

    大春一路长吁短叹,明显是心情不好,翠翘则刚好相反,因为出了心中的恶气,心情大好,一路上笑笑的,很快就到了镇上。

    七松镇是一座不大的镇,主街只有一条,街上没有县城那样的车水马龙,也没有高大上的二层楼建筑,入目的,是一排排低矮的屋子,门口儿竖着招牌,有的挂着旗幡,标注着每间铺子经营的营生买卖。

    “包子馒头热乎嘚,老面馒头,皮薄馅大的肉包子咯……刚出锅儿,要买的快来买咯……”

    一旁的吃铺子门口,伙计正放声吆喝,把一笼笼刚出锅儿的包子馒头端出来,架在了一张一米多长的木桌子上。

    桌子上有镂空的圆洞,底下连接着炭火烧着的水炉子,水沸腾着,冒出热泡。

    伙计把包子馒头笼子架在上面保温,揭开最上面一只笼子盖,热腾腾的气息顿时在街上发散开来,包子特有的香气让不少人都狠狠的咽了口口水。

    “咕咚——”

    很响的一声咽口水的声音。

    沈若兰循声看去,却见身边儿的瘦丫正紧紧地盯着那冒着热气的笼子,眼中的炙热和渴望,都快要变成一团火苗儿了。

    她摇了摇头,虽然很想帮她,但现在的自己还不能太招摇了,在别人的眼中,她和瘦丫是一样的人,都是穷得连肚子都填不饱的,要是她贸然拿出几文钱给瘦丫买包子,一定会引起车上人注意的,她不想被人注意到。

    秋萍嫂子也看出瘦丫的渴望了,提议:“瘦丫还没吃早饭吧,要不,嫂子先帮你买个馒头垫补垫补?等会儿你砸松子儿赚了钱再还嫂子。”

    瘦丫摇摇头,目光艰难的从那白胖的馒头包子上收回来了:“我不吃,我爹让我把砸松子儿的钱拿回去……”

    车上一片默然。

    大家都知道,瘦丫这孩子在家里的日子并不好过,干得比驴都多,吃得比鸟都少,饶是这么着,她爹娘爷奶还总骂她是赔钱货,恨不能把她得脖儿扎上,让她不吃饭,光干活儿,在他们的眼中,瘦丫和她那几个妹子都是给家里干活儿的使唤奴才,将来留着卖钱给她弟弟娶媳妇儿用的。

    沈若兰虽然也可怜,但比起瘦丫来她的处境要好得多,毕竟她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不像瘦丫一天天的伺候完老的伺候的,每天有干不完的活儿,还总得受冻挨饿。

    ……

    沉默中,车子赶到了谢大娘闺女家的山货铺子,侯在铺子里的翠莲姐风风火火的迎了出来,“哎呦,可算是把你们给盼来了,快进来快进来。”

    沈若兰跟着大家下了车,走进了翠莲姐的山货铺子,铺子里面堆得满满当当的,一进屋就能闻到一股子山货的味道。

    “快坐下歇歇,我去给你们倒水。”翠莲姐热情的招呼着,秋萍嫂子笑着:“不用忙活了,我们都坐一道了,不累,快带我们去干活儿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