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打听
    眼瞅着张二勇不愿意谈这个话题,大娘偏又不停地唠叨,沈若兰便好心的打圆场,岔开了大娘的话:“张大哥,这野山羊很不好打吧?听这玩意儿跑的飞快,还能在悬崖峭壁上健步如飞呢,能打到死的就很厉害了,没想到你竟然能抓到活的,真了不起啊!”

    张二勇转过头,看见沈若兰正睁着黑漆漆的大眼睛看着他,一脸的真诚,就简短的:“这只是揣了崽儿的,跑不快,所以让我给套住了。”

    “哦,那就是很快就能下崽儿产奶喽。”

    沈若兰嘀咕着,有点羡慕的看着那只野山羊。

    要是她也有一只临产的母山羊就好了,她现在的身子很需要补充营养,用野山羊的奶滋补可比牛奶滋补强多了,而且山羊也比奶牛好养活,吃得少还不显眼,藏在她家野草丛生的后园子里谁都发现不了,而且将来还能有野羊肉吃。

    和她一样羡慕的还有车上另一个宽脸的汉子,他眼巴巴的看着肥壮的野山羊,啧啧两声道,“二勇,你这羊有一百斤沉吧?”

    张二勇摇摇头,“不知道,好像没有吧。”

    其实,这只野山羊有一百零七斤重呢,抓回来那天他就称了,只是他为人低调,不愿意显摆罢了。

    宽脸汉子盯着山羊看了一会儿,确定的:“保证能有,我这眼力可准了,这羊至少能有一百斤,这下子你子可发了,这野山羊肉,城里有钱的老爷们最稀罕了,咋滴也能卖到二十三四文一斤,囫囵个儿卖也能卖到二十文一斤,这一只野羊,就是二两银子的进项啊,啧啧!”

    他一边摇头一边叹息着,羡慕之情溢于言表,有人笑他:“咋?你眼馋啦?眼馋你也上山去打啊,卧龙山八百里,啥值钱的野兽没有?没准儿你进山了能打着一只比野羊的还值钱的呢。”

    宽脸汉子连忙摆手道:“我可不敢去,卧龙山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去的,去年秋天我们村俩子进山挖人参,结果碰着个大熊瞎了,俩人儿一个都没跑了,全让熊瞎子给拍死了,找回来的时候都不成人形了,那个惨噢……”

    “哎呦,是挺惨的,不过不赶我们村老孙家那爷仨惨。”

    有人接着道,“三年前,我们村孙老六为了给儿子娶媳妇,带着俩儿子进山打猎去了,没成想遇着一群饿狼,唉,活蹦乱跳的爷仨,找回来时就剩骨头架子了,孙老六媳妇办完丧事就上吊了……”

    “真惨啊,不知道当时那三人儿遭什么样的罪呢……”

    “是啊,好好的一家人,就这么绝户了……”

    大伙七嘴八舌的议论着,的都是上山如何如何危险,某村某年某月某日某人是怎么死在山上的。

    沈若兰也不知不觉的听进去了,真是不听不知道,一听吓一跳,原来进山那么危险,亏她还想把身子养好了去采蘑菇,捡木耳赚钱呢,现在看来还是算了,银子虽然好,再好也不赶命重要啊,好容易再活一回,为几两银子把命搭上,不值当的。

    看来,老张家也一定是穷极了,不然也不会让他们家二子冒那么大的危险进山,难怪沈若梅又哭又嚎的要退婚呢!

    马车哒哒哒的跑着,车子一颠一颠的,不过这并未影响到大家话的兴致,尤其神沈若兰身边的大娘,更是个好的,这一路嘴就没停过,东家长西家短的,絮絮叨叨个不停,虽然有点儿聒噪,但沈若兰还是从她身上打听到不少有用的信息。

    首先,她弄明白了这个世界的货币价值。

    虽前身就是这个时代的人,但那苦命的丫头从到大就没花过钱,甚至连摸都没摸过,对货币的价值和物价行情知道的还不如自己知道的多呢。

    上辈子,她看过不少古代的穿越,对古代的物价行情有个大致的了解,再经过大娘的一番教诲,让她对这里的物价行情算是基本了解了。

    在这个时代,最广泛流通的货币不是银子而是铜钱,银子用现代话来,是货币中的超大面额了,一两银子值一千文钱,一文钱能买一个馒头或一个素包子,肉包子也只卖两文钱一个,玉米面两文钱一斤,面粉和白米稍贵点儿,都是三文钱一斤,猪肉十五文钱一斤……

    如此算来,一两银子的购买力还是很强大的,光馒头就能买一千个,足够一个人一年吃的了,要是俭省点,参合点粗粮吃,一两银子都能够一个人活两年的了。了解了物价行情和货币价值,她又顺便打听到了县城的大致情况。

    农安县算是一个大县,光主街就有三条,其中的一条泗水街,是乡下人最常去的集市,这条街不长,从街头到街尾都是短衣打扮的贩,这些人多半是乡下来的,卖的都是自家的农产品,如青菜,粮食,鸡、鸭、鹅等家禽,偶尔还有山货或野味儿,只是不多,价格也相对贵一些。

    也有卖手工制品或工具农具的,比如猪食槽子、炕席、火盆和盖帘、箅子爬犁等等,都是实用而不怎么值钱的玩意儿。

    光顾这条街的,都是乡下人或者是城里的穷人,因为这条街上的东西物美价廉,比别的地方卖的东西便宜很多,可以,这条街是家境贫困的百姓们最好的选择。

    第二条街位于县城的正中间,叫做宝安街,是一条比较高大上的街道,本县的县衙就设在此街,另外,县城里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们的府邸多半建在这里。

    街上的商铺不多,只有一家清雅贵气的茶楼和一座名冠全县的青云书院,能在青云书院里读书的,都是县里有钱人家的子弟,据这里一年光束脩就要十五两银子,还不算吃喝笔墨的用度,寒门子弟是想都不敢想的。

    茶楼就更过分了,一杯清茶就卖三十文,都够买二斤猪肉了,一般人要是有那三十文钱,还寻思给家里买二斤猪肉或者十斤白米呢,哪会来这而挥霍了。

    因此,来这里消费的,都是穿绫罗绸缎的有钱人,这些人多半是住在这条街上的,或者是往来于农安县城的客商,普通百姓是绝不会来这儿糟害钱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