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地120章 去找她了
    鲁元看着另一个自己,看着他黯然的没有一点光彩的眼神,整个人的身上都散发着一种心如死灰,万念俱焚的绝望,这个人就是他自己,他深知道自己的内心。

    此刻,大仇得报,他再也没有活下去的精神支柱了。

    他能够在被阉,被抄家,母亲和爱妻死后依旧顽强的活到今天,还浴血陪着湛王打到京城来,凭借的,全是自己满腔的仇恨了,若是没有这份仇恨支撑着,他早就没有活下去的信念了。

    如今大仇得报,他在这世上已然是了无牵挂,也就可以毫无遗憾的走了,去那个世界里找他的宁儿和母亲去了......

    抛却世间的喧嚣繁华,忘记迷眼的荣华富贵,他独自一人,骑着马,头也不回的往北边去了......

    鲁元目送那道颓废萎靡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只觉得泪眼滂沱,伸手摸时,不知何时已经泪流满面,湿了衣襟!

    他就是‘他’,‘他’也就是他,虽然现在不是一个人,但是究其根本他们就是一个人,他可以深刻的感受到他的内心,也能深刻的体会到他的心情。

    此时此刻,他以心如死灰,万念俱焚,心中唯一的念头,就是去跟宁儿团聚了。除此之外,他再也别无它想了!

    人消失了,一片迷雾遮住了他的眼睛,待到迷雾散去,他再次看清时,发现自己还躺在棋盘寺的禅房里,简陋的房间,地桌儿上点着一盏昏暗的油灯,他的枕头上,赫然湿了一大片......

    感同身受的痛苦,孤独绝望的内心。那一世,他活得太苦了,身子被废,早天下人耻笑。家被抄,母亲因他心悸而死,这辈子最爱他的宁儿也在发配的途中操劳过度病死了,他失去了一切,什么都没有了......

    那种比死还可怕的孤独攫住了他的心,让他差点儿喘不过气来!

    还好,这一世,这一切都没有发生,他还有完整的身子,有慈爱的母亲,还有他的宁儿也在,虽然她现在不在他身边,但是他一定会把她找回来的,他会向她兑现那一世对她的承诺——

    好好的爱她,一辈子只爱她一个女人,穷尽一生的力气来对她好,永远不再叫她伤心!

    还有邓安安,那个前世把自己害的家破人亡还让他饱尝割阉之耻的恶毒女人,这种腌臜的东西委实没有必要再留着膈应人了!

    天亮后,鲁元吃了饭,叫人收拾了一下,就带着宁儿的乳娘丫头们,一起去接宁儿去了,还特意写信告诉淳于珟,他去接媳妇,不晓得什么时候回来,若军中有事,就让他自己处理......

    眼下年关将近,军中也没什么事,淳于珟见鲁元去找媳妇去,当即表示支持,还特许他多离开些日子,什么时候找到什么时候回来。

    *****

    此时,青州城的某条官道上。

    宁儿凑在车帘旁,望着不远不近跟着的几个人,心里好生抑郁。

    好容易逃出来了,结果才两天的功夫就被他们给找到了,还一直这样不远不近的跟着她,把她时时的控制在他们的视线范围里,这让宁儿很是郁闷。

    她既然出来了,就没打算再回去,更不想在跟鲁府的人有什么联系,可是,他们这样跟着她,监视着她,让她感到一股强烈的挫败感,感觉自己非但没跟鲁家脱离关系,还很不懂事的给人家添了麻烦似的,好像是在闹小孩子脾气似的。

    这样她感到万分不适,又像拳头打在棉花上似的,想生气也没地方生气去,只能无奈的任由他们跟着,盯着自己,虽然生气不满却又无计可施。

    “姑娘,除了青州城可就出了湛王的封地了,前头是凤阳城,青州到凤阳一百多里,多半是山路,这条路上可不大太平,听说常有土匪响马出没,姑娘可要雇几个镖师护送吗?”

    车夫坐在车辕上,一边甩着鞭子一边回头冲着车子里说。

    宁儿看了看后面那些个所谓的‘路人’甲乙丙丁,咬牙说道:“不用了,就算有土匪响马,我也会‘逢凶化吉’的,你只管走你的就是了。

    反正她要是遇到了土匪响马的,还有这些狗皮膏药似的护卫呢,与其天天被他们跟着她盯梢,还不如叫他们跟土匪打个你死我活,说不定她还能就中取便,彻底摆脱鲁家的监视和控制呢。

    要是能那样的话,就算是遇到土匪强盗的也值当了。

    车夫见她不肯请镖师,还道是她舍不得钱,一颗脆弱的小心脏还小小的失落了一阵子。不光是因为担心自己的安全问题,也是因为这样他就没办法跟镖局提成儿了。

    真是的!

    马车很快走出了青州城,一路往南边儿的凤阳城去了。

    这条道,果然像车夫说的似的,两面多半都是陡峭的山崖,要么就是茂密的原始森林,密密实实的,很少能看到人烟。

    难怪车夫说有响马和强盗出没呢,这个山和这片树林,一看就是跟窝藏土匪和偷情的好地方。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