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章 送到
    十一月的荒郊野外,草木皆枯,一片萧瑟,月光下,远山和树林都变成了灰黑色,与天地融为一体,黑压压的,让人没由来的感到恐慌和害怕。

    这种环境,让沈若兰情不自禁的想起早上坐车时那些人的那些话,吓得她一边走一边不停的回头,左右张望,唯恐冷不丁从哪儿窜出条野狼或大熊瞎子啥的……

    桃花村离靠山屯四五里地,两村之间是崎岖不平的山路,这条路白天走走还成,晚上走就有点儿困难了,一个不留神,路上的坑坑洼洼就能让你摔个大跟头,或者“咔嚓”一下直接崴了你的脚脖子。

    沈若兰既要观察四周,时刻保持警惕,又要借着微弱的月光观察路况,防止自己摔倒或扭伤,这种情况下,体能的消耗比早上来时消耗的还要大,没走出一半儿呢,她就累得气喘吁吁,寸步难行了。

    哎!这不争气的体格儿啊!

    她坐在路边的石头上,一边捶着腿,一边吐槽着自己的体格,这段路,要是身体状况正常的人走,顶多也就是累点儿罢了,哪像她,走一半儿就累瘫了?

    叹息几声后,她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把调养身体当成目前的首要任务,都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没有一个好身体,想干啥都不成,只有身体好了,她才有力气去干更多的事儿,她的人生才能有转机,生活也才会有意义。

    正斗志昂扬的想着,身后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沈若兰被吓了一跳,一些可怕的想法油然而生,吓得她头皮都有点儿麻了,她缓缓地转过身,心里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然而,当她回过头,看到张二勇的那一刹那,那颗悬着的心又放下了。

    “艾玛,张大哥,是你呀,你可吓死我了!”

    她拍着胸脯,心有余悸的埋怨着。

    这黑灯瞎火、荒郊野岭的,走了数里路都一点儿动静没有,冷不丁传来脚步声,可不是把人给吓死了咋地。

    张二勇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脑袋,:“对不住了沈姑娘,我是来送羊的,没想到会吓住你。”

    “不怪你,是我自己胆子太了。”沈若兰可没有乱发脾气,迁怒于人的坏毛病,该咋回事儿就是咋回事儿。

    “哦,我走累了,想歇会儿,张大哥等我一会儿行吗?”

    “行,那沈姑娘你歇着吧。”张二勇着,牵了羊默默的往后站了站,立在一边等她。

    还知道往后退几步,看来还挺知理的,若兰看张二勇的举动,默默的赞了他一句。

    这个张二勇,除了穷点儿和不大爱话,其余的方面都挺好,人品相貌不错,打猎的本事也强,在庄户人家,这样的男人不是挺好的吗?

    真不知沈若梅寻死觅活的作的是啥?

    “沈姑娘,这羊我刚才在家里喂过了,你回去不用再,咕噜咕噜……”

    不合时宜的声音突然传来,打断了张二勇的话,在这寂静的野外分外响亮,张二勇急忙捂住了肚子,一脸的尴尬,然而肚子却不管主人脸上好不好看,咕噜咕噜的叫得更卖力了。

    看来是饿了,想必这家伙收了她还的三文钱也没舍得给自己买点啥垫补垫补。

    沈若兰从篮子(实际上是空间里)里拿出个大白馒头,起身走到张二勇面前,把馒头递过去,“张大哥还没吃饭吧,给,吃个馒头垫补垫补!”

    “不用了!”

    张二勇急忙摆手推辞:“我一会儿回家吃就成了,沈姑娘还是留着自己吃吧。”

    对这个‘沈姑娘’,张二勇多少知道点儿,知道她十个命苦的,从跑了娘,爹又不管她,一个人苦兮兮的吃百家饭长大,对她来,一个馒头应该是很金贵的东西吧,他可不好意思吃她的。

    沈若兰哪知道自己已经被人同情了,还只管可怜这省吃俭用的傻子呢,她向前一步,把馒头塞进他的手里,:“我们屯帮工干活儿的,按例东家都得供一顿饭吃,你帮我送羊,我供你吃一个馒头,就顶供你那顿饭了吧。”

    这个理由合情合理,而且沈若兰已经把馒头塞给他了,他再塞回去就显得矫情了。

    张二勇只好接住了馒头,不好意思的了声‘谢谢。’

    沈若兰咪咪一笑:“不用谢我,张大哥今天帮了我不少忙,要谢也是我谢你啊。”

    张二勇憨憨的一笑,低头吃馒头。

    夜,静谧,空旷的荒野中,只有张二勇低低的咀嚼声,沈若兰捧着脸颊坐在石头上静等,闲得无聊,就开口道,“张大哥,进山真的像他们的那么危险吗?”

    早上车里那帮人的话她可都记着呢,她一直对上山挺感兴趣的,要是真像他们的那样的话,那她就把进山的念头彻底打消了罢。

    张二勇咽下一口馒头,:“没他们的那么玄乎,但也不是没有危险,只看各人的运气和本事罢了。”

    “那你在山里看见过什么凶险的野兽吗?比如老虎野狼啥的?”

    “见过,我见过两只落单的野狼,还见过一只豹子,还见过一个熊崽子……”

    提到打猎,张二勇的话多了起来,人也不像之前那么腼腆了,他侃侃而谈,了一些凶猛动物的习性,又了卧龙山那片儿地方安全,那片儿地方凶险,那些地方野兽多,那些地方草药多……

    吃完馒头,沈若兰已经歇好了,两人起身向靠山屯儿出发。

    考虑到沈若兰身子弱,张二勇故意放慢了脚步,两人一路走一路,从上山打猎到野羊的饲养方法,还没等沈若兰累呢,就不知不觉的走回了靠山屯。

    这大概就是传中的男女搭配,干活儿不累吧,沈若兰如是想到。

    进屯子时,已经是戌时,屯子里的村民们都已经睡了,庄户人家都有早睡得习惯,因为舍不得点灯,要知道,一户人家一年省下来的灯油钱,也是很可观的一笔呢。

    两人悄悄地进了村,走到到沈若兰家,把野羊拴在了后园子的一颗大树下,后园子长满野草,野草长的比院墙都高,她家的后园子又紧挨着山,把羊养在这儿,根本不会有人看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