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3章 现在还来得及
    “莹莹如果真的觉得可以,那么事情就这样定了?”沐老夫人点点头。

    “外婆觉得可以那就是可以的,我相信外婆的眼光,一切外婆安排就好了?”

    顾莹莹的脸色不是很自然,看着沐老夫人笑得非常的勉强。

    “那就好,外婆给你安排好,一定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沐老夫人看着顾莹莹盯着凤玺的眼光,眉头微微的皱起,最怕那种到现在还是有些不死心的人。

    “好的,外婆?”顾莹莹点点头。

    “嗯?”沐老夫人看着沐锦,看来还是早一点把顾莹莹嫁出去。

    免得再生事端了,这个人也有一些学不会安分守己啊。

    苏城医院,听到消息赶过来的白暖看着病床上终于醒过来的人眼里都是兴奋。

    “是你救了我?”女人的声音有一些沙哑,脸上虽然还是很苍白,但是整体看起来还是还很多了。

    “对,你怎么样了,还有哪里不舒服?”看着那个虚弱的人,白云暖自己找一个地方坐下。

    “谢谢你!”这句感谢的话说的非常的不自然。

    “不客气,遇见了能帮助的我还是可以帮助的,只不过等你伤口好了还是快一点离开?”

    自己不希望惹祸上身,虽然不在乎,但是自己现在不是一个人了。

    如果因为自己让乔墨白和乔老夫人受到伤害,自己才是罪无可恕的。

    “等我修养一段时间我会自己走的是,不会麻烦你的,感谢你的救命之恩?”

    这个人当初能够在自己最为难的时候挺身而出已经很不错的。

    如果不是这个人自己可能早就被那些人抓走了。

    被那些人抓走,左右不过就是一个死字,自己逃不过死的命运,那些人是不会放过自己的。

    “没事,你最近小心一点,因为我也不确定这里是不是绝对的安全?”

    有些人直接就是让你防不胜防,所以还是小心一点。

    自己当初最为杀手的时候,晚上都不敢睡觉的,因为害怕自己一旦睡着了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所以那时候主要是身边没人,白云暖睡得都是很浅的,只要一有动静马上就警醒了。

    “那些人暂时应该还不会摘到这里?”

    因为这里毕竟是苏城最大的医院,目标是真的很大。

    那些人就是在怎么样巴不得自己死,也不会就这样铤而走险的。

    “你到底是怎么样惹上那些人的?”

    看这个女的伤口,当初那些人是真的想要把她废了的。

    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还是留着一口气了。

    “家族矛盾?”女子看着白云暖,很冷静的说出口,确实就是家族矛盾。

    这一任的虚空之境都族长原本就是自己。

    但是那些人因为看谁自己是女的,在自己的父亲死后就想要对于自己下手,然后稳坐那个位置。

    女子的眼里有着恨意,简直就是做梦,自己是不会就这样亲和恶意几认输的。

    那些人一步一步的设计自己,就是方自己父亲的死因。

    很可能也有那些人的一部分,不可能一个好好的人说死了就死了,那肯定还有人蓄意谋害的。

    “那你好好修养,这里只能是为你暂时提供居住的地方,那些人的实力你自己也清楚的,所以,养好身子才能和人继续和人战斗呢?”

    每个人都有苦衷,但是那所谓的苦衷不过就是因为想要活着的而已。

    “谢谢你?”无论怎么样,还是个。感谢眼前这个人对于自己的帮助的。

    “不客气,我都说了,举手之劳而已,我也只是做了自己能够做的,其他的你要开你的造化了,因为有的东西我是真的无能为力?”

    早就过来那个年少轻狂的年纪,也没有精力再去意气用事,现在的自己就是希望能够做一个平凡的人。

    有着爱自己的老公和家人,现在的自己是真的很满足。

    没有了以前的那种即使什么都不缺但是非常的孤独的感觉。

    “其他的一切都和你没关系?”能够做到这个份上,其实真的就是仁至义尽了。

    “好的,那你好好修养,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和我说,在能力范围之内我一定会满足你?”白云暖点点头,也是一个不错的。

    “好的。”女子也才说了一会儿的话,脸色就更加的苍白了,似乎是真的用尽了自己的所有力气一般。

    “那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白云暖说完走出去关上门。

    “怎么样,情况还乐观嘛?”乔墨白的在外面,看着走出来的人。

    “情况基本上已经稳定了,只不过某些人为都因素还是没办法控制?”

    自己不可能一直守在她的身边守着她,自己也有自己的事情需要做。

    “你已经尽力了,生死有命吧?”对于那些无关紧要的人,乔墨白一直都是比较冷血的,因为有些人不值得自己关心,现在狼心狗肺的人真的太多了。

    “好的,大叔,我们走吧,听说阿锦那里礼服的事情准备的差不多了,我想要去看一看?”

    说到这个就觉得自己特别的兴奋,那才是关键的大事。

    “走吧?”最近白云暖一直都在自己的身边。

    乔墨白也怕把人闷着了,还是带去和沐锦相处一下,听说沐锦最近都在休假。

    “走吧?”白云暖直接就是迫不及待了想起沐锦结婚,大心眼里高兴。

    “你啊,可能自己结婚的时候都没有这样高兴?”

    乔墨白伸出手弹了一下白云暖都是额头,语气里面都是宠溺,这个傻丫头对于朋友都是掏心掏肺的。

    “那里有,那是不一样的?”自己结婚的时候当然高兴了。

    能够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是真的很幸福啊,看见沐锦结婚,自己也很幸福啊,只不过幸福的定义不一样而已。

    “走吧,反正说不过你?”白云暖嘴皮子的功夫一直都是很好的。

    “知道为什么嘛,还不是因为你宠我?”白云暖笑得眼睛都眯成月牙儿了。

    “好好好,我宠你?”就这样一个老婆,不宠着她宠谁啊。

    “嘻嘻嘻?”嫁给爱情果然才是正确的选择。

    “走吧,傻妞?”看着白云暖那个傻笑的模样有些忍俊不禁。

    “好的?”白云暖走上前挽着乔墨白的手臂和人一起走了。

    两个人的背影从后面看着,那是相当的和谐,因为自成一个世界。

    盛运酒店vip房间里。

    “是谁?”似乎感觉到有人进了自己的房间,唐宁立刻就清醒了,看着周围,眼里都是警惕。

    “你这个逆子,你到底想要干嘛?”

    从阴影里走出来一个人,还是一个中年男人。

    男人和唐宁有着三分相似的面容,看着床上的人眼里都是愤怒。

    “父亲?”唐宁的眼神微微的睁大,很显然的有一些不可思议。

    似乎这样的事情就不应该发生才对。

    确实就是,唐艺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出古武界的。

    毕竟不但对于外面的世界不熟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不想和外面这些有什么牵扯,这是老祖宗留下来的规矩。

    还不然当初的白露也不会因为和外面的人相爱最终被逼成那样。

    甚至不惜背离自己的家族,就是为了成全自己的爱情。

    “父亲,你这是为什么出来了?”唐宁站起来,看着自己的父亲。

    “你这个逆子,你觉得我为什么出来了,还不是因为你这个不成器的东西?”唐艺看着那个无所谓的人简直就是恨铁不成钢。

    “父亲,不过就是一个沐锦而已,你用不着这样大动干戈吧,沐锦那样的人的存在以后只会对于我们有着致命的威胁,毕竟当初她母亲的死因和我们古武界还是有这一定的联系的,沐锦那个护短的人,估计不会就善罢甘休,再说,现在沐锦身边还有着一个千年蛇妖保护着?”

    “如果不趁着现在沐锦羽翼还为丰满的时候把人弄死了,以后被弄死的就是我们了?”这都是自私的,唐宁一点都不希望沐锦威胁到自己的位置。

    因为沐锦的存在对于自己威胁性给真的太大了,所以沐锦只能消失。

    “你真的以为沐锦就这样好对付嘛?”

    唐艺记得当初白露的能力是多么的逆天,那么多人阻拦她。

    最后还是让她逃脱了,那个人的能力就是作为族长的自己都不能想必。

    更何况还是自己这个灵力并不突出的孩子,压根就不是沐锦的对手。

    “父亲有些东西如果不是亲自去尝试,谁也不会知道最后的结果,沐锦也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么强大,因为当初白露就是一百万怕我们找到她,所以耗费了自己很大的精力,把沐锦的灵力封印了?”

    这才是唐宁这样肆无忌惮的理由,就是觉得现在的沐锦威胁不了自己。

    “那个人对于自己女儿倒是好得很,当初怎么对于我就不能仁慈一点,为那个平凡的人付出了一切,最后什么都得不到?”

    当初的唐艺是真的很喜欢白露,也是,那样一个优秀耀眼的人男人的眼光一直停留也是正常的。

    但是不是你喜欢什么,把东西就是属于你的,有些时候即使你在喜欢也有你的不到的。

    “难道父亲还是放不下白露么?”唐宁的眼里有着讥讽。

    自己的母亲一直最喜欢的就是眼前这个男人。

    但是这个男人对于自己的母亲却从未仁慈过,一直都是不冷不热的。

    倒是对于那个对他不在乎的人很伤心了,都死了这么多年了,以后还是念念不忘的,自己的母亲一直痴心守护,这个男人也没有回头。

    直到死,自己的母亲也是没有听过这个男人任何的好话,自己也一直以为唐艺是因为无情。

    其实不是无情,只不过喜欢的人不是自己的母亲。

    期待的那个人也不是自己的母亲罢了,说到底还是因为不爱。

    “我和白露早就没有关系了,只不过不想要再继续惹事上身,这些年古武界是真的很安静了,我不想要有任何的争斗了?”

    也许是因为人真的老了,是真的不希望再去经历那些大风大浪了。

    现在的沐锦自己是真的没有力气再继续作斗争了。

    当初白露的事情自己确实有分,但是最终的原因却不是一盒自己。

    如果不是白露飞要生下沐锦,自己最后也不会耗尽灵力,被那些人有机可乘,归根究底,还是因为沐锦。

    有得必有失,白露本来就不应该和沐珩有孩子。

    因为沐珩本身没有任何的灵力,所以孩子会拼命的吸取母体的养分。

    如果是两个人都有着灵力,孕育孩子那就是轻而易举的。

    但是沐珩就是没有灵力,白露才会那样辛苦。

    但是即使很辛苦,即使会付出自己的生命,白露依旧愿意,依旧愿意为那个人义无反顾的付出,也许那就是爱情吧。

    “父亲,你该不会还是有些怕吧,惧怕当初白露的能力,所以现在就是他她的孩子你也害怕?”

    唐宁当初懂事的时候那个人都死了,至于那个人有多厉害,都是从别人的嘴巴里面的得知的。

    那些传奇确实说的都是绘声绘色的,但是唐宁始终还是没有经历过那些人,当然不知道那个人的厉害,自然就是无所畏惧了。

    “住口,我也是为你好,你真的以为沐锦就这样好对付,你以为白露会真的没有后手,你要知道,当初白露带走了很多部下的,你现在这样,实在是太不理智了。”

    那个人愿意为了沐珩牺牲自己生下孩子,就一定会为自己的孩子把后来的事情都考虑清楚。

    从小和白露一起长大,丁一宇那个人是真的很理解。

    白露一直都是非常的谨慎的,那个人做什么事情都会给自己留一个后手的,不会让自己陷入绝境的。

    “你还真是了解白露了,这么多年还是念念不忘的,但是白露却不记得你啊?”白露那个女人也是够绝情和自私的。

    “唐宁,不要意气用事了好不好,我们停止吧,现在还来得及?”

    现在置身事外是真的还来得及,如果再继续执迷不悟下去,等着自己的那就是毁灭了。

    “你要是怕的话那就回去古武界,我的生死都和你没关系,我是不会就这样放弃的?”

    都已经走到今天这一步了,绝对不可能前功尽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