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章 殷勤
    老太太也是的,一味的宠着叔子,他念书就供他去念书,分家时更是把好地和老房子都留给他了,自己家每年给她的养老粮食,也都让她拿去填叔子那个无底洞去了。

    其实叔子根本就不是读书的料,之所以坚持读书,无非是想躲避繁重的田间劳作罢了,可惜老太太看不清这点,还梦想着有朝一日叔子能金榜题名,光宗耀祖,她也跟着做诰命夫人呢!

    真是笑死人了!

    沈德宝对这个三弟也是一百个不满意,听到他老婆埋汰他,他也没反驳,只是嘀咕:“这话咱在家行,你可千万别让娘听到了,当心她跟你闹。”

    “知道了,我又不疯不傻的,哪敢你娘的心尖子啊,我还要不要命了?”于氏答应着,心里暗暗高兴。

    爷们虽然到最后也没同意兰丫替她的梅儿出嫁,但语气已经不像刚开始时那么激烈了,她再加把劲儿,多吹吹耳边风,他一定能同意

    ……

    这边,沈若兰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家给算计上了,送走了张二勇后,拿几个地瓜喂了羊,自己又吃了一个肉包子,就洗洗睡了。

    许是白天走路过多得缘故,这一觉她睡得很香,一直睡到日出三竿才起来。

    穿好衣服后,她在院子里做了一套广播体操,直做到身上出了一层薄汗才停下来。

    这算是她锻炼身体的开始吧,都饭要一口一口的吃,身子也要一点儿一点儿的养,她的身子太弱,不适合开始就做剧烈的运动,做广播体操刚刚好,她都想好了,等她身子再强点儿,就做瑜伽、之后打太极、练柔道,循序渐进的锻炼,一个冬天,咋也把身子锻炼好了。

    锻炼完去洗漱时,发现家里的水缸没水了,她拎起水桶去打水,路过大爷家时,看见大娘正站在院子外喂猪呢。

    记忆中,大娘从来不跟她话,她主动跟人家人家也带搭不惜理儿的,就算偶尔跟她一两句话,也没个好气儿,后来沈若兰就学乖了,每次见到大娘,就低下头装没看着。

    这次,她正要像往常一样低头装没看见,没成想大娘竟一反常态的跟她打起招呼来:“兰丫,打水啊!”

    “嗯!”

    沈若兰答应了一声,有点儿诧异。

    今天这是怎么了?往常就是走碰面都不搭理她,今儿居然上赶着跟她话了?太阳今儿是打西边出来了吗?

    没等她研究明白怎么回事儿,大娘已经扭过头,冲着屋里喊起来:“福存,福存啊,你出来帮你兰妹挑几担水去,她一个姑娘家,哪有力气打水……”

    “来了!”

    大堂哥沈福存从屋里走出来,脸色不大好看,他对沈若兰这个堂妹实在没什么好感,整天蔫头耷拉脑的,见人也没个话,也怪他娘多管闲事,各人家的活儿都干不完呢,管人家那些哩根楞儿干啥?

    不过,当着外人的面,他咋也得给他娘面子,从院子墙角那操起扁担,黑着脸走了出去。

    “哎,水桶,你再拿一个水桶啊,难不成搁扁担挑一桶水啊!”

    大娘叫住他,又回头喊了一声:“巧莲,送一只水桶出来,福存要给兰丫挑水。”

    “哎,来了!”

    堂屋门开,大堂嫂李巧莲挺着大肚子慢悠悠的走出来,给自家男人递水桶的时候,还不忘狠狠的瞪沈若兰一眼。

    李巧莲也不满意婆婆指使她老爷们干活,要是自家的活儿也就算了,谁让她男人是长子呢?可是指使她男人帮这个酒鬼破鞋的闺女,她就不乐意了。

    有这样的亲戚多丢脸啊,躲来来不及呢,居然上赶子帮她干活儿,这不是没事儿找事儿么?

    但这话她不敢跟婆婆,只能往沈若兰身上撒气。

    沈若兰无辜的翻了个白眼儿,你瞪我干啥啊,又不是我也让你家男人帮我打水的,是你婆婆上赶子主动的好不好?有能耐谁指使你家老爷们你跟谁横去啊?跟我瞪眼算什么能耐?

    沈福存没看见俩女人之间的动作,接过桶大踏步的往井边去了,等沈若兰气喘吁吁的追到井边儿时,他已经打满一桶了。

    看着溜边儿溜沿儿的一桶水,沈若兰心里那个羡慕啊,她啥时候能有人家这么大的力气就好了,啥时候打一桶水气不喘,心不跳就完美了!

    打满了两桶水,沈福存担起水,一声不吭的往回走,这下子沈若兰勉强算是跟上了,到家的时候,她还快跑几步抢在前面,把栅栏门打开,让大堂哥进去了。

    沈福存把水倒进水缸,沈若兰以为倒完就完事儿了呢,没想到他又担起两只空桶走了出去。

    这是……接着帮她打满的节奏?

    沈若兰心里画魂儿了?

    无故献殷勤,非奸即盗,大娘一家子这是要干啥呢?

    百思不得其解间,沈福存又来回几趟,把她的水缸给打满了。

    他把沈若兰的桶随手放在厨房,“行了,没事儿我回去了。”

    “等等,福存哥。”

    沈若兰下意识的叫道。

    等沈福存不耐烦的问她:“还有啥事?”她语塞了。

    原本出于习惯,在人家帮了她之后,想给人家点儿东西表示表示心意,只是她空间里的东西能往出拿吗?万一大娘追问起那些东西的来源咋办?她可不能给自己留下后患,徒惹麻烦。

    “哈哈,没事儿,我本来想给嫂子拿一把炒倭瓜籽儿,哈哈,我忘了倭瓜籽儿昨儿让我吃光了,那什么,等明天我再炖倭瓜时攒点儿,等攒够了炒了给我嫂子送去。”

    这话沈若兰得磕磕巴巴的,她自己听着都觉得没脸,还不如不呢,就像她光拿嘴忽悠人似的。

    “不用,就这么点儿事儿不算啥。”

    沈福存一听她叫住自己是因为这个,就头也不回的往外走,可走到栅栏门时还是停了停,对着还傻站在院子里的堂妹:“你家就这点儿柴火啊?这点儿玩意儿还不够一个月烧呢,下午我给你送过来点儿吧。”

    最后一句的时候,他已经迈开大步往自己家去了,沈若兰虽然还是怀疑他大娘献殷勤的动机,但对堂哥的表现还是有点儿感动的,赶明儿倭瓜吃完了,啥也得炒点儿倭瓜籽儿给大堂哥送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