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约定
    “我没事儿,咱们走吧。”

    她知道张四爷是好人,所以痛快的跟了他一起进了前面的茶楼。

    落座后,张四爷叫了几样茶点,开门见山的:“不瞒姑娘,我是四海酒楼的东家,对姑娘今天做的两道菜很感兴趣,不知姑娘能否将这两道菜的做法传给四海酒楼,当然,我不会让姑娘白做事的。”

    沈若兰摇了摇头,“张四爷,不是我推辞,水煮肉片里若没有麻椒调味儿,其美味程度会大打折扣的,孜然鸡胗也一样,没有孜然它就是一盘普普通通的炒鸡珍,麻椒和孜然都产在南方,咱们这儿没有,您便是学了也是徒劳无益。”

    张四爷浅笑道:“这个不劳姑娘费心,在下有几个在南边做生意的朋友,托他们买了捎回来就是了。”

    闻言,沈若兰顿时眼睛一亮,急切的:“您是您能弄到南方的东西?那您能让您的朋友多带回些吗?我也想要点儿,除了麻椒和孜然,能不能再帮我带点番椒,不用多带,只给我带几粒种子就好,我愿把这水煮肉片和孜然鸡胗的做法无偿传给四海酒楼,作为对您的答谢之礼。”

    “番椒?番椒是什么?”张四爷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表示不解。

    沈若兰解释:“就是辣椒的一种,只是比我们北方常见的辣椒很多,味道也比我们的辣椒辣,成熟后呈通红色,既好看又好吃!”

    张四爷笑道:“这个不难,我叫他们帮姑娘寻来就是,只是,我还有一事想请教姑娘,若有唐突之处,还望姑娘海涵。”

    沈若兰顿了一下,:“张四爷是想问,我一个乡下丫头,怎么会知道南方产的调料,又怎会做水煮肉片和孜然鸡胗这等美食?对吗?”

    “姑娘真是冰雪聪明,在下佩服!”张四爷由衷的赞了她一句,顺便也算是承认了。

    沈若兰眼中光芒一闪,笑道:“多谢张四爷夸奖,只是您问的事儿我现在还不便回答您,您只需知道,我是个本本分分的孩子,家世也清清白白,您跟我交易,绝不会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张四爷有点儿惊愕得看了沈若兰几眼,没想到她竟然如此聪明通透,把他心底的疑虑都给看出来了,再看她的态度,完全是一副淡定悠然得样子,那气度一点儿都不像个没见识的乡下穷丫头,倒像是历尽世事,城府颇深的大人。

    之前,他对这个懂调料会做菜的丫头也就是有几分好奇,现在,倒情不自禁的多出几分敬重来。

    ……

    四海酒楼坐落在兴华街的正中心,是一座墨栏轩窗、雕梁画栋的二层楼,装修清雅大方,菜色远近闻名,算得上是农安县数一数二的酒楼了。

    来这里消费的顾客都是县城里的上层人士,对菜品得要求自然高过寻常的酒楼,所以,做为东家的张四爷不得不经常寻找新菜品,以迎合客人的口味。

    沈若兰被带进了后厨,发现后厨很大很干净,菜式也很齐全,做水煮肉片的配菜居然全都有。

    这会儿刚过饭口,酒楼里得顾客也不那么多了,四个大厨有两个闲着呢,张四爷把沈若兰领了进去,把她介绍给了那两个闲着的大厨,让他们跟沈若兰学做水煮肉片和孜然鸡胗。

    两个大厨都是县城里有名的厨子,有名望,薪水高,见沈若兰一副骨瘦如柴,衣衫褴褛的模样,打心眼儿里瞧不起她,就这样的黄毛丫头,平日在家一定连饭都吃不饱,又怎可能会做菜?

    东家也真是的,不知他们哥俩做错了什么,竟这样折腾他们!

    两个人嘴上没什么,但对沈若兰的态度可不怎么好,一个横眉冷笑,一个冷眼旁观,不像是在跟她学做菜,倒是像在一边儿看热闹。

    沈若兰也看出这俩人的鄙夷和轻视了,但她是来做生意的,不是来跟人斗气得,她结交的是张四爷,犯不上为几个不值得的人生气。

    洗过手后,她开始麻利的选材,切肉,烧水,调黄酒(这个世界没有料酒,只能用黄酒代替)、酱油、花椒面和淀粉腌制,又很专业的放了点儿豆油,以防止粘连在一起。

    做这些的时候,她先择了无视两个胖厨子的傲慢态度,只顾专心做事,一边做一边讲,俩大厨开始时瞧不起她,但等看到她干脆利落的作风和熟练的刀工后,态度比之前好多了,至少不在排斥和敷衍。

    两道菜,在沈若兰的悉心教导下,不到一个时辰就完全掌握了,红彤彤的水煮肉片,上面浮着红辣椒、木耳、豆芽、里脊肉片和少许青菜,一看颜色就足以让人食欲大振,美中不足的是水煮肉片里的麻椒换成了花椒,番椒换成了普通辣椒,口味虽有影响,但还是很好吃的。

    孜然鸡胗换成了芝麻鸡胗,虽然不如正宗的好吃,但也别有一番滋味,推广出去应该能红上一阵子。

    授业完毕,两个受益匪浅的大厨客客气气的把沈若兰送了出来,脸上的轻视已经换成了钦佩。

    出来的时候,张四爷已经走了,一个二打扮的子迎上前来,恭敬的:“姑娘,我们东家有事先走了,他姑娘晌午还没用饭,吩咐在二楼的雅间给姑娘备了午饭,请姑娘这就去用吧,饭罢的再送您回去。我们东家还交代了,南北相距甚远,您跟他定下的东西一时半会儿到不了这里,请您不要心焦,等那几样东西到了,他立刻差人给您送到府上去。”

    张四爷如此悉心厚爱,沈若兰有点儿感动,老实,折腾到现在,她确实有点儿饿了,刚才在茶楼虽有点心,但还未来得及吃就被带到这儿,教那俩厨子做菜的时候,也就菜刚出锅的时候尝咸淡味道时吃那么一两口,根本不顶饱,这会儿一听有吃的,她的肚子也有感应似的‘咕噜噜’的叫起来。

    沈若兰笑道:“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劳烦哥代我向张四爷道谢,张四爷有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