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章 想污了
    “成,那你明天当着那帮人儿的面把钱给我,正好臊臊那些想打着去砸松子的旗号白坐车的人。”

    提起这茬,谢大娘也是一脸的怨气。

    接送人的马车是姑爷铺子里的,为了节省时间让大家多砸点儿松籽儿,特意把车让出来到靠山屯拉人的,还雇了她侄儿大春来回赶车接送人,可谓是下了不少本钱呢。

    但是,屯里那几个不要脸的老娘们,明明不想去砸松子儿,为了白坐车上镇上溜达一趟,非得要去砸松籽儿,谢大娘也明知道她们不可能干那活儿,但一个屯子住着,人家就要去干活儿,你总不能不让人家去吧,所以,即便是知道她们到了地方就得闪人,也还得拉她们去,整的谢大娘又憋气又窝火。

    沈若兰笑道:“都是一个屯子住着,咋还能有那样的人呢?”

    “咋没有呢?林子大了啥鸟没有?”

    谢大娘气鼓鼓的:“别人不,就那个于二坏,也不知打哪听我找人砸松子儿了,屁颠屁颠的跑我家来她要去砸,我寻思都是邻里邻居的住着,就算看不上她也别坏了脸面,就这么地我就答应她了,谁知人家一转身儿就收拾了两篓子山货,是要拉镇上卖去,你,这不是要拿我当猴耍呢吗?”

    “还有尤氏那个臭不要脸的,妖妖俏俏的也想去砸松籽儿,你就她那样的能砸松籽儿吗?不定是上镇上找野男人跑破鞋去呢,我哪能拉她去啊?那不是给我闺女添堵……哎呦,瞧我这嘴……”

    话未完,谢大娘一下子想到沈若兰还是未出阁的闺女呢,跟个丫头家什么野男人跑破鞋的不合适,她自毁失言,打了自己嘴巴一下,哈哈笑道:“你瞅瞅我,都让那几个不要脸的给气秃噜扣了,忘了你还是个孩子了,呵呵,兰丫,你可别往心里去啊,那什么,大娘先走了哈,人还不够,还得再找几个人呢,呵呵呵……”

    谢大娘讪不搭的走后。

    沈若兰嘿嘿一笑,这大娘,还真以为那两句不着调的话会让她脸红害臊呢,其不知她可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丫头,上辈子在乡派出所当警察的时候,所里几次扫黄行动她都参与了,那场面,啧啧,白花花的活春宫,还有男女身上那长那点儿玩意儿她啥都看真亮儿的,区区一句‘野男人、跑破鞋’的话算个啥?就算直接跟她谈论床上那点事儿,她也能面不改色的谈论几个时。

    咳咳,这么不是指她有什么实战经验,上辈子她连男朋友都没有,到死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呢,不过她不是没见识的黄花大闺女,人家扫黄时啥都见识到了,各种猥琐的姿势,各种变态的玩儿法……

    哎呦,这都是想啥呢?

    咋想着想着就想污了呢?

    她吐了吐舌头,赶紧把那些不健康的思想摒弃了,进院子把晾在外面的白菜抱进了屋。

    入冬了,过冬的菜也该准备起来了,她打算腌一刚酸菜,留着包饺子或者涮火锅吃,这几天把白菜都晾好了,就是家里没有腌菜的缸,明儿到镇上看看,有合适的买回一口。

    再多买几个大花盆儿,留着栽点儿蒜苗、白菜、韭菜、臭菜啥的冬天吃,不然家里就只有萝卜白菜土豆子三样青菜,一冬天光吃这几样,嘴巴还不得淡出鸟来啊?

    晒好的白菜被整整齐齐的码在了便宜爹的屋里,便宜爹屋里现在已经不臭了,经过沈若兰几天的奋战,把他那堆比大便还难闻的破衣烂衫给洗干净叠整齐了,连他那套大便味儿的铺盖也拆洗过了。

    沈若兰之所以这么做,可不是为了孝敬他,一个连自己女儿都不闻不问的爹,还不配得到她的尊重也孝敬。

    那么做,完全是因为实在受不了那刺鼻的味道。

    家里一共就两间屋,两间屋子之间就一个门帘相隔,便宜爹屋里那的臭味儿已经飘散到她的屋子,严重影响到她的居住环境了,而且每次进家门时,首先进入的必是便宜爹的房间,然后才能进到她的屋子呢,每次进家门,一开门时那股恶心巴拉的味道,让她再也忍不下去了。

    于是,这几天她天天洗两件,当然不多洗,怕把自己累着了,是在自己体能范围内干的,还顺便还收拾收拾屋子,清理打扫一番,几天下来,把原本破破烂烂的家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到处都萦绕着一股淡淡的皂粉的香味儿,可好闻了。

    呆在这样的环境中,心情自然也比从前好多了。

    这期间,胡美娇又来过几次,不巧的是每次来都遇上沈若兰在干活儿,她一来,沈若兰就不客气的邀请她帮忙给她便宜爹洗衣裳洗被子,吓得胡美娇赶紧找个蹩脚的借口开溜了,最近都不大敢登门儿了。

    谁知道她那酒鬼爹的脏衣服洗没洗完啊?要是没洗完,沈兰丫还让她帮忙可咋整啊?

    她不来,沈若兰乐得清静,倒也悠闲地过了几天清静日子。

    ……

    搬完菜,沈若兰累出了一身臭汗,她烧了锅热水,准备待会儿舒舒服服的洗个澡。

    通过这几天的锻炼和补养,她的身子比刚穿来时好了点儿,至少现在搬完菜还有力气烧水洗澡,要是换做刚来时的她,搬完这老些菜就得把她累堆灰儿了,哪还有力气干别的?

    看来,她的锻炼和补养还是很有效的,得继续下去……

    ……

    第二天

    天尚未亮,沈若兰就早早地起来,穿衣洗漱,简单的吃了点儿早餐,拎了个筐子往谢大娘家集合去了。

    到了谢大娘家,发现门口等了四五个人,都是谢大娘的本家亲戚,只有她跟村西头的瘦丫是跟谢大娘无亲无故的。

    村里想去镇上砸松子儿的人并不多,虽然砸松子儿的活儿不算重,但也不是好干的。

    首先你得有耐心烦儿,不然一个粒儿一个粒儿的松子儿,砸一会儿就能把你砸崩溃了;其次,砸松子儿时还要掌握技巧,力度适中,不能用蛮力砸,要是你把人家的松籽儿砸坏了,非但赚不到钱,还得陪人家钱呢。

    所以,这磨人又赚不了多少钱的活儿,除非是穷得要死的,或者是东家的亲戚,一半看钱,一半儿看面子的才肯接,不然,谁也不愿意搭着身子费劲巴拉的去挣那仨瓜俩枣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