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章 爷家【加更】
    之后的几天,沈若兰简直被沈大娘春天般的温暖包围了,大堂哥每天铁打不动的给她担水,大娘每次见到她都赶着嘘寒问暖的,甚至有一天还约她去他们家吃饭,这可把沈若兰给惊到了。

    要知道,在原主十三年的记忆中,大娘家的饭碗她还没端过呢。

    有异必有妖!

    大娘如此反常,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沈若兰本着按兵不动,静观其变的原则,委婉的拒绝了大娘的邀请。

    她还病着呢,就不去给大爷大娘添麻烦了,万一把病气过给他们就不好了。

    然而,大娘却铁了心的要请她吃饭,声称就是知道她还病着呢,所以给她做了点儿好吃的补补身子。

    盛情难却之下,她只好勉为其难的答应了。

    大爷家就住在沈若兰家的南边,跟沈若兰家只隔了一条道,几步道的功夫就到了。

    就算离得这么近,从前的沈若兰还是一次都没去过大爷家,对大爷家的了解也仅限于他们家那四间土坯房比自家的茅草房气派,举架也比自家房子高而已。

    等她进了大爷家的院子,才发现大爷家跟自家的区别不仅在于房子,人家的院子也收拾得干净利索,院面铺得平平整整的,从屋门口道外面的栅栏门,还砌了一条石子儿路,一看就是正经过日子人家。

    “哎呀,兰丫来了,快进屋快进屋。”

    大娘听到外面的动静,风风火火的迎了出来,她脸上堆着笑,看见沈若兰跟看见一锭银子似的,别提多稀罕了。

    她亲亲热热的拉着沈若兰的手进了东屋,东屋是他们两口子住的地方,平时家里来人去且(客)的都是在这间屋儿招待。

    进屋后,看见大爷沈德俭正盘腿儿坐在炕头儿,耷拉着脑袋吧嗒吧嗒的抽烟袋锅子呢,看见沈若兰进来了,沈德俭抬起头,老脸有些不大自然的了一句:“唔,来了,坐吧。”

    沈若兰叫了声‘大爷,’算是打了招呼,但是她没坐下,而是很懂事儿的:“我就不坐了,还是去厨房给大娘打打下手吧。”

    她可不是真心想给于氏打下手,也就是做做样子罢了,不就是虚头巴脑吗,谁不会咋地!

    沈大娘忙:“不用不用,你就在这儿陪你大爷唠嗑吧,我菜都做差不多了,用不着你。”

    完,对西边屋子喊了一声:“巧莲,梅儿,你兰妹子来了,你们俩出来给你兰妹子倒点水,抓把瓜子儿吃。”

    “你大哥和你二哥去他姥家给他姥过寿去了,今儿不回来了,家里就咱们娘几个,你该干啥干啥,可别不自在啊。”沈大娘絮絮叨叨的解释了一下两个儿子不在的原因,免得她有别的想法。

    “让她来家白吃白喝就不错了,咋还让我们伺候她呢?她啥金贵人儿咋地,还得给她倒水抓瓜子吃?美死她了呢!”

    喊话的,是大爷和大娘的闺女沈若梅,也就是沈若兰刚穿过来那几天天天哭嚎着寻死觅活的主儿,记忆中,这姑娘今年十五岁了,是个出了名的美人儿。

    大爷和大娘对这个女儿十分宠爱,当初老沈家分家,二房(沈若兰家)分到一座房儿,大房分到一亩地没分到房子,家里没钱盖房,大爷大娘没办法,就把宝贝闺女许给了隔壁村家境殷实的老张家,得了五两银子盖了房儿。

    因为这,大爷和大娘一直对她心中有愧,也因此对她疼爱有加,这些年下来,就把她养成了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娇姐。

    非常不幸,这个娇姐从就看不上二房的沈兰丫,因为时候的沈兰丫很不要脸,一到饭点儿就跑到她家门口转悠,还鬼鬼祟祟的趴着大门往里偷窥。

    哼,不用问,就知道这个臭不要脸叫花子的想借着亲戚的关系蹭饭吃,做梦去吧,他们自己家还吃不饱呢,她还想来蹭饭,美死她了。

    沈大姐很看不惯沈兰丫的无耻行为,为了教训她还特地狠狠地打了她一顿,后又对她进行了一番严厉的恐吓,才吓得沈兰丫再也不敢来大房跟前转悠。

    从那以后,沈大姐就开始看不上二房的沈兰丫了,不仅看不上她,也看不起她,觉得这沈兰丫有一个酒鬼爹,一个破鞋娘,自己又是唯唯诺诺,鬼鬼祟祟的一个寒碜货,这样的人给她提鞋都不配,怎配她倒过来伺候她?

    就算她能替自己出嫁也不行。

    所以,当娘让她给沈兰丫倒水抓瓜子吃时,她的情绪才那么激烈。

    大娘当着外人的面被自己的闺女顶了,觉得很没面子,但她又舍不得自己的闺女,正要找个台阶下,那边的沈大爷忽然火了:“姑娘蛋子家家的,让你干啥你就干啥得了,哪那么多废话,你娘支使不动你了是吧。”

    一看自家老爷们急了,沈大娘怕他发火骂闺女,就急忙接过话来:“哎呀,你看看你,人家兰丫来咱们家是且(客),你你当着人家的面吵吵啥?你让人家兰丫咋寻思,兰丫,你可别多心啊,你大爷那是骂你梅姐呢,跟你没关系啊。”

    大娘这番话得很圆滑,即让她闺女免于继续挨骂,又能有效的制止她男人接着发火,还能顺便安抚安抚她。

    看起来,这个大娘的心眼子还不少呢。

    这时,堂嫂李巧莲端着一碗冒热气的水走出来,笑着:“爹,娘,你们别怪梅儿了,她还,愿意闹孩子脾气,我这是不把水给兰妹子倒来了嘛。”

    李巧莲这会儿出来,显然是想卖个好,显示她贤俍淑德,看看我,即爱护姑,又安抚了公婆,还能顺便吧客人答对了,多贤惠啊。

    然而,大娘显然是没看出她媳妇的贤惠,这会儿她正满肚子气呢,即生气闺女不会来事儿,又生气她当着外人的面顶撞自己,更生气的是老爷们为个外人骂了她的宝贝闺女,偏偏她还得忍着,不能。

    ------题外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