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章 小叔的打算【首推求收藏】
    刘氏赌气冒烟的:“要是真能告倒她,你以为我能惯着她啊?我就怕告完了官府不去抓她,倒把你大哥抓去问罪,再,我也不想跟你那俩侄儿弄僵了,那毕竟是我亲孙子,想想还是顺了他们的意思吧,反正兰丫那死丫头片子留着也没啥用,就把她给老张家得了。”

    “那怎么行?兰丫是娘的孙女,终身大事得娘了算。”

    沈德贵很生气,激动的连他平日最在意的读书人的斯文做派都顾不上了,“于氏那死老娘们算哪根葱?凭啥算计咱们老沈家姑娘?待会儿我非得找里正和族长好好的的去,让里正和族长狠狠的收拾收拾她,看她还敢不敢使坏心眼子了。”

    沈德贵之所以这么生气,不是因为兰丫被人算计,也不是他老娘被于氏威胁,而是因为于氏的行为严重的侵犯了他的利益。

    在沈德贵的眼中,二哥欠了老娘那八年的养老银子就是欠了他的,老娘归他养老,老娘的东西自然也就是他的了,老二没钱,也没有值钱的物件能抵钱的,家里也就兰丫那毛丫头能换点钱了。

    虽然那丫头长的干巴巴的,性子也呆滞木讷,但不管咋是个女的,大价钱是卖不到,但要是卖给那些娶不上媳妇的老光棍,或者卖给有残疾的呆子傻子啥的,起码也能卖个二两三两的。

    这二三两银子虽抵不上八年的养老钱,但好歹也是个补偿不是?他要是能有这二三两银子,就能去县城的醉花阴跟花魁娘子红棉姑娘睡上一宿,那可是他目前最大的愿望,想的他肾都疼了,可要是遂了于氏那死老娘们的心思,他的愿望不就落空了吗?

    所以,绝不能答应!

    刘氏见儿子动怒了,劝和:“德贵啊,依娘看就别找里正和族长了,要是闹得人尽皆知,你大哥和你那俩侄儿还咋做人呢?”

    “娘,你咋到现在还惦记他们呢,于氏逼你的时候他们咋不知道惦记惦记你呢?我就不信了,这么大的事儿于氏敢一个人做主不跟我大哥商量,要我,他们一家子肯定都知道了,还由着于氏来压着你,就他们这些不悌不孝的玩意儿,就应该拉去跪祠堂,还考虑他们的颜面呢,美死他们了呢。”

    沈德贵唾液横飞,不遗余力的给大房上着眼药,“娘啊,不是我你,你再这样软弱下去,早晚让于氏给骑头上拉屎了。”

    老沈太太就是个没脑子的货,沈德贵几句话,就轻而易举的把她的火儿给拱起来了。原来她还有几分理智,想息事宁人,跟大儿子大孙子们好好相处,这会子让她儿子一挑唆,满脑子想的就是儿子孙子不孝,儿媳妇上门儿欺负她的委屈了。

    “她敢?”

    老太太炸毛了,仿佛于氏已经真那么做了似的,她立立着眼睛狠叨叨的:“那个老骚逼要是敢骑我头上拉屎,我就让老大休了她,不,我让族长把她沉塘了,你等着,我这就过去告诉她去,这事儿不成,我不答应了,看她能咋地?”

    完,手脚利落的下地,穿鞋,就真的要去找于氏算账去。

    她可不是能受得了委屈的性子,刚才对于氏的委曲求全已经是她的底线了,沈德贵的一句‘早晚让于氏给骑头上拉屎了’,成了点燃她怒火的导火索,她满腔怒气,就想立马跟于氏干一仗去。

    沈德贵哪能让她这么去啊,他一把拉住她,叫道:“哎呦我的娘啊,你咋风就是雨呢,刚才您当着于氏的面都同意了,这会子再去反悔去,我大哥他们用脚丫子想都能想出是我的主意,我不就把他们给得罪了吗?”

    他可不能让大哥那头记恨他,不管咋,大哥是个讲诚信的,一年给老娘的五百斤粮食一斤都不少的交到他手里,平时老娘也总偷摸的管大哥要钱,虽然大哥给的不多,但一年下来,二三百文总是有的,老娘向着自己,在大哥那卡叱来的钱多半都给他花了,大哥虽然知道,但也一直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这会子要是知道他挑唆了老娘,坏他们的大事儿,万一大哥恼了,要求老娘跟他们大房过,他可就啥也没有了。

    他们这边的风俗,老人都是跟长子过活的,就只他们家是个例外,一来是老太太疼他,愿意跟他过,二来就是大哥宽厚,不计较这些,要是大哥恼了,计较起来,把老娘弄大房去,那谁来养活他啊?

    所以,得不偿失的事儿他不做,这事儿得从长计议。

    刘氏被儿子拉住了,一时也没了主意,“那,那咋整啊。”

    沈德贵捏着下巴寻思了一会儿,,“事到如今,就只能从老张家那边儿下手解决了……”

    ……

    未时末,沈若兰睡饱醒来了,她躺在炕上,望着窗纸上的浅淡的日光,忽然觉得这样活着也挺好的。

    不用朝九晚五的上下班,不用揣摩领导的心思,看领导脸色,不用为了在社会上立足勾心斗角,忙碌奔波……

    现在,她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她可以随时睡觉,爱睡多久就睡多久,一直睡到自然醒也没人管得着她,她能每天吃到纯天然无农药的纯绿色食物,呼吸到没有一点儿化学污染的空气,没有社会竞争,没有工作压力,没有养家糊口的负担,简直太美好不过了……

    就算是眼下的生活窘迫点儿,那也是暂时的,她有能力,也有把握,很快就能让自己过上丰衣足食,幸福快乐的生活!

    懒够了,她起床到后园子去喂羊,走到院子里的时候,忽然看见大门旁边儿的柴火堆高了许多。

    原来那座矮趴趴的柴火堆上,多出了几十捆苞米杆子,码得整整齐齐,一丝不苟的,使这个柴火堆终于像个柴火垛了。

    这一定是大堂哥干的。

    沈若兰心里微微叹息,要是大堂哥和大娘不是为了某种目的,而是单纯的为了帮她而做的,她现在得多窝心,多感动啊!

    ------题外话------

    介个算是昨晚给的加更,今晚还有一更,要是今晚的收藏能达到八十的话,还会有三更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