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章 疯狂采购
    啥?都要了?

    老板娘怔了一下,:“这匹布足有四十尺,姑娘你知道这得多少钱吗?”

    沈若兰笑道:“一尺十文钱,四十尺自然是四百文,对吗?”

    “对是对,可是这四百文钱……”

    没等老板娘完,沈若兰已经把一锭细丝足色的银锭子放在了柜台上,语气淡然的:“除了这匹布,我还要十斤棉花,请问您这儿有几种棉花,能让我看一下吗?”

    “呃,有,有,我这就那给你拿。”

    老板娘一边忙不迭的答应,一边迅速地从柜台下拖出两个袋子,打开后展示在沈若兰的面前。

    还以为这叫花子似的丫头也跟那些进城的乡下丫头似的,进来瞧瞧热闹,顶多也就买包针,买几缕线,撑破天了也就是买几尺最便宜的粗布,十几二十几文的生意而已,没想到人家居然是个大主顾,一下子就买这么多东西,老板娘真是又惊又喜,态度也格外热情起来。

    “姑娘,咱们这儿一共有两种棉花,一种是七文钱的,一种是十文的,您看看要哪种呢?”

    沈若兰每个袋子抓起一把观察了一下,最后选了十文钱一斤的,又买了些针头线脑和剪刀顶针儿什么的,加上布钱、棉花钱,零零总总的,统共花了五百三十四文。

    一下子做成了布庄这么大一笔生意,老板娘自然给了她不少的优惠,虽然没在价钱上给让,但答应免费帮沈若兰做一条棉被,一条褥子,一个枕头,一套棉衣棉裤和两套亵衣亵裤,若还有剩下的零碎布头,还能给她做一双鞋。

    做这些东西的线钱和手工费加起来,怎么也得七八十文钱,老板娘一下子都给免了,所以给她的优惠还是很不错的。

    交完钱,约好了十天后再来取货,沈若兰轻手利脚的出了布庄,又往一家杂货铺去了。

    家里缺得东西太多了,差不多什么都得重新置办,特别是浴桶,她想买一个浴桶已经想很久了,从穿过来第一天就开始想。

    作为一个现代人,她无论如何都忍受不了几个月不洗澡的身子,也忍受不了自己的身上长一层恶心巴拉得黑皴,要是今天的钱只够买一样东西,她情愿不买衣裳被子,也一定要买一个浴桶。

    带着这样的决心走进杂货铺,她毫不犹豫的豪掷一百八十文,买下了铺子里最好的浴桶。

    接着,又买了两个大不一的盆子,一个是用来洗脸的,一个是用来洗屁屁的,至于家里原来那个破盆子,就留着洗脚或者等便宜爹回来的时候给他使好了。

    两个盆子倒不贵,花了五十文,又买了一包澡豆,一包皂粉,二斤灯油,一包蜡烛,十个大不一的碗,一把新筷子,四个汤勺,四块盘子,两个坛子……最后,还买了一沓柔软的草纸。

    草纸是用来擦屁屁的,她是真心受不了家里的茅厕,大便时居然是用破开的秸秆处理,秸秆的尖锐揩得菊花生疼不,还总觉得揩不干净。

    有了这些草纸,她的菊花再也不用遭罪啦!

    杂货铺买的这些东西加起来,一共花了三百二十八文,老板很大方的把八文钱的零头抹了,还主动提出用铺子的马车把沈若兰送回去。

    沈若兰正犯愁咋把这些东西挪到没人的地方呢,大庭广众之下,她可不敢就这么明晃晃的把东西收进空间。老板的提议对她来简直是太贴心了,她道了谢,乐呵呵的坐上了马车。

    只是,她没让赶车的伙计送她回靠山屯,也没让停到泗水街,而是让把车子停在了通往泗水街的一条偏僻的巷子口,她的理由是‘约好了在这儿等人’。

    她不想招摇的坐着马车回村,要是她带着这老些东西回村,一定会在村里掀起轩然大波,她那个奶奶和叔不来搜刮都怪了,以她奶奶和叔的性子,不把她那些东西抢个磬空都不算他们本事。

    而且,主要是她还有好多东西没买呢,不想这么早回去。

    赶车的伙计不疑有他,帮她把浴桶盆子什么的都搬了下来,就甩着鞭子扬长而去。

    沈若兰站在巷子口,看看附近没人,飞快的把东西都收进了空间,低着头一路跑,直接去了泗水街。

    家里一粒粮食都没有,她得买点米面啥的,还得买点米子和黄豆绿豆!

    此时已经是下午,用现代的时间来算,应该是一两点钟了,集市上依旧热闹,十里八乡的人都汇集在这里,山货、农产品和手工制品,啥都有。

    还有挑着担子的货郎,担子上挂满了不值钱的玩意儿,头绳、针线、手巾帕子、还有廉价的胭脂头油等,招揽的对象,无一例外是过往的乡下大姑娘媳妇。

    跟现代市场的景象还挺像的,沈若兰颇有兴趣的打量着,接着往前走。

    “二勇,羊还没卖掉啊!”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沈若兰脚下一顿,循声望去,看见早上一起坐车的大娘正站在一个摊儿前,和蔼的询问着。

    那个贩就是张二勇,这会儿,他正蹲在集市的一个角落里,脚下摆着那只绑了四肢的野山羊。

    “张大娘,还没呢!”张二勇答了一句。

    张大娘接着:“那咋没卖到酒楼去呢?咱这集上有几个能买得起这么大的野羊的?你拿到酒楼,保准儿一下子就卖出去。”

    张二勇皱了皱眉头,神色阴郁了几分:“他们把价压得太低,我的羊一百多斤,就只给我一两四钱银子,还勾不上十五文一斤哩,我接受不了,就不卖他们了……”

    大娘一听有一两四钱银子,羡慕的瞪圆了眼睛儿:“啥?一两四钱银子还嫌少?那可是白得的钱啊,反正你又没花啥本钱,就出点力气就把这银子赚了,这老些银子还嫌少,你这孩子咋这么不知足哩?”

    “我不卖,最少一两八钱,不然我情愿牵回去养着。”张二勇瓮声瓮气的回了一句,心里也是堵得慌。

    这野羊是没花本钱,可那是他冒着生命危险打来的,山上毒蛇野兽多,又是悬崖又是峭壁的,逮到这只野羊所付出的艰辛和危险,远比别人想象中的多得多。

    所以,他不能贱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