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章 沈若梅的妄想
    听大春媳妇和桂生子媳妇说了半天,张二勇大致知道了兰儿的现状。

    她现在过得很好,那个男人很宠她,不仅让她做了自己的王妃,而且府里还没有一个妾室通房……

    沈二叔和二婶儿现在都住在湛王府里,一个做了大官儿,一个做了诰命夫人,一家人都生活的很幸福……

    竹儿请了京城有名的大儒教授,菊儿如真正的千金小姐一般,光伺候她的丫头婆子就有二十多人……

    从凤凰村离开时,张二勇的心里空荡荡的,难受极了,像丢了最珍贵的东西再也找不回来了似的,以至于他走路的时候都失了神,差点儿撞在一个人的身上。

    “哎呀,你当心点儿啊!”

    沈若梅站在张二勇的面前,笑吟吟的提醒了一句。

    张二勇一愣,下意识的收住了脚步,却见前面站着一个蒙着面纱的年轻女人,那女人穿着一件半新的绸缎衣裳,打扮得整整齐齐的,露出的半张脸上也涂了胭脂,看起来很面熟,只是一时间想不起她是谁了。

    张二勇只看了沈若梅一眼,就拉住马身子一侧,试图从她的身边儿绕过去。

    他不大习惯跟女人打交道,特别是陌生的女人,他见了多半是低头绕过去。

    然而,沈若梅是特意站在村外等他的,为了等他在冷风中站了一个多时辰,差点儿冻掉一层皮,这会儿好容易见到他,岂能说一句话就放他走?

    “二勇哥,你回来了啊?啥时候回来的啊?”沈若梅热情的问了一句。

    今时今日的沈若梅,早就没有了昔日沈家小公主的骄傲,如今的她,早被生活磨砺的就剩下满肚子的算计了。

    张二勇听到她这么叫自己,似乎跟自己很熟似的,忍不住多看了她一眼。

    只是,多看了一眼后,就忍不住再看第三眼、第四眼了。

    这个女人,露在外面的额头和眉毛,竟然跟兰儿有四五分相似,让他忍不住看了好几眼,才把眼睛移开。

    沈若梅看到张二勇一眼接一眼的看自己,忍不住心中暗暗窃喜,但是一想到面纱下那块烧伤的疤痕,满心的欢喜就烟消云散了。

    要是她的美貌还在的话,她就有办法让他重新爱上自己,跟他再续前缘,让自己重新成为他的妻子。

    可惜,她的美貌不在了,她想要跟他在一起,恐怕得费点儿力气,即便是费了力气,也还不知道能不能得偿所愿呢!

    张二勇看了她好几眼后,终于从最初的惊讶中缓过神来,也猜出眼前这个人是谁了,立刻转过脸,目不斜视的大踏步向前走去。

    “哎,二勇哥,你别走啊,我还有话要跟你说呢!”

    沈若梅一看张二勇大步向前,急忙一瘸一拐的追去,然而她的瘸腿又怎么追得上张二勇的两条大长腿,情急之下,她只好一把拽住了他的马尾,大叫:“你别走,我真的有事要跟你说……”

    战马都是极其敏感烈性的动物,被人突然拽住了尾巴,当然不会听之任之,于是还没等主人有所反应,它就一尥蹶子,一蹄子踢在了沈若梅的心口窝儿上,当时就把她踢了个仰巴扎,疼得她五官都聚在了一起,半天没说出话来。

    也亏得她冬天穿得厚,不然这一大马蹄子,非把她踹个好歹不可。

    “二勇哥,你,你……”

    沈若梅捂着胸口,娇弱的呼唤着,试图引起对方怜香惜玉的心里。

    然而,张二勇看到沈若梅被踢倒后,跟没看着似的,连问都没问沈若梅一句,翻身上马,就打着马扬长而去,根本不管她是否受伤,是否需要他送她回去。

    看到张二勇这么绝情,沈若梅气坏了,冲着他的背影喊道,“张二勇,你给我站住,你的马把我踢伤了,你得负责……”

    可惜,张二勇已经打着马,跑得没影儿了,她缓了半天才爬起身,捂着胸口,恨恨的望着他的背影,心里一阵恼羞成怒和不甘心。

    该死的,不都说得不到的是最好的吗?当初她主动跟他退亲,这件事肯定会给他的人生造成很大的遗憾,现在她主动要弥补他这个遗憾,他怎么会是这个态度呢?

    按常理,他不是该顺水推舟的跟她搭讪几句,然后两人就熟络起来,再慢慢的发展成情侣关系吗?

    她现在都不嫌弃他穷了,也不嫌弃他家里的老娘和妹子事儿多了,他倒端上破大盆子了,呸!

    **

    张二勇骑着马,很快就回到了桃花村,到家时,家里边儿已经开始张罗晚饭了。

    今儿是小年儿,按理一般人家都该准备的丰盛些,以应应过小年的喜气,但是崔氏因为家里头多了俩吃白饭的人,舍不得做好吃的,怕被别人给白吃了去,所以就只焖了一锅黏米饭,炖了一个酸菜,还炸了点儿萝卜干子和干白菜,唯一的一道荤菜,就是那预备打鸡蛋酱的那俩鸡蛋了。

    大过年的,吃这样的饭菜,搁在过去吃不上溜的时候还算将就,但是以家里现在的条件,过年吃这样的伙食,就显得有十分寒酸了。

    张二勇看着老娘带着张金凤在厨房里弄这些东西,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娘,我不是买回一块肉吗?切一块下来炖着吃吧!”

    崔氏正在打鸡蛋预备打鸡蛋酱呢,听到张二勇的提议,头也不抬得说:“你拿回那块肉满打满算也就十斤,熬完油的话能剩下五斤就不错了,等过大年那天包一顿饺子,正月十五那天再包一顿饺子,那五斤肉都不够呢,哪还有余下的现在吃。”

    张金凤正蹲在灶坑边儿上烧火呢,听到老娘的的话,就插嘴说,“肉留着过大年过正月十五吃,那我二哥带回来的鱼你炖上一条呗,整天净吃些没油水的东西,大过年的也不让人吃顿好的,肚子里都快要淡出鸟来了。”

    崔氏一听,立瞪起眼睛怒道:“一天天的就知道吃,我们老张家就这伙食,你要是嫌不好,滚回你们老孙家吃去,正好我还不愿意伺候你这份儿猴儿呢!”

    老孙家的伙食更差,跟猪食差不多,还不赶老张家的伙食好呢。

    张金凤被老娘怼了一顿,怕老娘发火真把她撵回去,就消停了,撅着嘴低下头继续烧火。

    张二勇抿了抿嘴,转身走了出去。

    崔氏撵到门口,喊道:“你这刚回来,又要干啥去啊?对了,你打听着那老鬼现在在哪没有啊?他到底养没养活野老娘们……”

    这是崔氏今年以至于今后的两年中,跟张二勇说的最后一句话。

    因为张二勇真心不想在家里再待下去了,老娘的做派他实在忍受不了,但是又不能跟她争执,反正家里一切都挺好的,他看完了也就放心了,索性就离开了。

    他先是在村口等着那两个长随兄弟,等到他们后,就向他们询问了孙家的事,那俩长随已经打听出来了,得知那个杀猪匠子现在正在青州城外的一个县城里,已经开始从事五香花生米的生意了,据说生意还挺好的,还是跟那个小戏子住在一起,那女人已经怀了身孕,看样子是想把张金凤一笔勾销了。

    张二勇黑着脸,对两个长随说,“你们先去找他,找到他不必惊动他,就监视着他就可以,我先要去吉州办点事儿,等我把事儿办完了,就去找你们。”

    一个长随说:“张将军,您一个人单独去吉州成吗?要不让守仲先去青州守着,属下陪您去吉州吧!”

    张二勇道:“不必,吉州我以去过多次,这次去是去见一位……故人,见过就走,很快就回去找你们汇合,不需要人陪。”

    他还给两个兄弟拿了十两银子的盘缠路费,交代了一番后,就跟两个长随分道扬镳,两个长随去了青州,他则去了吉州。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