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赌约
    掌柜的本来就不耐烦呢,要不是有贵客在,他早就把这个花子似的黄毛丫头赶出去了,等看到沈若兰第二个包里的东西后,他的语气更不屑了:“这不就是干巴的茴香籽儿吗?有啥稀奇的,咱们铺子里多得是,还都是新鲜的呢。”

    看来,孜然也没有了。

    沈若兰失望极了,她包起那几颗孜然,正打算离开呢,忽听那掌柜的对那蓝袍的男人:“张四爷瞧见了吧,如今女儿家都出来招摇撞骗了,拿两件不多见的东西就想糊弄人,要不是在下略有点儿眼力,不定真给她骗了呢,哎,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沈若兰本来已经转身要走了,听到掌柜的嘲讽,忍不住顿住脚步回过身来,盯着掌柜的:“是掌柜的自己没见识,怎么反倒污人招摇撞骗了?我倒是想问问,我怎么招摇撞骗了?我骗你什么了?”

    掌柜的用鼻子哼了一声:“你已经被我揭穿了,自然无法行骗了,不然,你定会拿这两样东西冒充调料来卖给我。”

    着,又有几分卖弄的抬起下巴,“你大概还不知道吧,我李某人家中世代做调料生意,李某人打会吃饭那天起就开始认调料,这天底下的调料还没有哪样是我不认得的呢,就你那两样东西,第一样根本就不是调料,第二样么,分明就是干巴了的茴香籽儿,就你这两样东西,拿去骗骗不懂行的人或许还成,想骗我,真是瞎了你的狗眼了!”

    瞧着他那副言之凿凿又自以为是的模样,沈若兰气极反笑,:“就因为掌柜的不认得这两种调料,就一口咬定我是骗子,是不是太有失偏颇了?要是我能拿出这两样调料做的菜,而且菜也好吃,您怎么?”

    李掌柜拈着稀疏的山羊胡子,眯着眼瞧了沈若兰几眼,瞧着沈若兰穿得破破烂烂,人也瘦得跟个猴子似的,料定她是个穷得吃不上饭的穷酸货,这种连肚子都吃不饱的穷酸又能做出什么好吃的呢?

    当然,也不定她能拿这两样东西做菜,只是看她的样子,肯定没吃过什么好东西,做点儿有滋味的出来就当做是天下第一的美味佳肴了!

    一定是这样的!

    思及于此,他眸光一闪,认为有机可乘的机会到了,遂一拍柜台,豪迈的:“要是你真能拿这两样东西做出的好吃的菜,我便承认是我眼拙了,再输给你二两银子,但是——”

    他话锋一转,带着几分不怀好意的笑意,:“若你做不出来或者做出来的东西不好吃,又当如何呢?”

    沈若兰:“若我做不出来或者做的东西不好吃,我便任由李掌柜的处置,如何?”

    李掌柜一听,登时心花怒放,他等的就是这句话呢。

    虽然这黄毛丫头看起来干巴拉差的没多大力气,但好歹也能干点儿烧火做饭的活儿,白白得一个干活儿的丫头,他是很乐意的。

    “好,一言为定,要是你今儿能用这俩种东西做出好吃的,我给你二两银子,要是你做不出来或者做些乱七八糟的糊弄我,就自愿给我做使唤丫头,终身为婢,敢答应吗?”

    有二两银子可赚,沈若兰莞尔当然不会退缩,她莞尔一笑,“有什么不敢的,就怕李掌柜到时候不认账呢,咱们还是找个中间得证人稳妥。”

    李掌柜也想找个中间人,不然到时候这丫头不认账了,他不是白高兴了吗?

    正好‘四海酒楼’的东家张四爷正在此处呢,张四爷也算得上是县里有头有脸的人物,做个中间人在合适不过了。

    李掌柜向张四爷拱拱手,笑道:“张四爷,今儿这事儿就得劳烦您做个鉴证了。”

    话的时候,李掌柜脸上的笑纹儿都藏不住了,今儿真不知撞了什么大运了,跟‘四海酒楼’的东家谈成一笔大生意,一下子能赚四五两多银子,又能白白得一个丫头使唤,虽这丫头干巴巴的长的也不咋地,但总比要他掏腰包花钱买人或雇人要好啊,真是太走运呢!

    张四爷冷眼看着他二人,见李掌柜笑眯眯的,一副志在必得的模样;姑娘衣衫褴褛、瘦骨嶙峋,但眼神里却藏着与年纪不符的淡定和自信。

    他忍不住提醒道:“姑娘,你可想好了?若输了,你就是奴籍了,这辈子当牛做马不,生死都不是自己的算了,现在反悔还来得及,切不可莽撞和意气用事啊!”

    沈若兰很感激张四爷的好意,也看得出来,张四爷是个很有责任心和正义感得好人,用他做中间得证人,她放心!

    沈若兰笑道:“多谢张四爷提醒,您放心,我绝不会输的,退一步讲,即便是输了我也愿赌服输,我家里就我一个人,我能为自己做主。”

    张四爷见沈若兰执意要赌,而且看她气定神闲得模样,应该是对自己很有信心,只好:“好啊,正好我还想看看丫头能用那两种东西做出个啥呢。”

    沈若兰伸手把篮子上的苫布揭开,从里面拿出一碗浮着一层红辣椒的水煮肉片来,放在了柜台上,接着又拿出一碗孜然鸡胗,道:“其实,这两样菜我在家时就做好了,这碗水煮肉片只要倒进锅里加一下热就好,另一个孜然鸡胗用点儿油翻炒一下就行了,这两道菜就是用我的这两种调料做的,还请张四爷鉴定一下。”

    张四爷俯下身,果然在水煮肉片里看到一层麻椒,又在孜然鸡胗里看到了密密麻麻的许多孜然,便点头道:“确实是用这两种东西做的。”

    沈若兰又对李掌柜:“得暂借李掌柜的后厨用一下,不然这两道菜没法吃,咱们得赌也没法打下去了。”

    李掌柜在看到那两道菜得品相时,心里开始隐约觉得不好了,没想到这个干巴拉差得黄毛丫头竟能做出这么好看的菜来,看看那道水煮肉片,红的红,黑的黑,绿的绿,光看就让人有食欲;还有那道孜然鸡胗,一块块鸡胗被炒得金灿灿,油汪汪得,怎能不好吃呢?

    他暗暗地对两个伙计使了个眼色,道:“旺财,二狗,拿这两道菜去后厨加热。”

    俩伙计接到掌柜的暗示,急忙一人捧一碗菜往后厨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