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买布
    在二的带领下,沈若兰上了二楼的雅间,雅间其实就是一间大厅被一扇扇高大的屏风隔开的屋子,屋子的正中间摆放着一张圆形的酸枝木桌子,桌子时雕花的,十分有档次,下面还配了几把同等材质的椅子,北边儿靠墙的地方摆了一张几,几上设着紫砂花盆,花盆里栽了一株开怒放的月季花,一进屋,花香和桌子上的肉香就袅袅的飘来,把沈若兰的馋虫都给勾出来了。

    “姑娘请慢用,的就侯在外面,姑娘若有什么事儿尽管唤的。”二把沈若兰送进雅间,就懂事儿的出去了。

    人一走,沈若兰立刻迫不及待的坐了下来,她确实饿了,而且是饿了好几天了,之前的几天一直吃空间里的剩菜剩饭来着,虽然味道和刚做出来的差不多,但毕竟是凉的,而且后两天都没有主食了,就光吃剩菜,喝牛奶,吃水果,吃得肚子里一动弹就稀里哗啦的作响,大概就是传中的水饱吧。

    今儿乍见到桌子上热腾腾的菜饭,她觉得自己更饿了,抄起筷子就大吃起来,正大口大口得吃着,忽然听到隔壁传来一阵笑。

    一个公鸭嗓道:“段二爷,弟昨儿去‘醉花阴’喝酒,红棉姑娘还跟我问起您来了呢,您已经两个多月没去她那了,她让我问问您,可是她哪里做错了,惹您不高兴了?让您两个月都不进她的门儿了!”

    另一个声音笑道:“呵呵,刘公子还不知道吧,咱们段二爷最近又宠上一个戏子,两人正如漆似胶你贪我爱呢,哪还顾得上什么红棉绿棉的。”

    噗!

    原来是几个纨绔子弟在谈论风流韵事呢,沈若兰抽了抽嘴角,她可不想听这些辣耳朵的龌龊事儿,但两个雅间之间只有一扇屏风之隔,别是那间屋里肆意的笑,就是打个呵气她也听得清清楚楚的!

    所以,不得不继续听,当然,是一边吃一边听。

    隔壁道:“哪有什么绝色美人,起来,妙歌的姿色别比红棉,就是比‘醉花阴’二等的姑娘都不如呢,就是她生了一副好嗓子,诸位也知道,我平生最喜欢听曲儿,从前宠着红棉也是为着她曲儿唱的好,只是她那些曲儿听了几年都听腻了,总觉得不如妙歌的新曲儿好听,所以就多宠了妙歌些……”

    这个声音懒洋洋的,带着一股慵懒颓废的韵味,想来就是那个段二爷了。

    公鸭嗓笑了:“原来如此啊,那赶明儿我也得去凑凑热闹,见识下这位妙歌姑娘到底是何方神圣,再听听到底是什么样的神乐仙曲儿,能把咱们见多识广的段二爷迷得连花魁都不要了……”

    “……”

    就这样,一边吃一边听,这些男人的话题都是围绕女人展开的,不是谁家娘子颜色好,就是哪家的妾会伺候人,再就是讨论哪家妓院的姐儿叫得好听,谁又勾搭上哪家的寡妇了……

    那边得热火朝天呢,沈若兰这边已经差不多吃饱了,她撂下筷子,拿茶漱了嘴。

    这具身子常年处在饥饿状态,冷不丁吃太多胃会受不了的,所以即便是饭菜可口,她也没吃太多,只吃了七分饱,她准备逐渐的增加食量、增加体重、增强体质,作为一个现代人,欲速则不达的道理她还是明白的!

    吃过饭,她厚着脸皮把所有的剩菜都打包装进篮子里了,蒙上苫布后又偷偷收进空间,然后拒绝了二相送的好意,自己一个人走了。

    她还还有好多东西添置呢,可不想这么早就回家。

    出了四海酒楼,她先去了一家布庄。

    身上的这件薄棉衣已经不能穿了,层层叠叠的补了不知多少个补丁不,还又又破的,一点儿都不暖和。

    这件袄子还是村里一个好心的大娘施舍给她的,是大娘的几个闺女未出嫁时穿的,庄户人家的衣裳,都是大的传给的,一个传一个,传到最后一个闺女身上时,就已经破得跟渔网似的,根本不能再穿了。

    大娘本打算把这件袄子拆了打革吧(纳鞋底用的)使,但看到沈若兰大冬天的也没件衣裳,就好心的把这件破袄子送给她了。

    不然,她连这样一件袄子都没有,早冻死了。

    就这件袄子,她也足足穿了三年,现在已经了,套在身上勒得紧登登的,要不是她长的瘦,肯定早就穿不进去了。

    所以,棉衣是一定要买的,还得尽快买,要不等过两天天冷了,还不得把她给冻死!

    “姑娘,买布啊!”

    何记布庄的老板娘坐在柜台后面,看到一个衣衫褴褛的姑娘走进来,眼睛专往那些贵重的细棉布料子上盯,就开口问了一句。

    沈若兰“嗯”了一声,指着一匹翠绿色的平纹细棉布,问道:“老板娘,这样的布多少钱一尺?”

    她相中的那匹布是棉布中最贵的,也是最好的,质地柔软细腻,摸起来软绵绵的,做成衣裳穿一定很舒服。

    老板娘看着叫花子似的沈若兰,虽然确定她买不起,但还是和和气气的告诉了她:“这种布有点儿贵,二十文一尺,而且这布还薄,一刮就是一个口子,就算不刮不蹭的,穿久了也容易磨破,不如粗布耐穿。”

    老板娘了这么多,只是不忍心直接告诉她这种细棉布她买不起,不如买粗布穿经济实惠。

    她并不知道,眼前这个叫花子似的丫头手里有二两银子呢,且又不是省吃俭用的性子,又怎会委屈自己去穿粗布呢?

    沈若兰确实很想买这种布,但是家里需要买的东西太多了,要是买了二十文一尺的布,怕是买别的就不够了。

    她纠结了一下,:“还有别样的嘛,便宜一点的,最好是细棉布。”

    这是摆明了不想买粗布了,老板娘看了她一眼,从柜台下拿出一匹浅粉色棉布来,:“要不你看看这匹,这匹的质地跟你相中那匹绿的质地是一模一样的,只是这匹夏天时库里露雨让水给泡了,虽然花色不大好看了,但价格足足便宜一半儿呢,我也是赔钱卖的,你要是喜欢细棉布,不如就扯几尺这种的吧。”

    沈若兰摸了摸那匹深浅不一的浅粉色棉布,感受了一下质感,果断的:“行,那就是这匹吧,我都要了!”

    ------题外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