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地127章 鲁元来了
    天亮时,鲁元终于赶到了!

    鲁家的侍卫们已经知道他要来,早守在官道边儿上候着他了。

    见到他,侍卫们齐齐的跪了下去,心里都悬乎乎的,特别是那两个负责守护宁夫人,却又眼睁睁的看着她坠崖的两个,是抱着必死的决心等在这里的。

    “参见大将军!”

    鲁元阴着脸,冷声说:“如何?有线索了吗?”

    “回大将军。”侍卫长抱着拳,声音低了下去,“还……没有……”

    鲁元握着马鞭的手紧了紧,“那,现在的情况如何了?”

    “属下们已经在全力在夫人坠崖的地方进行搜寻,凤阳官府和青州官府也已经派人过来帮忙寻找了。”侍卫长如实的禀报道。

    宁夫人出事后,他们当即展开了地毯式的搜索,只是他们人太少了,这儿的地形险峻,又有土匪骚扰,于是就派了两个人分别去了风阳县和青州府,寻求官府的援助。

    青州府尹和凤阳县令听闻是鲁大将军的如夫人出了事,当即都派出数百余人的官兵队伍,前来这山中剿匪和搜索,这两天,风阳县的官兵和青州城的官兵,正一边跟山里的土匪打,一边帮鲁家的侍卫们搜索呢。

    “拿我的帖子再去,叫他们倾尽全城的兵力,来次剿匪搜山,不得藏私。”鲁元沉声令道,说着,从怀中拿出自己的印鉴,叫他们盖了自己的印鉴再去搬兵。

    可以想象,青州的府尹和凤阳的县令,定是因宁儿只是个如夫人,并不是鲁家的正式夫人,所以虽然帮忙,但不会倾尽全力去帮,只是表面上做做样子而已,但是要是拿上鲁元的拜帖,盖上他的印鉴,那情况就大不相同了。

    鲁元湛王身边儿最红的大红人儿,整个楚国谁不得给他几分面子啊?他在这位如夫人出事儿仅五天的时间就从吉州赶到这里,又拿着自己的拜帖来找他们,足可见他心里多在意这位如夫人,所以,这两为大人一定会全力以赴帮忙的,说不定还会亲自出面呢。

    只要集合青州和凤阳两地的兵力,去攻打这座匪寨,定然可以一举拿下,大功告成。

    且这么多人搜山的话,也比他们这点儿人效果要好,所以,只要大将军帖子一下,这件事就事半功倍了!

    鲁元又叫人带他去宁儿坠崖的地方看看,侍卫不敢懈怠,赶着走在前面,把鲁元带到了宁儿坠崖的地方。

    “大将军,宁夫人就是从这里掉下去的……”

    负责保护宁儿的那两个侍卫指着深不见底的山涧,痛心疾首的跪了下来,头都抬不起来了。

    鲁元低头看着一望无底的山崖,想着信上说的车子都摔碎了,马也当时就摔死了,心里顿时一阵剧痛,像被人捅了一刀似的。

    一边的侍卫看到鲁元的脸突然变得惨白,担忧的说,大将军,您没事吧?

    鲁元摆摆手,示意他不要说话,自己缓了半晌,才缓过来。

    他说,带我下去看看吧。

    虽然知道即便是下去也不可能找到她,但是他还想去看看现场,说不定可以发现什么蛛丝马迹呢。

    于是,侍卫又带着他下了山,下山的路很难走,一直快走到晌午,才走到马车摔碎的地方。

    看到碎了一地的马车碎片,鲁元的心痛得更加剧烈了,情不自禁的脑补出许多不吉利的画面,让他难受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他已经确定了自己的内心,对他来说,宁儿绝不是一个寻常的存在,前世加上今生,她一定都是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个女人。

    “大将军,大将军……”

    侍卫长看到鲁元已经变白的脸更加惨白了,还缓缓的向地下倒去,吓得急忙上前搀扶住他,一边搀扶还一边大声的呼唤着。

    鲁元日夜兼程的在路上奔波了好几天,这些天里几乎一直是不吃不喝的,体力早已透支,身体也几乎弄垮了,再经不起一点波折和打击,这会子看到宁儿坠崖的现场,脑补一下她坠崖后的惨状,鲁元终于不支,昏倒了……

    侍卫长一见,急忙叫大家上前,七手八脚的抬起鲁元,把他抬到了马上,带着他去几十里外的青州城去找大夫去了。

    这段时间以来,确切的说,是鲁元到棋盘寺以来,他一直睡得不好,总是能梦到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这几天忙着赶路,他没吃好,也没睡好,甚至没有安稳的睡过一觉,所以也没有再梦到什么,这会子昏过去了,人也终于能安安稳稳的睡了,于是,奇怪的梦境又不期而至了。

    这一次,梦到的还是宁儿。

    只是,不是在发配途中的她,也不是濒死憔悴的她,而是十年前她刚到鲁家时的样子。

    **岁的小女孩,脸上还带着未褪去的婴儿肥,在一群丫头婆子的簇拥下,第一次出现在家里。

    他看见她局促的捏着自己的手帕,一副小心翼翼又惴惴不安的样子,跟谁说话时都低眉顺眼,紧张兮兮的。

    唯独跟那个面如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的少年说话时,她的眼睛抬了一下,脸蛋儿上还微微有些泛红,像极了天边的晚霞。

    他想起来了,那个少年正是十年前的他,此时,也正是他第一次见到宁儿时的情景。

    那个时候的他,当真只把宁儿当成自己的妹妹了,他大大方方的问她喜欢吃什么,玩什么,可否读过书,又问她表字是什么,她低着头,羞见见的一一回答。

    随后,画面一转,便是两人在一起的情景,那时年纪小,不懂得避讳,他们同吃同住,常在一起玩儿,玩儿的开心极了。

    只是他是男儿,得去上皇家书院念书,还得去校练场操练,还要跟随父亲外出走动,学习交际应酬,能陪伴她,跟她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很多。

    他看见年少的自己意气风发的走出家门,又看到凝儿静静地立在花丛之下,佯装看花,实际上眼睛却偷偷的溜着他,目送她离开。

    他一走,她就回到房中,开始给他做荷包,做扇袋子,给他打璎珞,做扇坠子,一切活动都是围绕着他来的。

    他不在家时,她就安安静静的给他做东西,或者到母亲那去陪母亲说话,母亲很喜欢她,简直把他当成自己的女儿一样疼爱了……

    后来的某一天,少年时的他兴高采烈的回了家,兴奋的跟母亲和她说起了今天在宫里遇到安安妹妹的事儿。

    他毫不隐瞒的对母亲和她表达了自己对安安的好感,极力的赞美安安的美貌和气质,并一再说明,安安是他这辈子见过的最好看的姑娘,这世上再也不会有比她更好看的女子了。

    他看见宁儿的眸子黯淡下来,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她失落的垂下头,抠着自己的指头,眼圈儿都微微泛红了。

    之后的日子,他就开始忙着怎么去见安安,怎么讨好安安了,也就不大跟她在一起玩儿了。

    他看见小姑娘失落的躲在没人的地方抹眼泪,也看见她故意在家里遇见他,甚至在他回自己院子的路上等他。

    可是,他有太多的事情要做,没空陪这个小妹妹玩,就只好拿话敷衍她,她给他做的荷包扇坠子什么的,因为不如宫里织锦局做的好,他也没放在眼里,随手就赏给小厮和下人们了……

    慢慢的,两个人渐渐长大。

    他从那个不谙世事的少年,变成了意气风发的俊美青年,她也从满脸婴儿肥的小姑娘,出落成了窈窕的少女,大家都说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连母亲都是这样说的。

    每每听到这种说辞时,他总是严词否定,一再声明,他们只是兄妹。

    而她,却从不否认,每每有人说起时,还总是一副幸福羞涩的模样。

    因为这,他对她的好感度下降了很多,也不再像过去那样宁儿妹妹长妹妹短的关心她了。

    宁儿感受到了他的变化,但还是默默的坚持着自己的想法。

    不管他待她如何冷淡,她都始终如一的对待着他。偷偷的给他做鞋子、做衣裳,怕他不肯要,还特意求了他的乳母,乳母就诈称是织锦局做的,让他穿着戴着。

    他从来都不知道,自打十六岁起,他身上的每一件衣裳,脚下的每一双鞋子,都是出自宁儿之手,为了能让他穿自己做的衣裳鞋子,她着意的磨练自己的绣功,已经练得跟织锦局的老师傅们不相上下了。

    除了衣裳,他的饮食起居她都一直默默的关心着,只是不敢叫他知道罢了。

    后来,安安进了宫,成了皇上的妃子,他失望之下,娶了宁儿,但再娶她之前,他就已经告诉她了:他只拿她当妹妹,没办法把她当妻子,她要是执意嫁给他,就要做好一辈子守活寡的打算。

    听到他这番话的时候,他看见她泪流满面,但还是义无反顾的说,“我愿意!”

    于是,他们就结为夫妻了。

    他并不想娶她,是母亲逼着他娶的,所以成亲的当晚,他碰都没碰她一下,要不是怕母亲不依,他新婚之夜都不会在她的屋里过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山里汉的小农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