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章 临阵倒戈
    一顿饭,在沈大娘无微不至的关怀和沈若梅凌厉的眼刀中结束了,饭后没多久,沈若兰就起身告辞。

    她前脚刚走,沈若梅就急吼吼的叫起来:“娘,她不答应,咋办啊?”

    沈大娘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咋办咋办,现在知道着急了吧,刚才那能耐哪去了?”

    想想她刚才的举动,沈大娘就气不打一处来,“你知不知道你退婚的事儿还得指着人家呢?人家来了你也没一句好话,还赌气冒烟的怼丧人家,就你这态度,别是她,就算换了我,我也不愿意过继到你家来受气。”

    “再,那事儿你急着吵吵啥?不得先一点儿一点儿的把她哄住了,在缓缓地渗透给她吗?你这么早瞎嚷嚷开了,人家明明白白的告诉你人家不干,我看你咋整?”

    沈大娘不住声的埋怨,一下子把沈若梅给吓住了,她抓着沈大娘的胳膊叫起来,“那咋办啊,娘,你可得给我想法子啊。”

    “什么好法子摊上你这么个不长脑袋的也白搭。”沈大娘还在咬牙。

    这时,一直沉默着的沈大爷忽然发了话:“你俩都别了,我觉着兰丫那孩子得对,老二现在啥都没有了,就剩兰丫这么个毛丫头了,你们还是别打她的主意了。”

    沈德俭的为人并不坏,他虽然没帮过沈若兰,但也不想算计她,这次之所以同意老婆子和闺女算计沈若兰,都是被女儿和老婆子逼得没办法了,今儿听到沈若兰那句‘我爹就只有我一个女儿,要是我再不要他了,我爹就真的啥也没有了’那句话,一下子触动了他心底最柔软的部分,刹那间,时候和二弟在一起的种种场景浮现眼前,把他那沉睡多年的兄弟情谊给唤醒了。

    现在的老二已经很可怜了,老婆丢了,他整个人也崩溃了,整天用酒精麻痹自己,要是他仅有的一个女儿给夺走了,二弟就真的是一无所有了。

    作为哥哥,即便是不能帮他什么忙,也不能落井下石,梅儿的亲事他另想办法,只是不能再打二弟家丫头的主意了。

    沈若梅一看老爹临阵倒戈,摆明是不想帮她了,咧开嘴嗷的一声哭起来:“爹,你的这是啥话啊?要是你能帮我把婚退了,你以为我愿意算计她啊?还不都是你老早就把我卖了,不然我现在还用得着搭理她?现在你心疼她不管我的死活了,那我就去死好了……”

    嘴里着,跳起来就往外跑,慌得沈大娘一把抱住她,气急败坏的喊道:“你这个死孩子作的是啥呀?你爹还能真不管你咋地?你是他亲闺女,咋地他也不能为了别人把你舍出去,老头子,你快句话啊,你没看这缺德玩意儿又要寻死吗?”

    沈大爷还能啥?

    一头是自己愧对的侄女,一头是自己捧在手心长大的闺女,他哪个都不想负了,可他没法子啊。

    半晌,沈大爷艰难的做出了决定:“梅呀,你也别闹了,等明儿爹就出去颠倒钱去,不管咋地也帮你把这门亲事退了,往后是好是赖,你就自个擎着吧。”

    这已经是他目前能想到的最好的法子了。

    其实,按他的想法,就让梅儿嫁过去,老张家现在虽然穷了,但那个后生还是好的,梅儿嫁给他,肯定不能受苦。

    可惜梅儿心高,不愿意嫁给穷人家,破了嘴皮子也不好使,他这个做爹的也没办法,只能设法给她退婚了,通共就这么一个闺女,又是从捧在手心里长大的,总不硬能逼着她嫁给她不想嫁的人家吧,万一那丫头想左了,真个去寻死了,他还不得后悔一辈子。

    他是这么想的,那头沈大娘却不乐意了,她可不想背着饥荒过日子,先不能不能借着五两银子,就他能借着,那五两银子加上五两银子的利息,得猴年马月能还清啊?这不是胡闹吗?

    “颠倒钱?你上哪颠倒去?”

    “去抬,去贷,不行把我骨头渣子砸了卖钱,不管咋,一定要把这五两银子凑齐了。”沈大爷赌气怼了一句,背着手出去了。

    “你回来,不许借。”

    沈大娘以为沈德俭真的出去借钱了,心里一急,也顾不上寻死的闺女了,一溜跑的追出去,“你个糊涂虫,过几天好日子就把你烧的不知道个人是谁了,那钱时那么好抬的吗?利滚利都能滚死你……”

    沈若梅见她爹娘都出去了,她咋作也没人哄着了,就闭了嘴扭身回自己屋儿嗑瓜子儿去了。

    外面

    沈若兰站在大爷家和自家中间的路上,静听着沈若梅的哭闹,眼底泛出一片冷光。

    现在,她已经彻底明白大娘的目的了,合着把自己过继到她家,是为了替她闺女出嫁啊,怪不得她那么好心,又是让堂哥帮她担水,又是请她吃饭的,原本这一切都是为了利用她!

    呵呵,这下子真相已经大白,沈大娘之前付出的那些算是白搭了,偷鸡不成蚀把米,她活该……

    听到沈大爷出来的动静,沈若兰转身走了,免得碰到了尴尬。

    不管咋,毕竟大爷良心未泯,不打算跟她们同流合污的算计她,还是给他留点面子吧。

    回到家时,看见屯子里的谢大娘正在自家的院门口等她呢。

    谢大娘是个热心而又善良的人,这些年没少接济她,她身上这件破袄子还是谢大娘给的呢,不然她早就冻死了。

    “谢大娘,你找我有事儿啊?”沈若兰笑着走上前去,对这个好心的大娘,她打心眼儿里喜欢。

    谢大娘点点头,“嗯,是有点事儿。”

    “这不是吗,我家姑爷在镇上开了家山货铺子,想雇几个人儿砸松子儿,砸一斤给一文钱,我寻思着你家里怪困难的,就先找上你了,你看看你想不想去,想去的话明天天亮前到我家门口等着,我侄儿赶车送你们去镇上。”

    沈若兰想了想,:“婶儿,我前段儿时间病了,现在的身子还不大好呢,不确定自己的能不能干了那活儿,能不能先让我试一下,要是我干不了的话,我就给您老人家两文钱车费钱,算是我搭车上镇上玩儿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