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2章 省亲
    沈德俭因为担心淳于珟会对张二勇不利,便决意一直跟张二勇呆在一起,直到保护他顺利回到老家为止。

    三人吃完饭后,张二勇已经见到了兰儿,便提出要回去了,沈德俭便借口说自己正好也要回老家办事,要跟他一起走。

    张二勇时间急,本不想跟他一起走,但件沈德俭执意要跟他一起,不好拒绝他,只好勉为其难的答应了。

    因为赶,沈德俭都没来得及回家跟穆氏说一声,只让沈福存去府上告诉一声,他在外面就跟着张二勇走了。

    开始时,两人是一个骑马一个坐车,沈德俭怕张二勇骑在马上造人暗算,便生拉硬拽的把他拉到自己的车里,那匹马拴在车后面,张二勇盛情难却,两人就这样一路回去了。

    事实上,张二勇很着急,他的假期有限,每一天都是算计着来的,要是在路上耽搁一天,他的时间就更紧了。

    沈德俭也很着急,今儿都二十七了,再有三天就过年了,他这送二勇一趟,自己就没法跟老婆孩子们过年了。

    哎……

    其实,不光他俩着急,淳于珟也很着急,他也想跟老婆孩子在一起过年,但是鲁元有事,他不能为了自己老婆孩子热炕头就置兄弟于不顾,只好拼着赶着过去。

    至于没有告诉沈若兰,是因为考虑到兰儿这会子正在气头儿上,去跟她说她也一定对自己不理不睬,反倒没趣,还不如等她气消了再给她写封信告诉她这件事,也省得去自讨没趣去。

    本着这种心理,他才没告诉沈若兰的。

    因为从前一直没有过女人,也不知道女人的心理,他以为只要过段时间兰儿就能消气,一切就万事大吉了,却不知道女人的心思,女人生气是不会因为时间的推移而忘记的,相反,她们的情绪还会因为时间的推移而成倍增加,聚集,最后爆发,一发而不可收拾!

    淳于珟要是知道女人的这种性格特点,大概也就不会想着躲避这次龃龉了,一定会第一时间内求得谅解,两人和好如初,但是他错就错在不了解女人的性情,还以为钕人像男人一样心胸开阔,这种已经过去的事儿几天就忘到脖子后去了呢……

    这一走,直到大年三十这天都没回来。

    沈若兰的情绪从最开始的赌气到后来的发怒,等到大年三十那天还不见他回来,终于爆发到一发而不可收拾!

    过年那天,是娘和弟弟妹妹还有刚出生的儿子陪着她一起过的,虽然亲人们大多数都在身边,但是因为他不在,这个年终究过得不够圆满。

    沈若兰很生气,可当着娘的面儿又不能表现出来,免得娘担心,还得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跟她解释说:他有事出去公干了,得过段时间才能回来…。

    过完年,沈若兰终于忍不住了,吩咐收拾打包,她要回凤凰村去。

    在北方,有嫁出去的女儿正月时回娘家拜年的规矩,穆氏不知道她在跟淳于珟赌气,还以为沈若兰是正常的礼节行事的,正好她也离开村子许久了,也想回去看看,就欣然同意了。

    于是,娘俩打包收拾了一番,带着孩子们和许多下人侍卫,坐两辆保暖性好,舒服又宽敞的马车,回凤凰村去了。

    因为孩子小,他们娘几个的武力值也低,所以身边儿不能不多带几个服侍的人,还有二三十个侍卫,加上他们娘几个,一共有四五十个人的样子。

    其实这个样子沈若兰已经很低调了,按例王妃出门的依仗和排场也远不止四五十人而已,正常情况下,王妃回门省亲,都得带足上百人才算够得上规格呢。

    但是沈若兰不喜欢张扬,想着凡事都低调点儿的好,再说她也不是真回来省亲的,是赌气回娘家的,还弄那么大的排场做什么呢?  然而,饶是她已经够低调的了,但是这种阵仗回村,依旧是引起了很大的轰动。

    王妃回村省亲啊!

    这是何等的荣耀啊!

    沈若兰等人一到村子里,就遭到了全村人的强势围观,有的村民们还没有叩拜行礼的意识,见到沈若兰,便热情的跟她招呼。

    “兰儿,你回来了啊,这是回娘家回门儿来了吗?”说话的是谢大娘,从前没少帮沈若兰的一位长辈。

    谢大娘的话音未落,立刻有人道:“大娘,人家现在都是湛王妃了,你咋还直接喊人家的名讳呢?也不怕犯了大不敬的罪?”

    沈若兰笑着说:“大家都是看着我长大的,不用跟我拘这些俗礼,大家从前叫我什么现在就还叫我什么,要是现在因为我嫁给了谁就改变了咱们的关系,那才叫分生了呢。”

    大家一听这话,都很高兴,一边赞扬沈若兰不忘本,一边夸她的怀里的小世子好看。

    小世子才五个月,长得白白胖胖的,一双黑漆漆的大眼睛跟两颗最亮的宝石似的,好奇的打量着周围的村民们,没有半点儿眼生的样子。

    倒是沈德俭家的小儿子沈若松,看到这么多生人围观他们,看了几眼后,一下子把小脸儿藏在了娘的怀里,撇着小嘴儿哭起来,看起来好像是眼生了似的,引来众人的一阵笑声。

    “这小子,倒不如他外甥大方了。”刘氏笑着说道。

    沈若兰的奶奶刘氏,在过年前的时候就回来了,是跟她的老儿子沈德贵一起回来的。出门两年,老太太和沈德贵也没赚到什么钱,因为沈德贵不如齐来顺儿精明,又不肯吃苦,还是个爱装腔作势摆架子的,所以便是有两张方子在手,最后也不过是比在凤凰村老家强一点点儿而已。

    沈德贵是个有傲气的,本想发大财后衣锦还乡,不发财就不回来,但是后来听说兰儿做了湛王妃,就跟齐来顺一样起了想占便宜的歪心思,于是也股不得脸面不脸面的了,带着老娘就杀回来了。

    只是,他没像齐来顺儿两口子那么心急,一回来就迫不及待的跑吉州去占便宜,而是留在凤凰村里守株待兔!

    过年了,沈德俭咋滴也得回来上坟吧,他决定就趁着沈德俭回来上坟的时候把他逮住,软硬兼施,软磨硬泡,不管咋地了,一定要让他给自己弄个官儿当当。

    他的要求不高,给他给七品县太爷当当就行!

    所以,沈德俭送完张二勇后,就直接被他老娘给扣留在村子里,没有能及时的赶回吉州。

    面对老娘和弟弟的无理要求,沈德俭表现得很坚决,那就是他绝不会去找湛王给沈德贵讨要官职,沈德贵要是想当官儿的话,就靠自己的本事去考科举,想叫他替他求情,那是万万不能的,等到下辈子也不成。

    于是两方就这么僵持着,谁都不肯松口,正僵持着呢,沈若兰就声势浩大的回来省亲了。

    于是,刘氏和沈德贵又把算盘打到了沈若兰的身上,想走她的门路,要是兰丫头答应下来的话,比沈德俭答应管用多了,于是母子俩一拍即合,就赶来巴结沈若兰了。

    对于奶奶和小叔的到来,沈若兰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情绪,对于她不在意的人,不在意的事儿,她一向是懒得去理会的,奶奶夸她的儿子也好,不喜欢她的儿子也罢,对她来说都无所谓!

    沈德宝看到沈若兰和穆氏的孩子后,倒是真心的喜欢,看看人家的孩子伺候的,干干净净、白白胖胖的,比他大孙子伺候的好多了,不过又一想,人家的孩子实在王府长大的,吃的好用的好,自然比他们这些寻常百姓家的孩子养的好。

    沈若梅看到沈若兰回来的阵仗,十几个丫头婆子,小厮奶娘的,还有好几十个侍卫,前呼后拥,浩浩荡荡的,差点儿把她给呕吐血了,特别是看到沈若兰又漂亮了,想想自己被毁容的脸蛋儿,还有残了的胳膊腿儿,她差点儿气死。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