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章 兰丫变了
    汗味儿和臭脚丫子味儿参杂在一起,奇臭无比的味道直冲到胡美娇的鼻子里,恶心得她差点儿把隔夜饭吐出来。

    她想都没想的把满怀的破烂儿丢在地上,嫌弃的退后了好几步,满脸不悦的:“兰丫,你这是干啥?你爹这些衣裳不是一直都这样吗?咋好端端的突然想起洗他的衣裳了?”

    从她认识兰丫爹那天起,就知道兰丫爹不仅是个酒鬼,还是个不折不扣的邋遢货,身上的衣裳通常一穿就是一季,换季了脱下随手往那一丢就拉到了,从不知让他闺女帮他洗洗,他的衣裳从来没洗过,每件都脏得辨不出颜色来,还臭烘烘的,那味道,简直了,顶风都能传出二里地去,而他自己却全不在意,衣裳脏算啥,只要有酒喝,就是让他光腚出去跑两圈他都乐意。

    兰丫也是个木讷的,他爹没让她洗,她就不知道主动帮她爹洗洗,几年来一直都是这样。所以,胡美娇也想当然的理解为兰丫爹的衣裳不用洗,现在兰丫把她爹的衣裳塞给她要她洗,存粹是故意找茬。

    “美娇,你这么就不对了,你都知道帮你娘洗衣裳,我咋就不能帮我爹洗呢?”沈若兰振振有词,“其实,前几天我病着的时候,就仔细想过了,我爹他之所以天天喝酒耍钱不管我,大概是我不够孝顺吧,要是我好好关心他,照顾他,他指定不能像现在这样对我,所以我决定了,往后一定好好孝敬我爹,做个听话懂事的乖女儿。”

    她着,还抿着嘴使劲的点点头,一副下定决心的模样。

    胡美娇愣住了,这人是咋了,咋病一场就跟从前不一样了呢?不会是发烧烧糊涂了吧。

    “美娇啊,咱们是好朋友,我以前也总帮你家洗衣裳,要不,你就帮我把我爹的衣裳洗了吧。”沈若兰一边儿着,一边儿把地上那堆臭烘烘的衣裤鞋袜捡起来,作势又要往她的怀里塞,吓得胡美娇又往后退了两步,就怕沈若兰在把那堆恶心的东西再塞进她的怀里。

    “呃,兰丫,不是我不帮你,我家的脏衣裳也攒了挺多的,我怕是没工夫帮你了,反正你爹的衣裳又不等着穿,你就等身子养好了自己洗吧,哦,我想起来了,我家的猪还没喂呢,我先回去了……”

    胡美娇完,着急忙荒的跑了,喊都喊不住。

    “呵呵!”

    沈若兰笑了几声,顺手关门。

    样儿,跟我斗,你还嫩着呢,我可不是原来那个靠劳动力换取友谊和温暖的傻丫头了!

    胡美娇一溜跑的跑回家,她娘尤氏正哼着曲坐在炕头儿绣肚兜呢。

    尤氏今年二十七岁,是个眉眼精致,皮肤白皙的美人儿,她穿着一身半旧的红色棉布衣裙,秀发绾成了城里太太们常梳的追云髻,髻上插了一根鎏金的簪子和一朵不值钱的大红绢花。

    这身打扮在城里算不得什么,甚至还会让人觉得有点儿土气,但在靠山屯这个灰扑扑的地方,像她这种装扮时髦,加上她那点姿色,以及举手投足间风情万种的女人味儿,对靠山屯的老少爷们来,这个尤氏就不亚于仙女下凡了。

    可以不夸张的,尤氏绝对是靠山屯所有男人春梦的女猪脚。

    而且,尤氏的声音也很有特点,不像屯子里的女人话那样又粗又硬,显得很不温柔,她在话的时候,声音总会向上扬一杨,而且声音又软又绵,像拿了羽毛再给人的耳朵挠痒痒似的,害得男人们心都跟着痒痒了……

    这会儿,这个害的男人心痒痒的女人已经停下活计,看着女儿一副见了鬼的神色,没好气的瞪着她道:“又跑哪野去了,挺大个姑娘不好好呆在家里干活儿,遥哪的骚了啥?一上午了猪也不喂,衣裳也不洗,你是等着老娘来伺候你吗?”

    胡美娇被她娘骂惯了,也不以为意,遂把去沈若兰家的事儿跟尤氏了一遍,末了,还犹犹兮兮的:“娘,我咋感觉兰丫跟以前不一样了呢?话出事儿啥的都不一样了,就连看人儿的眼神儿都不一样了,就跟换了个人儿似的,不会是中邪了吧”

    尤氏略想了一下,不屑的撇撇嘴,“屁,啥中邪,那是那寒碜玩意儿根咱们赌气呢。”

    “赌气?娘是她在跟我赌气吗?”

    尤氏轻哼:“可不是咋滴,前几天她不是差点儿病死吗?,肯定是看咱们都不理会她,那死丫头心里生气了,所以故意那些不着调的话,那是跟你怄气呢。”

    “哎呀,她要是跟我赌气,那不就不能帮咱们干活儿了吗?”

    胡美娇着急了,她最在意的不是沈若兰跟不跟他生气,而是沈若兰能不能继续给她当苦力干活儿,要是沈若兰不再给她当苦力,家里的活儿就全得落在她身上,她娘整天妖妖俏俏的锹镐不拿,家里啥活儿都指着自己干呢,好容易找到沈若兰这么个傻丫头当免费使唤的奴才,要是这她撂挑子了,可上哪再去找这么个傻子去啊。

    “娘啊,你我用不用跟她解释解释,哄哄她啥的。”

    胡美娇犹豫着,想哄,又放不下身段儿,因为一直以来两人的相处方式都是她高高在上,兰丫俯首帖耳的,她都习惯这种相处模式了,这会子让高高在上的她去给兰丫那么个低贱寒碜的东西好话,她放不下身段啊!

    可是不哄,那一大摊子活儿谁给她干呢?

    正犹豫着,尤氏发话了:“不用哄她,臭不要脸的!”

    她可不怕那个兰丫造反,就她那种爹不疼娘不要的破落户,屯子里都没人搭理的货,她们娘俩能搭理搭理她就算给她脸了,没想到她还敢调猴调腚的跟她们赌气,真以为以为个人是点啥呢。

    所以,先不去搭理她,等过几天她没吃的了,一准厚着脸皮贴上来,到时候,看她怎么收拾那个贱皮子!

    胡美娇可不那么想,不快点儿把兰丫哄好了,家里这一大摊子的活儿不都得是她的吗?那得挨多少累啊?

    不行,不能听娘的,得找个机会快点儿把那个死丫头哄好,好接着白使唤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