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章 张二勇走了
    饭做好了,崔氏叫张金凤把饭菜摆好,就开始等着张二勇回来吃,可是左等右等,一直等到天黑也不见他回来,不光是他,连那俩跟回来吃白饭的小子也没回来,仨人商量好了似的,都不知道干啥去了。

    张三勇拧着眉疙瘩,不悦的说,“娘,二个到底啥时候回来啊,都饿死人了。”

    崔氏哪儿舍得让小儿子挨饿啊,一听张三勇喊饿,急忙给他盛了一碗黏米饭,还慷慨的舀了一勺猪油给他拌在饭里吃,这种黏米饭拌猪油的吃饭放在现代人的眼里可能会觉得很恶心,但是在古代的北方农村,甚至是近代的北方农村,都是一种很上讲的美食,一般人家可舍不得一勺子一勺子的猪油浪费呢!

    张金凤看到张三勇端着碗开吃了,还一个劲儿的夹桌子中间那盘儿鸡蛋酱里的鸡蛋,急的眼皮直跳,一眼一眼的看着她老娘,只希望她老娘能开恩,让她也跟着吃。

    结果,崔氏给俩小孙子和张大勇也一人盛了一碗饭,让他们几个先上桌儿去吃,李氏、她和张金凤则等着,要等张二勇回来了再吃。

    把张金凤馋的直咽口水,说了好几回,都让她老娘不是好声儿的给怼回去了,倒是李氏,借着喂俩小崽子的机会,左一口右一口的没少往自己嘴里吃,崔氏说她她就权当是没听着,崔氏气得在一边儿嘀嘀咕咕的骂,李氏也不放在心上,只管吃自己的,权当婆婆是在放屁……

    直到张三勇等吃完饭,也没把张二勇等回来,倒是把村里的姜大发给等来了。

    姜大发脸上红扑扑的,身上还带着一股子酒气,一看就是刚喝过酒的。

    “姜大叔,您咋来了呢?”张大勇见到村邻来了,急忙热情的招呼。

    张三勇则一言不发的转身回屋去了。

    一个目不识丁的泥腿子而已,还不配跟他说话。

    姜大发硬着舌头,说:“我来替二勇送个…。信儿,傍晚上时我碰着二勇了,他叫我替他过来告诉你们一声儿,他出门儿办事儿去了,就不回来了,叫你们别等着他们……吃饭了,嘿嘿,我当时急着去跟刘三子他们喝酒,就没及时……过来给你们……送信儿来,呃……我有点儿喝多了,差点没、过不来……”

    崔氏一听,立马就明白张二勇是不满她安排的晚饭,赌气走了,心里也不由得一阵气恼,骂道:“这个不孝顺的犊子玩意儿,只为口吃的就跟我赌气冒烟的跑了,有能耐他一辈子也别回来啊?你等再让我看见他的,我非把他腿打折了不可,不把他腿给他打折了我都不是人的……”

    嘴上虽然骂的挺狠的,但其实她的心里也挺不得劲儿的,老二两年才回来一趟,还带回来这么多吃的喝的,她一点儿都没舍得往出拿,这不懂事儿的小犊子才生气离家的,他嘴上虽然没说啥,但心里头肯定怨她这个做娘的了,她心里边儿能得劲儿就怪了……

    张金凤的思维第一次没跟她娘在同一个频道上,听到张二勇走了,她第一个念头就是:“我二哥走了啊?那他还给不给我办事儿了?我可全指着他呢啊!”

    张大勇说,“你急啥?你二哥走的这么急,没准儿就是急着去给你办事儿了呢。”

    听到大哥这么说,张金凤安心不少,但是嘴上仍旧不满的嘀咕说,“要走也不跟家里头说一声,害的我饿到现在还没吃上饭呢,再说,我还有话要嘱咐他呢,他都不知道我要说啥就搁二上走了,真是的……”

    李氏冷笑一声,说:“你可拉倒吧,啥急着去办事儿啊?叫我看啊,老二指定是不满意娘安排的小年饭,赌气走的,不然的话他那会子回来那一趟干啥呀?分明是回来吃饭的,可惜咱们老娘舍不得那些好吃的,都要留给三勇吃,老二看不惯也气不过,才赌气走的。你瞅着吧,这下子赌气一走,还不知猴年马月能回来呢……”

    一边儿说着,一边儿幸灾乐祸的瞟了婆婆一眼。

    该,叫你啥好东西都给你小儿子留着,这下好了吧,把老二整扎业了,往后三五年你都别想见着老二了,更别指望借老二的光了,你就等着你那宝贝三小子‘孝敬’你去吧!

    李氏猴儿精儿猴儿精儿的,早就看出这个三小叔子不是个养业子了,老太太的将来要是指望着他,还不如指望大菠萝盖儿呢,指望他养老太太的老,或者指望他将来孝敬老太太,还是等下辈子吧!

    崔氏却是对她的小儿子信心满满的,她已经断定他的小儿子就是当状元的料儿,大儿子和二儿子打着马也追不上的。

    然,饶是如此,二儿子跟自己产生芥蒂,仍不是她所乐见的。

    老二已经走了,她的满肚子懊悔和怨气正没地方发泄呢,刚好听到大儿媳妇这番话,顿时把满肚子的火气和怨气发泄到了她的身上,“你瞎逼逼啥?就你长嘴了咋滴?再说,我把那些都留给你弟弟吃咋滴了?那些东西都是老二买来孝敬我的,我乐意给谁吃酒给谁吃,谁还敢挑理不成?老三念书得用脑子,不多吃点儿好的那脑子能好使吗?不好使搁啥去考状元去?”

    李氏嗤笑一声,“好好好,都留给老三吃,叫我说呀,你养活这几个孩子都多余,就该把他们一出生就都掐死了,单指着老三一个人养你老多好,这些年得省出多少粮米?”

    “你放屁,我的孩子我个个儿都疼,你少挑三窝四的挑拨离间,看我叫老大扇你的大嘴巴子!”崔氏听出了媳妇的嘲讽和不满,马上打起精神奋力反击。

    李氏呵呵两声,说,“你想叫你儿子打我的嘴巴子也得他有劲儿打才行啊,这一年到头的,也捞不着点儿油水吃,他就是想打我也没那个劲儿啊。”

    张金凤闻言,急忙附和,“就是就是,家里的好吃的都叫你做给三勇吃了,我们连点儿油星儿都捞不着吃,再这样下去连活儿都干不动了,娘你也别太偏心了,我二哥拿回来这老些好吃的呢,你好歹分给我们点儿吃嘛!”

    崔氏本来就因为张二勇不辞而别感到不得劲儿呢,这会子听到女儿跟儿媳妇一起讨伐她,还想要她留给小儿子的好吃的,立马嗷的一声炸了,“你个死丫头蛋子,老娘供你吃供你喝的还供出错儿来了,白养了你好几个月,你不不但不感激我反倒还怨上我了,你个狼心狗肺的白眼狼,我要是早知道你是个养不熟的,我就不该让你回娘家来,就该让你滚回孙家去,要死要活由你去,也省得你吃老娘的喝老娘的还恨着老娘,我何苦来哉呢?”

    一顿喷着唾沫星子的臭骂,算是把张金凤彻底骂灭火儿了,她耷拉着脑袋,悄悄的溜到饭桌边儿,自己盛了一碗黄米饭,埋头开吃,不敢再多说什么,连往黄米饭里拌的猪油都不敢跟老娘要了。

    崔氏把闺女骂败了,又转过头对李氏一顿臭骂,“你个挑三窝四的骚比,就你这样的,搁在过去早叫人拉去跪祠堂去了,哪还由得你在这儿瞎逼逼,老大,你给我教训她,今儿你要是不打她就别再认我这个娘!”

    姜大发还没走呢,看到崔氏逼着儿子打媳妇,急忙上前劝和,“老嫂子,大过年的,你这是干啥啊?打打闹闹的多不好,一家人拌几句嘴也就算了,可千万别动手,看伤了和气……”

    没等崔氏说话呢,张大勇的大儿子忽然伸出胖乎乎的小手儿,一巴掌打在崔氏的腿上,带着哭腔骂道:“别打我娘,你个老不喜(死)的。”

    崔氏本来叫姜大发劝的都快消气了,但是一听到她的宝贝大孙子竟然帮着老大媳妇打自己骂自己,顿时受不了了,炸了庙儿似的做起来。

    “哎呦我的血娘啊,我这是造了什么孽了啊,娶了那么个黑心烂肺子的骚比,把我好好的孙子都给教坏了,我一把屎一把尿养大的亲孙子啊,竟然骂我是老不死的,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叫我去死吧……”

    她一边哭着,一边作势往墙上撞去。

    姜大发和张大勇和张三勇等急忙拉着,然而越是拉她她就越是要寻思,一边挣吧还一边儿蹦高高的哭嚎着,披头散发,一副备受摧残的样子,其实就是想逼着老大打他媳妇。

    然而,张大勇早就叫李氏给成功洗脑了,对老娘偏心张三勇不满已久,当然不会因为老娘的偏心去打她‘无辜’的媳妇,所以只管拉着他老娘劝,却不肯动他媳妇一根手指。

    张三勇看到大嫂竟敢跟他争宠,不由得又恨又气,李氏不过是个村妇而已,竟然敢跟他这个读书人攀比,她配吗?

    看到老娘这样做,他当然领悟到老娘的意思了,就痛心的朝着张大勇喊道:“大哥,你快想想法子把娘劝住啊,要不娘真出了事,你对得起咱娘的养育之恩吗?”

    张大勇当然明白张三勇的意思,就是撺掇他打自己的老婆给老娘出气呢,他才不会真去打自己老婆呢,索性就装糊涂,只在一边儿干巴巴的劝。

    李氏是个聪明人,一下子就看出了小叔子的诡计,她轻哂一声,不慌不忙的说,“三勇你不用担心,娘不会真的寻死的,咱爹到底是不是在外头有人了还不一定呢,要是娘真的死了,咱爹也真的在外头有人的话,娘死了不正好给人家倒地方了吗?她辛辛苦苦操持了一辈子才有的这个家,到时候不就拱手让给那个野女人了吗?”

    “娘是明白人,绝不会让别人摘了自己辛苦种的桃子,你就放心吧,她也就是因为老二走了心里不痛快发泄发泄,一会儿就好了!”

    说完,盛了一碗黄米饭,坐在桌子旁自顾着去吃饭去了。

    别说,崔氏还真叫李氏给劝住了。

    虽然她不是真的寻死,但是为了逼老大打媳妇,她装得也很逼真,跟姜大发和俩儿子撕撕巴巴的,就跟她真要一头碰死似的。如今被李氏这么一说,忽然觉得她的话可能性很大。

    说不定老鬼跟那个野女人正盼着她死呢,她可不能真死了,死了就便宜那个不要脸的野女人了,也不能这么撕撕巴巴的非要往墙上撞。这要是万一他们谁没扯住,她真个一头撞墙上了,她可找谁说理去啊?

    这样想着,她的动作幅度就小了很多,连声儿都降下来了。一看就是被李氏给劝住了,不想寻死了,只是一时半会儿又抹不开面子,不好一下子改变主意,只好装模作样的比划两下子,也算是给自己个台阶下吧。

    没成想,她都由撒泼打滚儿变成小打小闹的做了,动作幅度也大大的减小了,着档口竟然还出了纰漏。

    她小儿子拽她的时候,不知怎么突然手滑,一把没扯住,让她一个趔趄撞向前面的墙壁。

    幸好她这会子减轻了力气和动作幅度,所以撞到墙上时并没有一头撞死,甚至连血都没撞出来,只撞出一个大红包而已。

    “娘,娘,你咋样啊,你可别吓唬儿子啊……”张三勇第一个冲上去,抱着老娘哭出声来。

    崔氏在张三勇的怀里疼得龇牙咧嘴的,心里暗骂,‘小犊子,要不叫你,老娘也不能吃这么大的亏。’只是这会子这话也不好直接说出来,只好咬牙忍着,泪眼汪汪的看着张三勇。

    “儿子,娘是叫人逼得没活路了,你就别心疼娘,让娘去死得了……。”

    张三勇听到老娘的话,痛心疾首的大喊:“大哥,你看见没有,娘都叫大嫂给逼啥样了啊?”

    李氏撇撇嘴,说,“老三,你这话嫂子就不爱听了,啥叫我逼的啊?没准儿老太太是因为老爷子跟野女人的事儿想不开呢,关我啥事儿啊?再说,就算关我的事儿,也是因为你总占大伙儿便宜的缘故,你要是真心为老太太好,真心想咱们家能平平静静的过日子,那往后就别搞特殊化,大伙吃啥你吃啥,大伙儿穿啥你穿啥,虽说你一年到头儿也不为家里干点儿啥活儿,但是看在你根你大哥是一奶同胞的份上,我也就不计较那些事了,不过这也是我最大的底线了,总不能白供着你念书,还得让我们当牛做马的给哦你挣好吃的好穿的吧?我们也是有儿子的人,而且还有俩儿子呢,凭啥叫我们出苦大力挣钱,回头挣了钱给你买好吃好喝好穿好戴的啊?”

    张三勇被李氏的一番话说得脸上火辣辣的,但是输人不输阵,虽然不占理,他还是没理搅三分儿的说,“嫂子,咱们可都是一家人啊,一家人,你分那么清干啥啊?你这是要分家咋滴?”

    他想把分家的大帽子扣在李氏的头上,好叫李氏能安分些,别再招惹他,跟他抢好吃好喝的。

    然而没想到,李氏早就想分家了,听到张三勇说起的‘分家’二字,她顿时精神一振,说,“你说的倒好听,感情是老太太偏向你了,要是她偏向我们,让你天天辛辛苦苦的出苦大力干活儿挣钱给我们花,我也把你当成一家人,也不跟你分斤拨两了!”

    说完,撂下饭碗,冷着脸回自己的屋子去了。

    崔氏见她一心要收拾的人已经走了,她再做也没什么意义了,主要是她这会子的头疼,想做也做不动了,就哼哼唧唧的叫张大勇和张三勇扶着她,上炕头躺着去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