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调料
    第三条街叫做兴华街,是县城里最繁华的一条街道,这条街既不像保安街那么高大上,也不想泗水街那般接地气,是一条典型的城市街道。

    街道两旁都是商铺,多为二层的楼,什么铺子都有:酒楼、布庄、医馆、银楼、茶肆、当铺、戏园子、赌场等等,甚至还有一家装修华丽的妓院。

    打听明白后,沈若兰当即决定,等到了县城,就到兴华街去试试运气。

    临近晌午,马车终于赶到了县城,停在了泗水街的街头上,赶车的回过头,大声吆喝:“都该干嘛干嘛去吧,记住了,两个时辰后在这集合,过午不候,回来晚了自己负责。”

    话音一落,车上的人就开始纷纷下车,沈若兰身子骨弱,怕意外受伤不敢跟人争挤,等到大家都下去了,她才不紧不慢的下了车。

    坐了一上午的马车,腿和屁股都有点而麻了,下车后,她没忙着走,先是站在路边先活动了一下筋骨,活动时,恰好看到张二勇在车轴那边解他的野羊呢,之前他在车上坐着时,沈若兰只觉得他挺魁梧的,现在才发现,这家伙长得可真高啊,足有一米八以上,身板儿还挺直溜的,这要是搁在现代,当个模特明星的绝对没问题。

    可惜他生不逢时,偏偏生在这个生产力低下的封建社会里,这里的百姓们连肚子都填不饱呢,谁又有闲心去关注和追捧一个男人的颜值呢?

    无人欣赏,他也只能做个苦逼的猎户了!

    正叹息着,张二勇忽然回国身来,两人的眼睛不经意的对在一起了。

    沈若兰想到人家还帮她付了三文钱的车费呢,不然她也没法来这里,就扯开嘴角礼貌地对张二勇笑了笑,:“张大哥,等回去的时候我就把那五文钱还你。”

    张二勇本来已经避开她的眼睛了,听到她这么,便又回看过来,道:“随你吧。”

    完,他牵着羊走了。

    脸上虽然淡淡的,但心里觉得老沈家的这个姑娘比他那个没过门儿的未婚妻强得多,姑娘虽然长的不咋地,但至少人家有教养,懂感恩,性子看起来也开朗活泼。

    不像那个嫌贫爱富的蠢女人,撒泼打滚儿的,一点儿教养都没有,这样的女人,就是长的再俊他也不要了。

    等他凑够了五两银子,一定托人把银子还给他给爹娘,就是老沈家还的退亲银子,现在,就是他们老沈家不想退婚,他也不会答应的。

    ……

    兴华街距泗水街不远,绕过一座寺院和几座民宅就到了,走路也就一炷香的功夫。

    到和泗水街相比,兴华街可就气派多了,平整光滑的青石板路,古韵十足的店铺,熙熙攘攘得人群,看起来既繁华又热闹。

    走在街上,沈若兰一边张望着,一边思考着赚钱的门路,此时已经是晌午,正当饭口,街道两旁的酒楼都飘出了诱人的香味儿,不断地干扰着她的思路。

    她摸了摸咕咕作响得肚皮,最后决定效仿穿越的前辈们,到酒楼去卖菜品,这样的话既能到赚钱,又能顺便填饱肚子。

    不过,很多她熟知的吃菜品都需要现代的调料烹制,想卖菜品,就必须了解这里有没有她那些菜必须的调料品,若有,就一切都好办了,若没有,她就得重新寻找别的赚钱途径。

    为此,她特意去了一家门面挺气派的调料铺子,想考察一番。

    这家调料铺子应该是这条街上最大的一家调料店铺了,里面宽敞明亮,装修气派,格局设计的跟药店的格局差不多,都是迎着门口一个柜台,柜台里靠墙的地方立着一排顶到棚顶的架子,架子被分成一个一个的格子,每个格子里都放了一个带盖的木盒,盒子里就装着各种调料。

    调料味重,带盖得盒子都掩不住,乍一进门,沈若兰的鼻子就被各种调料的味道刺激得想打喷嚏。

    这会儿,铺子里只有一个顾客,是个穿着湖蓝色绸缎直裰的中年男人,那男人看起来颇有点儿身份的样子,连掌柜的屈尊都亲自为他服务呢。

    铺子里还有两个伙计,不过这俩伙计一个忙前忙后的拿调料给蓝袍男人看,一个端着茶杯在一边伺候着,根本没人搭理她。

    倒是掌柜的抬起眼皮撩了她一眼,看沈若兰穿的破破烂烂的,人又黄又瘦,心里还以为她是叫花子呢,但因不能确定,所以没直接赶人,只不语气很不好的问了一句:“干什么的?”

    沈若兰当然知道掌柜的和俩伙计为啥这么对她,看衣敬人这种思想从古至今就一直存在,她是来办正事儿的,犯不上跟这种嫌贫爱富得人置气。

    她走上前,拿出一个纸包打开递了过去,礼貌地问:“掌柜的,请问贵店有麻椒吗?”

    怕这里人对麻椒的叫法跟现代的叫法不一样,她特意把空间里那盒水煮肉片里的麻椒挑出来几粒,用油纸包了,递给掌柜辨认。

    掌柜的正忙着接待贵客呢,哪有空理会沈若兰,他只是出于好奇才瞄了沈若兰手中的纸包一眼,就用鼻子‘嗤’了一声,:“这哪是什么调料?野草的草籽儿吧。”

    不用问有知道,掌柜的这是不认得麻椒,连认都不认识,就更不可能有了。

    这家调料铺子是本县调料铺子中的大店了,要是连他们家都没有,别的铺子就更不用了。

    看来,她卖水煮肉片和水煮鱼的计划泡汤了,因为水煮肉片和水煮鱼里最关键的一味调料就是麻椒,没有麻椒,水煮肉片和水煮鱼跟炖的就没啥区别,也就没有市场价值了。

    她没有就掌柜的话来辩驳,既然没有,就算掰扯明白了又有什么用呢?浪费口舌而已。

    沈若兰把麻椒包起来揣进怀里,又拿出一个纸包打了开来,递到了掌柜的面前,:“麻烦您再看看这个,这个您这儿有的卖吗?”

    这个纸包里包了七八粒孜然,是她在空间里存放着的那盒孜然鸡胗里挑出来的,孜然看起来跟茴香字籽儿很像,只是茴香籽儿个头略大些,是草绿色,孜然要比茴香籽儿个头稍微点儿,颜色发灰,像是风干了的茴香籽儿似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