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章 张二勇求见
    经过三天的奔波,张二勇终于如期的赶到了吉州城,到了王府门前,他的心激动得像要跳出来了似的,都有点儿不敢上前了。

    都说近乡情更怯,两年不见,也不知她现在什么样了,胖了还瘦了?黑了还是白了?也不知她想过自己没有?反正他这两年的时间里,除了睡觉,剩下的时间都再想着她呢……

    “干什么的?”

    王府门口儿的侍卫见他犹豫不决的站在王府的不远处,窥着王府的大门徘徊不前,出于责任心,便吆喝了一声,向他盘问。

    张二勇这才鼓足勇气,说出了自己要见沈若兰的目的。

    只是,提出了要求后,守门的是为却不肯给他通报,原因很简单——王妃忙着照料小世子,没空见客。

    之所以有这样的规定,还多亏了沈若兰的那些好亲戚呢!

    首先就是沈若兰的堂嫂李巧莲。

    自从沈若兰当了王妃后,李巧莲就差没给沈若兰跪下提鞋了,溜须拍马得沈若兰都受不了了,一听侍卫报说她来了,沈若兰就会不寒而栗,浑身的寒毛都要竖起来来。

    她是在是受不了李巧莲夸站的阿谀奉承,也受不了她那腻得恶心的笑容,更受不了她若有似无提出的各种无理要求!

    这边李巧莲还没答兑完呢,沈秀英和她男人齐来顺忽然造访了。

    自从拿到沈若兰的两种点心方子和做水晶冻的方子,齐来顺立刻带着一家子奔赴京城,在京城里大展身手,连点心带水晶冻,着实挣了不少钱,现在少说也有三四百两银子的身价了。

    如今家里钱是钱物是物的,不光在京城买了房子,家里还买了一辆马车和两个下人,俨然有钱人了。

    他们这次来吉州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来找便宜的。

    齐来顺再听说了沈若兰做了湛王妃后,立刻打起了如意算盘,想给吉州三十万大军做水晶冻、做点心,那银子还不得赚海了去了?他只要雇上几百个人,动动嘴皮子,每天就几十几百两银子的收入啊,可比在京城辛辛苦苦挣那仨瓜俩枣的好多了!

    有个做王妃的外甥女儿,他在吉州横着走都没人敢呲啦一声儿,多有面子啊!不像在京城里,因为他们是外地人,又挣了点儿钱,所以常被当地的地痞流氓欺负,这一两年来为了消财免灾,他们没少给那些无赖上贡,都要心疼死他了。

    在吉州的话,谁敢讹他的钱?他不去讹别人就不错了,想讹他的钱?他不把那孙子蛋黄子端出来都算他能的!

    打着这样的主意,他们一家子收拾了京城的买卖,满怀希望的来投奔沈若兰了。

    沈若兰本来就看不上他们一家子,更不可能答应他这件事儿了,以齐来顺儿的性子,要是真让他留在吉州,他绝壁能做出狗仗人势,狐假虎威的事儿来。

    所以,还是把他的美梦扼杀在摇篮里好些。

    他手里有那几个方子,一辈子衣食无忧是不成问题的,勤快点儿、脑袋灵活点儿,发财也不成问题的。

    只是人心不足蛇吞象,衣食无忧和发小财已经不能满足齐来顺儿的贪念了,再得知沈若兰做了湛王妃后,他的第一个念头就是他能再这个侄女儿的身上捞到多少好处,怎样才能最大化的捞到最大的好处。

    当然,他的无耻要求被沈若兰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不过齐来顺儿就是有那个不要脸的劲儿,你拒绝了我也没关系,大不了我成天在你们家里晃荡、溜须、贴乎,功夫不负有心人,迟早能把你们给拿下来的。

    沈若兰哪儿受得了他们一家子整天进府啊?这一家子人,一个比一个虚伪,都带着面具似的假笑讨好她,溜须她,特别是那个齐巧儿,好像是忘记了她过去曾为难过沈若兰似的,每每见到沈若兰,亲热的像见了亲姐姐似的,那份姐妹情深的模样,都让沈若兰的鸡皮疙瘩掉一地了。

    淳于珟见沈若兰被膈应的不行,就果断下令,以湛王妃身子不适为由,宣布来求见王妃的,一律不见了。

    因为来求见沈若兰的,除了李巧莲就是齐来顺儿两口子,别人还真没有来求见过呢。

    沈若兰的朋友不多,能互相走动的更是少之又少,其中,申由甲两口子是来不了了,申由甲的奶奶瘫了,他媳妇现在既要照顾老人,又要带孩子的,根本没空来找沈若兰说话唠嗑;沈金存和他媳妇已经被沈若兰派到平安州去打理那边的生意去了,(这么安排也是为了避免大娘事儿多,拿捏媳妇);巧珍嫂子既要忙着店里的生意,又要忙着照顾四个女儿,所以也没空去湛王府做客,就算有时间,她一介村妇,也没胆子往湛王府里窜哒啊……

    所以,还真没有沈若兰的熟人来湛王府找她,来找她的,除了李巧莲就是齐来顺儿,没一个好玩意儿,把他们拒之门外,是完全正确的。

    只是没想到张二勇被无辜牵连了,连他也没法进去了!

    张二勇思念了她两年,这次顶着严寒骑马走了好几天,就是为了见她一面的,再说还有重要的事要跟她说呢,又怎会因为侍卫的一句话打退堂鼓?

    张二勇在王府的门外等了许久,都快冻成冰坨子了,也没等到一个人出来,想想这样等着也不行,就牵着马,往沈福存所在的印刷厂去了!

    沈福存看到张二勇,先是狠狠的吃了一惊,随即回过神,跟他寒暄起来。

    要知道,张二勇可是做过沈福存十来年的妹夫呢,想当初,张二勇跟沈若梅订婚的那些年,每年的年节,张二勇都要到沈家去送礼,所以一来二去的,就跟沈福存沈金存都很熟悉了,因为性情相投,相处的也都挺好的,即便是后来沈若梅闹着退了亲,张二勇跟沈福存的感情也没有什么变化,一直都处的挺好的。

    张二勇也是没办法了,才想到要走沈福存的门路的,他也知道这样做沈福存会很为难,但是他太想念兰儿了,而且还有很重要的事要跟兰儿说,所以他非得见兰儿一面不可。

    沈福存听到张二勇的来意后,为难的垂下了脑袋,堪堪的说:“二勇,按理说你求到我头上,我不该推脱才是,但是这件事儿你真的让我为难了,兰儿她已经不是过去那个毛丫头了,她现在已经是湛王妃了,不能随便见人的,更何况是男人,而且你跟她还定过婚,所以……所以…。”

    他撸了一把脸,又说,“我是真不敢去跟她说啊,万一湛王怪罪下来,我担待不起啊,要不这样吧,我先去跟二叔说说,要是二叔同意你见她的话,就让二叔跟她说吧,至于兰儿见不见你,那就是她的事了!”

    沈福存不忍拒绝张二勇的请求,但是又不敢触犯湛王的忌讳,思来想去,决定把这个皮球踢倒二叔那儿,让二叔来解决吧,反正他是湛王的老丈人儿,就算湛王对他有什么不满也不能把他怎么样了,他就不同了,一个堂哥而已,湛王要是知道他引着兰儿过去的未婚去私相见面,一怒之下要他小命儿的可能都有呢!

    他可不敢冒这个险啊,所以只好把这烫手的山芋抛给二叔了!

    当下,他去了湛王府。

    湛王府的侍卫们都认得他是舅爷,所以也不敢阻拦,顺理成章的带着他进了府。

    张二勇远远的看见他进去了,心一直提拉着,也不知自己到底能不能得偿所愿,能不能再见她一面呢!

    正惴惴不安的等着,王府的大门开了,里面没有走出他日思夜想的那个人,倒是她老爹走出来了。

    沈德俭冷着脸,看到张二勇也没什么好脸色,只背着手,两眼冷冰冰的看着他,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

    张二勇知道他还在为自己当初执意退婚,不辞而别的事儿生气呢,就垂下头,抄着袖子向他做了个揖,“二叔,许久不见,您老人家身子还好?二婶可还好?还有,兰儿,她,她可还好!”

    “兰儿她现在已经是湛王妃了,她的名讳就不要再轻易提起了。”沈德俭硬邦邦的说道。

    张二勇点了点头,“是!”

    “看来你是已经知道兰儿已经做了王妃了,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就该明白,你跟她私相见面并不好,惹人口舌不说,还会让湛王误会你们的,所以,我觉得你要见湛王妃的要求并不妥。这会子我出来了,你有什么事儿跟我说吧,我是她父亲,什么事儿跟我说也是一样的。”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