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章 见面
    张二勇不知沈德俭心中所想,默了一会儿,认真而又坚定的开口说,“对不起二叔,有些话我必须得当面跟……她说,不能跟您讲,事关重大,还请二叔多多体谅。”

    张二勇所指的‘事关重大,’是指那些他无意中从贾副将哪听来的贾副将要撺掇大将军造反的话,但是很快被沈德俭曲解成他有心里话想跟兰儿说了。

    沈德俭又怒又气,愤声说:“兰儿现在已经嫁人,不能跟你见面,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当初可是你小子不顾兰儿和我的反对,主动要退婚的吧,是你一意孤行不辞而别的吧,怎么?现在知道后悔了?可惜啊,后悔也晚了,这世上没有卖后悔药的,兰儿已经嫁人生子,你们俩也是再无可能了。”

    张二勇神色黯了黯,说,“二叔,您误会了,我对她……没有别的想法,就是有很重要的事要见她,必须见她。”

    “不行!”

    沈德俭斩钉截铁的回答,“不管你有没有别的想法,见她都是不妥的,你赶紧离开吧。”

    “见不到兰儿,我绝不离开!”张二勇固执地说道。

    “嘿,你小子,还犟上了是不是?”

    沈德俭一看张二勇犯了驴劲儿,急了,“臭小子,我可告诉你,湛王可不是好性子,要是叫他知道你来见兰儿了,肯定不会与你善罢甘休的,到时候便是我也救不了你了,你要是聪明的话,就赶紧离了这儿,该干嘛干嘛去吧……”

    张二勇无视他的威胁,抿着嘴一言不发,脚下也一步都不动,大有见不到兰儿就绝不离开的架势。沈德俭一看张二勇不肯走,不禁又急又怕,急的是张二勇不知死活,竟敢站在湛王府门口儿打兰儿的主意,怕的是湛王听闻此事容不下他,想取他性命。

    “好,好你个混小子,你还犟上了,今儿我非替你爹好好教训教训你不可!”

    他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作死不管啊,情急之下,只好遥哪寻摸起趁手的东西,装模作样的要揍他。其实也是吓唬吓唬他,寻思着最好把他吓跑了,别让他留在这儿惹祸才是。

    然而,张二勇固执的像一块石头似的,眼瞅着沈德俭撸胳膊挽袖子的要揍他了,他却也不跑,也不说话,就定定的站在那儿,跟生了根的大树似的。

    “二叔,您这是干啥啊,有话好好说嘛!”

    沈福存也看出二叔不是成心要打张二勇,就是想吓唬吓唬他,于是赶紧拉住了沈德俭,也算是给他个台阶下。

    沈德俭气咻咻的说:“你看他像是能听进去好话的样子吗?我要是不揍他一顿揍醒他,他还得在这儿犯浑……”

    “爹,您消消气,我跟他说吧!”

    不知什么时候,沈若兰出来了,就站在他们的背后,沈德俭和沈福存背对着她,没有看见,张二勇低着头,也没看见她。

    等大家听到她的声音时,她已经走到跟前儿了。

    “兰……兰儿……”

    看到沈若兰,张二勇的眼睛一下子有点儿红了,心酸的恨不能哭出来似的,他定定的看着她,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忍住没冲上去把她抱在怀里……

    两年不见,兰儿出落得越发漂亮了,美的像画中走出来的仙女似的。

    她披着一件秋香色蜀锦面镶白狐毛的斗篷,头上带着观音兜,粉白红润的脸颊融在领口那毛茸茸的绒毛中,身材也比从前丰满了,一看就是过得很称心,很享福的样子。

    “兰儿,你咋出来了呢?”

    沈德俭一看女儿出来了,有点儿惊讶也有点儿害怕,他紧张的看着府里的方向,唯恐湛王也跟着出来,要是湛王跟出来了,看到张二勇,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吧。

    沈若兰坦坦荡荡的说:“我听说二勇哥来找我了,就过来看看。”

    张二勇来找她的事儿,还是东儿跟她说的呢,因为董奶奶现在王府里帮她照顾孩子,东儿也过来了,小家伙乍见到这么好的地方,整天东游西窜的,沈福存找沈德俭说张二勇的事儿时,东儿正好就在沈德俭的屋里跟小白玩儿呢,听到他们密谈的话,就跑去告诉沈若兰了。

    因为在他的心中,沈若兰才是最亲的人,不管有什么事儿都不该瞒着她才是,既然沈二伯故意瞒着兰儿姐姐,那他去告诉好了。

    就因为这孩子,沈若兰才知道张二勇来找她了,才出来跟他见一面的。

    “二勇哥,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沈若兰大大方方的跟张二勇打了个招呼,脸上还带着和煦的微笑,表情自然的像对方只是个普通朋友似的。

    看到她这副坦然的样子,显然是已经放下他们过去的那段儿了,张二勇扯了扯嘴角,挤出一抹比哭都难看的微笑,苦涩的说,“我还好,你呢》也还好吧!”

    “嗯,我很好,我成亲了,也生孩子了。”沈若兰简单的说道。

    虽然她现在很幸福,幸福的都要冒泡了,但是她不想跟他多说这些,对自己的前未婚夫炫耀自己现在有的幸福,这种行为怎么说都不厚道。

    “那,他对你……好吗?”张二勇艰难的问。

    虽然已经看出她过得很好、很幸福了,但他还想听她亲口说出来。

    不出所料,听到他这个问题后,沈若兰几乎是不假思索的说:“他对我很好,我很幸福,二勇哥,希望你将来也能同样幸福,我也希望能得到你的祝福。”

    张二勇艰涩的说,“你幸福,就好……” 祝福的话他说不出来,但是,真的,只要她幸福,那就好。听到她亲口说自己幸福,他就可以放下了……

    “对了,二勇哥,你找我有什么事儿吗?”沈若兰问道。

    张二勇点头,“嗯,有事!”

    他扭过头,看了看沈德俭和沈福存,说,“我想单独跟兰儿说两句话,你们能回避一下吗?”

    “不能!”沈德俭一口拒绝。

    兰儿出来见他已经让他心惊胆战了,恨不能现在就把闺女给带走,又岂能放任她在这儿跟他单独说话,这要是传到湛王的耳朵里,湛王要是发难可怎么办呢?

    虽说兰儿现在在湛王的面前很得宠,但总不能侍宠若娇吧,在夫家的门前见她的前未婚夫已经很过分了,要是两人再单独说话,那成什么了啊?

    沈德俭的骨子里还是很封建很保守的,接受不了张二勇单独跟女儿相处的事情,而且,他也是打心眼儿里怵他现在这个女婿,不敢做惹他发怒的事儿啊!

    虽然淳于珟在他的面前从未发过一次火,对他这个老丈人也一直礼敬有加的,但是他就是忍不住的怕他,可能是淳于珟身上的贵气和在沙场上磨砺出来的煞气太骇人了吧,反正他的气势就是让沈德俭这个小老百姓感到害怕,很害怕的那种。

    所以,为了大家的安全着想,也是为了兰儿的未来着想,他是绝不会允许兰儿单独跟张二勇说话的,就算张二勇真有什么要紧的话跟兰儿说,他也必须在场,没得商量!

    “好话不怕人,怕人没好话,你有啥话是我跟福存不能听的?”沈德俭低声质问道。

    沈若兰也不想单独跟张二勇说话,看得出,张二勇对她的感情还很深,她怕自己同意单独跟他说话会给他造成什么误会,让他觉得自己心里还有他,所以,就没有反驳她爹,而是微笑着看着张二勇,等着他回答。

    张二勇犹豫了一下,看到兰儿并没有跟他单独说话的意思,默默地垂下眼帘,心里戚戚然……

    兰儿不同意跟他单独聊,也一定是生他的气了,她也一定以为当初是他任性妄为,为了自己的理想抛弃了她,所以才会这么快就投入到那个人的怀抱,跟个人生儿育女的……

    他不知道,沈若兰从来就没有爱过他,之所以跟他订婚,想要嫁给他,跟他过一辈子,无非是因为觉得他是个适合结婚的对象而已,要是他知道沈若兰从来就没爱过他,也不是因为被他‘抛弃’才那么快转投他人怀抱的,大概也就不会这么难受了吧!

    虽然他一直深恨湛王夺走了他毕生的最爱,但是看在他真心待她,而且她也爱上了他的份儿上,张二勇决定忘记他对自己做的那些事儿,帮帮他。

    当然,主要是为了帮她。

    因为他不想看到她失去丈夫,也不像看到她痛苦。

    “好吧!”

    张二勇妥协了。

    没办法,在沈若兰的面前,他永远都无法保持原则。

    “兰儿,你要告诉湛王小心抚州那边儿,陈皇后已经逃到抚州,已经跟贾副将勾结在一起,如今正在游说大将军起兵造反呢,起兵的由头就是要清君侧,除去湛王,还政于君。”张二勇郑重的说道。

    沈若兰听了,微怔了一下,说,“还有这事儿?那还真是多谢你了,放心,我会转告他的,也替他谢谢你。”

    张二勇眼神微闪:“不用谢,你要告诉他早作准备,免得到时候措手不及!”

    他真的不需要湛王的谢意,之所以不远千里的跑回来报信儿,也是为了她而已,要不是为了她,他巴不得大将军能起兵灭了这个巧取豪夺的‘土匪’哩!

    “不管怎么说,还是得谢谢你。”沈若兰真诚的说道。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