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去桃花村
    一下午,沈若兰躺在炕上,翻来覆去的想着找钱的法子,上亲戚家借肯定是不成的,她敢拿一根头发丝儿打赌,她要是上姑姑大爷家借钱,一文钱都借不到不,还得惹一肚子闲气,她可没找虐的习惯,既然借不来,那就不去讨那臊了。

    其实,她家离卧龙山很近,从后院走十多分钟就能上山,要是她身体好,这会子倒可以进山去碰碰运气,不定能采点蘑菇,砍点柴啥的换钱哩。

    但她这副干巴拉叉的身子太虚弱了,就她现在这副状态,别是进去采蘑菇砍柴,就是走到山上都成问题,再,山上野兽多,万一碰上吃人的野兽,她连逃跑的力气都没有,还不得擎等着让野兽给啃了,想想还是拉倒吧。

    转转反侧,思来想去,想了一个多时,最后决定明天去镇上或县城碰碰运气,看看有没有不需要本钱的赚钱法子。凭她多出来的几千年的社会阅历,应该能找到门路,反正不管怎样,先去试试运气再。

    打定主意,她起身去了厨房,准备做晚饭,吃饱了养足精神明儿好做大事。

    家里的厨房是她卧房闸出来的,一间屋子一分为二,南边的一半做她的卧房,北边的一半做厨房。

    厨房在阴面儿,只有一个的北窗户,光线很差。

    厨房靠南墙的位置有一个灶台,灶台上安了一口八印的大黑锅,灶坑连着她屋里的火炕,这样做饭的时候顺便就把炕烧了,这是北方最常见的建筑格式,前世的她也是在北方农村长大的,对这样的厨房并不陌生。

    这个家确实很穷,穷到一粒米都没有,就只在水缸旁边儿摆了**个倭瓜和几十颗大白菜,还有一堆儿地瓜,也就四五十斤的样子,这些还是前身在自家的园子里种的。

    其实,她还种了些别的东西,但园子里的野草太多,她的身子又弱,根本没力气经管,导致园子里的收成很差,最后到秋也就收了这点儿东西。

    靠北墙角,有一个简易的木头架子,上面摆了两三个粗糙的陶瓷大碗和几双黑黢黢的筷子,再有几个大不一的瓶瓶罐罐,应该是装调料的,沈若兰走过去看了看,那些瓶瓶罐罐里都是空的,应该是空了很长时间的,里面落的灰都有大钱儿厚了。

    她拿起葫芦瓢,在水缸里舀了两瓢水,把锅刷干净了,从空间里拿出两个鸡蛋,又洗了两个地瓜放进锅里煮了起来。

    烧火的空档,她也没闲着,拿着抹布把架子上的瓶瓶罐罐和碗筷都刷了,又把架子和锅台也擦了一遍。

    这下子,厨房看起来干净多了,她的心里也舒坦了不少。

    看看锅开了,她掀开锅盖,用葫芦瓢当笊篱,把鸡蛋和地瓜捞了出来,用凉水拔一下就开吃。

    鸡蛋也地瓜味道也不错,就是太干巴了,吃着噎人,几口后就把她噎得直翻白眼,没法子,她只好从空间拿出一袋牛奶,一口鸡蛋一口牛奶,再一口地瓜一口牛奶的把晚饭解决了。

    吃饱后,天也渐渐暗下来了,家里没有油灯也没有蜡烛,趁着最后一丝光亮,她烧了点水,把脚和脸洗了。

    其实,她很想洗个澡,记忆中,她上次洗澡的时间还是在夏天的时候呢,这几个月时间不洗,加上又整天干活儿,现在的身子都长了一层厚厚的皴了,隔挺远的都能闻到她身上那股酸臭的味道。

    沈若兰是个爱干净的,无法忍受自己是这个样子,之前的几天因为身子太弱动弹不了,今儿能动弹了,她当然得好好洗洗了。

    不过,家里没有澡盆也没有大盆子,没法泡澡,只能拿一块破布沾着水盆里的温水擦慢慢擦澡,这种擦澡跟泡在浴桶里痛痛快快的洗效果差多了。

    她暗暗下决心,等有钱了,一定买一个最好的浴桶,天天泡澡,把原主从前没泡的都补回来。

    擦完身子,天已经完全黑下来,她倒了水,摸索着躺进被窝,快入睡的时候,忽然想起往天这个时辰堂姐已经开始哭唱了,今儿不知为啥居然没动静了。

    这是咋地了?咋还罢工了呢?不会是嗓子哭坏了嚎不出来了吧?要么就是问题解决了?不然,就她堂姐那性子,打死都不带消停的。

    不管怎样,她终于能睡个好觉了,沈若兰盖好被子,很快进入了梦乡。

    一宿好眠。

    第二天天还没亮,沈若兰就早早起来了,洗漱完毕后,把空间里的生日蛋糕拿出来切了一块当早餐吃了,又把家里最值钱的两样东西——唯一的一把菜刀和两只看起来还算完好的大碗装在篮子里,拎着篮子往隔壁的桃花村去了。

    桃花村是附近几个村子里最富裕的,光拉脚的马车就有两辆,一辆是去二十里外的七松镇,一辆是去五十里外的农安县城,附近村子的村民们谁想要去镇上或县城,多半来桃花村坐车。

    当然,也有节省的舍不得那几文车费,就靠两条腿儿走着去。

    其实车费并不贵,去七松镇一个来回才两文钱,去县城也就只要五文,还能带东西。

    但沈若兰一文钱都没有,为达到目的,她把家里看起来最值钱且又拎着不沉的两样东西,一把菜刀和两只大碗带在了身上,准备用来抵押当车费了。

    她走的很急,就怕赶不上马车,古代没有钟表,都是看日头计时辰的,有时早点儿,有时晚点儿,要是晚了还好,要是早了,自己就白跑这一趟了。

    本想早点儿到达,但正应了‘心刚命不遂’那句话,走到一半的时候,不争气的身子就走不动了,两条腿灌了铅似的,每走一步还打哆嗦。

    最后,等她拖着拄着一根树杈子一步一步的挪到桃花村时,太阳已经升的老高,两辆马车也就只剩下一辆了。

    “要走了要走了,去县城的马上就走了!”

    赶车的汉子看到一个外村人,猜想应该是坐车的,立刻扯着脖子吆喝起来。

    沈若兰一边喘息一边:“……等等……我……”

    汉子扫了一眼沈若兰寒碜的衣裙,又看了看她瘦骨嶙峋得身形,道:“去县里五文钱,先交钱后上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