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章 不可思议
    “这孩子,真犟!”

    见劝不听张二勇,张大娘丢下一句,挎着篮子走了。

    好容易来城里一趟,她还有好些事儿没办呢,可没工夫为些跟不相干的人耽误事儿。

    沈若兰倒是很想买这只野羊,她身子太虚,需要补养,等野羊下崽儿了,她就能有羊奶喝了,野羊奶远比牛奶有营养,对她的身子一定大有好处。

    而且,等将来把羊养大养肥了,还能有鲜美的野羊肉吃,想想都让人流口水!

    只是,她手里就只剩下一两多点儿银子了,张二勇过,这只羊至少卖一两八钱,她手头儿这点儿银子也不够啊!

    看看肥美的野羊,在看看手里那点儿银子,沈若兰心里隐隐有些后悔,早知道他的野羊没卖成,她就少买点东西了,布匹浴桶啥的什么时候都能买,可揣崽儿的野羊可不是天天都能碰上。

    哎,现在啥都晚了,还是先去买米吧!

    沈若兰摇摇头,转身去找卖米去了的。

    之前张大娘过,大米和白面都是三文钱一斤,可是等她去买时才发现,大娘所的三文钱一斤的大米,是指市场上最下等的米,里面还有些磨完了没挑干净的壳子以及细沙子,好一点儿的要卖到五文钱,五文钱的米要干净得多,也白的多。

    最好的米居然卖六文钱一斤,换算成现代的价格,相当于六块钱一斤呢!

    沈若兰暗暗咂舌,太贵了,两斤米都能差不多够买一斤肉了。

    不过,考虑到六文钱的大米几乎是一个粒一个粒挑出来的,个头大,米色白,而且里面绝无杂物,做饭的时候省事儿多了,所以,她买了二十斤六文钱一斤的白米,花掉了一百二十文,五文钱一斤的细白面也买了二十斤,黄豆和绿豆也各买了三斤,一转眼,二百三十文钱就这样流水般的花出去了。

    不过,她并不后悔,也不心疼。算起来她也是活了两辈子的人了,到死那天才明白这个道理,人生苦短,活着不易,谁也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会来,所以就该潇洒的活着,想吃啥吃啥,想买啥买啥,千万别亏待了自己,她上辈子,省吃俭用了七八年,刚攒了个首付,还没等付钱呢,就被一个歹徒的手枪送到这里,口挪肚攒了的钱,最后都变成了空间里那几张废纸,屁用没有。

    所以啊,她这辈子啥也不攒钱了,当然,要是多的钱花不了时攒起来也可以,就是决不会在像上辈子似的靠省吃俭用来省钱,那样太对不起自己!

    这样想着,她又顺手买了些大白馒头和肉包子,将这些和米面一样,先佯装放在篮子里,盖上苫布再偷偷的再收进空间,最后才慢慢的往回溜达。

    路过张二勇的摊位时,看见他还蹲在那里,双手抱着膝盖,垂着头,脚下的羊还是没卖出去。

    这家伙,明显就不是做生意的料子,蹲在那儿也不会吆喝,更不会主动招揽顾客,就只会守株待兔似的蹲在那儿死等,每当有一双脚出现在他的摊位时,他就抬起头来,巴巴的望着那双脚的主人,唇角张了张,但又不话,好像不好意思招揽顾客的话似的。

    而当那双脚离开,他的脸上就会露出一丝失望,继而在此垂下头去接着垂头丧气。

    如此反复几次,他左右的摊贩们都做了好几单买卖了,他的野羊还是没卖出去。

    沈若兰看看偏西的日头,又看了看集市上的减少的人,估摸着他今天是没啥希望了。

    本想走开,不去理会他的闲事,但想到早上要不是人家好意给她出三文钱,她现在还蹲在靠山屯吃地瓜白菜呢;而且,她也是真心想要那只野羊,寻思了一会儿,她提步走了过去。

    张二勇蹲在地上,埋着头,双手机械的抠着膝盖上的补丁,冷不丁眼前出现一双烂得不得不用草绳捆绑得鞋子。

    他抬起头,一下子看到了鞋子的主人,是早上那个瘦得吓人的沈家姑娘。

    “你,有事儿吗?”

    沈家姑娘已经站在他的面前了,还没有走的意思,显然不是路过,而是专门来找他的。

    沈若兰微微一笑,伸出手来:“张大哥,我来还你的三文钱。”

    张二勇看了看那三个铜板,没有推辞,接了过来。

    他身上就只带了这三个铜板,原本是打算用来买几个馒头充饥的,帮沈家姑娘付了车费后,他连午饭钱都没有了,到现在还饿着呢。

    还完钱,沈若兰还没有要走的意思,她蹲下身,抚摸着地上的野羊,开口问:“张大哥,羊卖得不顺利吗?”

    这不是废话吗?羊就摆在这儿呢,明显是没卖出去,可不就是卖的不顺利!

    “嗯,不顺。”

    张二勇盯着膝盖上的补丁,沮丧的回了一句。

    从晌午到这儿,看中他羊的倒是不少,可不是给的价钱太低,就是相中了也买不起,眼瞅着就到回去的时间了,看样子,他今天算是白来了。

    沈若兰看出了他的沮丧,试探着:“张大哥,你这只羊打算卖多少钱?要是价格合理的话,我倒是可以买下来。”

    张二勇一怔,瞪大眼睛看着她:“啥?你?”

    沈若兰咳了一声:“是呀,我,我想买你的羊,可是,我现在手头儿上没有那么多钱,只能先付给你八百文,其余的,等十天再给你。”

    为了证明自己的诚意,她掏出了几块碎银递到了张二勇的面前,“呶,这几块银子加起来足有八钱重,算是我给你的定钱,行吗?”

    见张二勇怔怔的看着她,不话也不接银子,沈若兰还以为他不相信自己,便诚恳的:“要是你不信我的话,可以找家倾银铺把银子量一下,绝不会少分量的。另外也可以先把羊放在你家里,等我凑够了钱再去你家里牵。”

    “呃,不用不用。”

    张二勇连连摆手,他之所以一直瞪眼看着她没有答话,不是不相信她,也不是不想卖给她,而是吃惊而已。

    明明早上去的时候,她还是连五文钱车费都出不起的可怜儿,咋这么会儿功夫,就赚到八百文了呢?这样太不可思议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